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三年後 陶喆69樂章再出發

睽違三年,陶喆再度發片,新專輯是否能有所突破?

三年後 陶喆69樂章再出發

記者 葉東瑜 文  2009/09/27


◎ 封面上陶喆背著來自1969年的行囊,包括象徵越戰的步槍、象徵胡士托精神的吉他等等。 (圖片來源:玩美世界部落格)

與上一張專輯已相隔了三年,許多樂迷們早已迫不及待想要聆聽陶喆的新專輯。只是陶喆此次聲稱要拋下「R&B大師」的稱號,希望能做「忠於自我、暢所欲言」的專輯,是否能為聽習慣陶式情歌的歌迷所接受?

69樂章 要從搖滾重生

2009年8月28日發行的新專輯「69樂章」,其中的「69」包含了許多意思:陶喆在1969年出生;「69」在日文中正好與日文的「Rock」發音相同;「6」和「9」又分別在易經中代表陰與陽,有著「顛覆」、「重生」的意思;「69」的形狀與陶喆的星座巨蟹座符號相似等等。陶喆聲稱要在此張專輯回歸自己最初的搖滾夢,專輯也以他背負著1969年那個時代的物品為封面。他想表達的東西在專輯表面已然開始傳達,但內容如何?

第一首「願主憐憫」很明顯是宗教相關的音樂,但是整首都沒有陶喆的聲音,而只有兒童合唱團的歌聲,著實讓人嚇一跳。不過聽到下一首就大概知道其中原委,因為第二首「亂七8糟」是典型的陶式憤世歌曲──如同「黑色柳丁」專輯中的「Dear God」、「太平盛世」專輯中的「孫子兵法」──而副歌中用合唱團的歌聲唱出「我的媽呀請你拯救我」,多少有點違和感,應該有很多人會覺得聽不習慣,甚至覺得奇怪、不好聽。但這大概是陶喆的新嘗試,重複的兒童歌聲卻也帶出了一種既神聖又詭譎的氣氛,令人感受得到整首歌傳達出悲戚卻又無奈的意念。

「暗戀」走的是英倫搖滾風,淡淡的、如呢喃的主歌,反映出暗戀者的心情是無法大聲宣告的。而副歌的吶喊式唱法,則唱出堅定守候的態度,如「So here I am」這句歌詞宣告著:即使你不知道,我還是可以當你的依靠。其實整首歌所用和弦不多,且節奏簡單、旋律平凡、語句樸實,儘管如此,卻是一首耐聽的歌曲。這首歌的 MV就是陶喆這次所自導自演的短片,也製造了不少的話題

「PLAY」由節奏明快的弦樂帶入,慵懶的唱腔、強烈交錯的貝斯、襯底的電吉他,各個方面都呈現主題「PLAY」〈玩樂〉的興致。這首歌有點像是搖滾版的 「討厭紅樓夢」,歌詞一樣顯露玩世不恭的價值觀;而重複的電子琴,讓整首歌充滿迷幻的味道,不同於「討厭紅樓夢」的你我對話,這首曲子滿心的想說服對方 「我發誓我不是在玩玩」,卻同時瀰漫著「我就是在玩」的態度。

火鳥展翅 小卒變英雄

「火鳥功」英文名稱是「Zero to hero」,意思就是從無名小卒變成英雄。這首歌可能很多人會聽不習慣,但這首歌是很有趣的歌,裡頭充滿口語化的詞句、加了少許日文用詞,就如同他想營造的上班族口氣。尤其裡頭還插了一段,壞蛋和英雄的對話,可以聽出陶喆仍然具有童心。其實插入日語的做法,陶喆之前就做過,「黑色柳丁」中的「My Anata」不只是用日語,還加入了日語曲調。不過這首「火鳥功」因為主題的關係,就不需要做得如此徹底。這首歌也讓人聯想到他第一張專輯裡頭的「王八蛋」,也是非常口語化的一首歌,而且比起來,王八蛋更是恨意十足,「火鳥功」則是比較多的自我期許。

「雪豹」這首歌裡,陶喆將自己比喻成雪豹。雪豹儘管是個獵食者,勇猛而不怕風雪,在所愛對象面前,卻弱點盡現。這可以說成是單戀的歌,明明是個勇往直前的人,卻在所愛的人面前退縮;也可以說是正在戀愛中的人,就算性格再狂放不羈,卻因愛上一個人而無法自由,如同被囚禁一樣。副歌中的歌詞:「我愛你我卻不自由,不愛你我也不自由」可以做很多的解釋,也許只有陶喆自己知道原意吧。

「關於陶喆」中穿插陶喆自己早期幫「L.A. Boyz」作的「Kingston mon」曲調。整首歌寫的是陶喆的進入歌壇的過程和心路歷程。歌詞中「I just wanna say thank you……因為都有你」表達了陶喆對支持他的人的感謝。整首歌是舒服的曲調,聽起來有趣又毫無壓力。

「我太傻」又是一首單戀的歌,也是一首輕搖滾的歌。輕快的節奏,述說著一段「我愛著你 你愛著他」、不知是「你太天真還是我太傻」的感情故事。「請繼續,任性」則是一首單純的情歌,大部分的背景音樂都只有木吉他,是一首可紓壓的輕音樂。

中國姑娘引話題 拍片心情寫進歌

「中國姑娘」這首歌讚美中國女生的美麗。先不說將「台北」納入「中國」範圍的認同問題。他的動機是什麼?單純的讚美中國姑娘嗎?那何需將各個地區都挑出來唱?也許陶喆只是想強調各地特色,但此種瓜田李下的歌曲,很難不被說成商業目的的產品,他又為何要淌這灘渾水?

「誰的奧斯卡?」為一首描述陶喆拍片心情的歌。歌詞裡頭說道「人人對我劇本都有想法」,陶喆以「沒有該不該」回應,充分展現陶喆想做自己的態度。「應徵愛」裡陶喆想要說:只要有愛,世界就可以改變。這首歌想改變世界的心情,讓人聯想到王力宏的「改變自己」;歌詞裡頭的「Love Love Love」讓人想到方大同的「愛愛愛」,陶喆可能多少有受到這兩位歌手的影響也不一定。

「你的歌」是一首抒情曲,紓緩的節奏和直接且單純的歌詞,溫和的道出,雖然對方已不愛他,卻仍然愛著對方的癡情。這類單純的抒情歌如陶喆第一張專輯裡的「愛很簡單」,一直受到歌迷的歡迎,這張不免俗的也要有一首。「桂冠英雄」則是北京奧運歌曲,以第一人稱描寫參賽選手愛國家、想為國爭光的心情。振奮人心的詞語、溫和卻強而有力曲調,著實令人感動。

整張專輯聽下來,其實並沒有讓人一聽就驚艷的歌,也許這是陶喆必須要加強的方面。此外,陶喆所要表達的搖滾態度並不是很明顯,有網友認為他搖滾的不夠徹底,果然在唱片的製作上,無可避免的,還是有商業上的考量。如果忽略他所強調的搖滾態度,「69樂章」還是張可圈可點的專輯,且一如他在「太美麗」之前的專輯,耐聽而不易膩。

記者 葉東瑜
人生中,難免會發生幾件意外的事。而進來交大傳科,對我來說,就是一件意外。 重要的不是意外本身,而是意外之後,能做些什麼。 相信我會在傳科、在電子報學習到很多東西,也希望我能在經過這些磨練後成長。    
記者 葉東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