第51期

交大借占場 球友一場難求

交大球場借場問題

交大借占場 球友一場難求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9/05/24

交大籃球場景,最靠近路口的便是文中所提到的女性優先球場,但因標示不明,搞不清楚狀況的仍然大有人在。                                                            照片:網路圖片

占場 球友的不成文默契

交通大學校地面積雖然並不寬廣,但卻有相當數量的體育設施,提供給交大學生、附近的居民許多運動空間,就以籃球場為例,單單光復校區便有九座室外籃球場,以光復校區的面積大小而言,這樣的體育用地比例是相當高的。但即便體育設施數量、面積優渥,喜好籃球運動的人們仍時常碰到沒有球場可以使用的情形,像是佔場、借場等狀況並不少見。
 
交大籃球場的使用者相當的多,以交大學生、清大學生、新竹居民為主,而其中概略可以分成系隊、零散約團兩種狀,而相對於人數眾多的系隊而言,零散約團的球友則扮演一弱勢角色。因為系隊會以佔場的方式確保練習場地,因此即便共有九座室外籃球場,由於系隊佔場的緣故,能夠給零散約團的球友們使用的場地其實有限,而除了系隊練球之外,更遑論由於比賽緣故而無法使用的場地,球友們為了能找到可以打球的場地,往往必須在籃球場上四處奔波,而即便是找到場地了,也已經是人滿為患的情形,但是球友們除了耐心等待之外,並沒有其他的選擇。其實佔場並非合理的事情,因為要取得一個場地的合法使用權,尚有跟交大體育組借用的途徑,早點到球場來佔用,這樣的做法並不公允,但是球友們往往默契同意人數多、早到的一方擁有球場使用權,而自己摸摸鼻子走人,這樣默契、姑息的同意方式,使得佔場問題一直都存在,但換個方向談論,透過學校以借場的方式這樣的做法是否完全妥當、沒有問題?

放水借場 不合理的規定

根據交大體育組的借用規則,除非是系際比賽名義,否則不予以場地借用資格,乍聽之下借用場地的資格似乎嚴格,但其實並非如此。曾經遭遇「趕場」的球友可能類似的經驗,對方為了證明確實已經借用,而拿出場地借用單以作證明,但對方並非借用場地以作比賽用途,而是作借用場地練習,但是通過體育組審核的借用單上卻明確寫著「比賽」二字,像是假以系際比賽名義,但是卻借用場地以作自己球隊練習的情形也不少見,球友們或許以為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捏造名目的原因,責任追究應該歸屬於借用一方,但交大人社系的葉韋廷表示:「雖然體育組知道我們借用場地是要練習,但他會要我們將場地藉用的名義改成比賽。」或許會有人認為這是校方體恤學生,而私底下放寬場地使用規則的做法,但設想只需要一些花費,便得以在該日長時間使用場地,只需要一些花費便得以壟斷其他人使用場地的資格,相較於原本為便利籃球比賽進行而設下的借用資格,為了練習所以借用場地的做法雖然可以理解,但是反思球場上其他眾多球友們的場地使用權,這些合理性似乎又不足掛齒了。

日前尚有科技公司借用籃球場比賽的情形,其實學校借給校外單位進行活動的事情常見,葉韋廷表示:「學校把場地借用給校外單位的舉動還可以啦,前提是學校有將這些借用的費用回饋到運動場地上來,但是學校沒有公佈借用消息這點並不妥當。」校方並未事前宣布,而導致許多球友到現場才知道場地已遭借用,只好在另外尋覓場地,而對於事前宣布場地已借用消息一點,學校僅只在體育組的借用系統上標示而已,但是網頁上的借用系統並非作公告用途,只有透過網路點選借用系統之後才能夠得知場地的借用情形,交通大學電信系的曾子佑表示:「已經用到一半了,後來才知道場地已經被借用、被趕走的感覺真的不好受。」其實遑論校外單位借用,校內單位借用但是未盡公佈職責的事情也常常發生,球友們非但無法透過網路直接了解借用狀況,即便到了現場之後也無從得知,對於許多被趕場的球友而言,最氣憤的可能不是被迫再去尋覓球場,而是在全然無知的情況下被趕走的感覺。

對於各系隊而言,雖然不事先借場就可能面對練習中斷、遭逢趕場的情形,但是仍有相當多的系隊不會在事前先進行場地借用,曾子佑表示﹔:「因為場地借用流程很麻煩,所以後來就沒有在借用場地了。」借用場地必須先進入場地借用系統網頁申請,然後繳費,而後再去領取場地借用單,雖然看似僅只三個程序,但實際上卻花費借用人相當多的時間,葉韋廷表示:「像是我們球隊禮拜三練習,我禮拜一去跑場地借用流程,要到禮拜三才能將程序完全跑完,才能拿到場地借用單。」而場地借用系統的問題,也令葉韋廷感到之中的疏漏﹔:「可以在借用系統上面先進行場地預約,我去看的時候,有許多科系已經把場地整個包了下來,我想預約也沒辦法。」在葉韋廷認為,學校對於場地借用仍有相當的進步空間,仍有相當多的細節可以再加強,以體育組希望借用方事先到借用場地公佈借用通知單為例,葉韋廷認為流程跑完的時間實在不夠他再進行公佈。

女性與散練  弱勢球權待校方保障

事實上,學校要加強的不僅只場地借用一方面,以近期設立的女性優先球場為例,雖然用意為設立作女性優先使用,但是未盡公告、宣導,僅只於強場側邊標示一小小的看板,球場上的使用者往往忽略看板,以致於並未注意「女性優先」的標示,以致於女性球友需要親自告知正在使用女性優先球場的球友們,但並不是每次都會碰上理性的球友,偶爾也會碰上球友不買單的情形,交大傳播與科系的陳蕾便有「趕」場的經驗,她表示:「之前曾經碰上這種情形,但對方說才剛剛開始打而已,所以不願意讓場。」她也只好摸摸鼻子,再去另一個半場詢問。扮演一個驅逐者的腳角色,對於應該是到球場上打球的使用者而言是難堪的,然而在標示未明、球友並未清楚狀況的情形下,趕場這樣的行為其實常常發生。陳蕾亦表示她並不認為有花錢借用場地就應該合理的擁有場地使用權:「畢竟大家都是到球場上來打球的。」而學校並未有一明確的規範,以確保零散約團的人有球場可以使用,之前更曾發生所有場地皆遭借用的情形產,球友們除了默默離開之外,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對於場地的使用規則、借用目的兩者的討論可能難有結論,但是對眾多的球友而言,所以對校方做法議論紛紛的行為,不過在於期待校方對於場地借用等處理方式能夠更細心,但就目前而言,學校目前的作為仍然不足。對球友們而言,要想透過球友這端去進行球場的改變是件困難的事情,他們寄予公權力期待,希望可以發揮並扮演公權力應當的角色,能夠改變現今狀況的,除了學校之外,沒有他者。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