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藝術,以XX之名》

藝術,以XX之名。 我們生活中的大小事,各個舉著藝術之名,追逐關注眼光。

《藝術,以XX之名》

記者 陳維平 文  2009/09/27

以藝術之名,生活中無所不受其感召。越來越多發生在日常場域的事件,被包裝成藝術行為的具體實現。然而,藝術是否真的如此純粹?在標舉藝術之名的背後,許多未言明的動機確實存在。

身為藝評人的高千惠,專研現代藝術史、觀察當代藝術文化現象多年,在2009年七月出版的《藝術,以XX之名》一書中,以二十篇「以XX之名」為主軸,探討近二十年來的藝術文化議題,並重新串起新舊變遷中,人們的思考和觀看方式。

◎《藝術,以XX之名》帶領讀者思考藝術一詞在當代社會中扮演的角色。(陳維平/攝)

「XX」是一種詮釋的態度
本書一開始,高千惠便提到:「『XX』是一種詮釋的態度,召喚你我心中信仰的圖像。」它可以被解讀成某某、也可以是叉叉,在一詞多義的情況下,必須進一步註釋才能免於曖昧。知名不具的「XX」無關身分認同,卻同樣表徵「是我」的符碼;而這個符碼背後可能是更龐大的集體意識。或許如同自由、平等、博愛等概念性詞彙,藝術以XX之名行走於世,卻可能在義正嚴詞的護法下與XX相悖而馳。

「其實,我把這本書當成一本帶有末世啟示錄性格的小說,小說中作者談的是,在這個時空訊息均無限擴張的世界中渺小人物的自處之道。」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產業學系系主任黃海鳴,在本書的推薦序中這樣寫道。的確,這本粉紅色小書不如外表甜美,反倒是以尖銳的筆鋒指出,藝術的XX之名,其實無一不是「當權的藝術」。

獵奇行動中 捕捉「XX」之名

藝術在高千惠的視角中,以最愛之名、以性向之名、以御宅之名、以前線之名、以酒神之名、以觀光之名、或以我們之名……逐一展開,互相交織出藝術在現代社會中所勾勒的地圖。而本書前半部主要探討當代藝術文化的獵奇行動,帶領讀者在各領風騷的文化現象:模糊兩性特質的酷兒藝術、生活風格相似的御宅文化、以及青少年次文化裡的街頭塗鴉之中,了解藝術如何以「XX」之名,擴張美學領土。

在各自認定、各自表述的文化活動中,關於美學的信仰是個人化的,卻也是集體意識的。藝術家在創作時,將自我投射在作品裡,然而這個自我可能已經過理性選擇後有意識的轉化,化身成為不確定、不安卻迷人的激情樣子,供觀者投入自身的經歷加以冥想一番、並產生共情。

本書〈以獵酷之名〉一章中,作者提到:「青澀文化,表面上非關民族大義,但裡子卻關乎區域文化的未來。」青少年文化通常在「次文化」的範疇受討論,而它的存在對主流文化確實具有影響力;我們必須反思的是:這些青少年不會一直停留在時代切面當下,而是會隨時間老去,所謂的青少年文化,也會隨時空轉變而汰舊換新。另外,當街頭文化搖身一變成為伸展台上模特兒的高價時尚裝扮,除了驚嘆次文化的能量,也必須承認主流文化仍掌控了詮釋次文化的權力。

《藝術,以XX之名》透過非純粹美學的觀點,審視發生過的事件。群眾聚集時集體服從的行為美學,在高千惠的筆下儼然浮現更多視覺震撼之外的刺激。從你我熟悉的北京奧運開幕式觀察起,再到北韓國慶大典上的「阿里郎」,作者認為這些大型的排圖演出將所有參與者化約成單一個體時,同時意味著個體的現場不存在。這些被規劃出的大排場,挾著目不暇給的隊形變換,其實是在做一場國族信仰的政治操演;說來弔詭,然而我們確實將其稱為藝術。

 

      

左:偶像海報、卡漫人物、電腦、音響、手機,構成21世紀青少年的生活氛圍。
中:2005年北韓國慶大典上的「阿里郎」,構成集體動員的政治藝術圖像。
右:威尼斯雙年展上的化妝遊行,也是歷史文化傳承的儀式。
圖片翻拍自《藝術,以XX之名》    (陳維平/攝)


以「XX」之名 行「XX」之實

如果說在本書的前半部,作者闡述了任何特色都是構成美感的條件,終將被核可成為藝術殿堂中的一員;那麼本書的後半部則逐步揭露,藝術如何從一個獨立的神聖位置,開始向現實的權力,──無論是政治、經濟、還是名聲──接攏。

高千惠毫不避諱地直指:現今備受重視的文化創意產業及藝術相關慶典,恐怕是重視藝術物質面大於精神面的最佳代言人。沿襲對傳統文化傳承的渴望,節慶化的古老風俗其實值得鼓勵,但是一旦活動沒有足夠的共識支持,便容易淪為無意義的狂歡。對於這個現象,高千惠也嚴厲地表示:「沒有信仰或沒有承傳性的節慶活動,如同酒神不在家,膜拜無人,一群搞活動加上看熱鬧的人,遂權充善男信女。」

另一方面,當代藝術的議題,經常圍繞著都會生活,人們談論建築、追逐設計和象徵物;然本書作者試圖從另一個角度切入,認為那些關係到本土人群的「有機」部分,在藝術以觀光之名通行無阻時,其實無形中已經被劃入邊陲;它們不易收藏或展示,但絕對是必須被重視的。

詩意、隱喻或預言 「XX」沒有正解

在有限的篇幅中,作者高千惠將「XX」分頭釋義;藝術既以「XX」之名滿足藝術多元性的想像,又以「XX」之名順理成章成為當代社會中產階級的精神食糧、媒體的新寵兒。除了融合自身藝術專業和豐富經驗之外,高千惠也不忘以自省、和批判的社會觀察家眼光,給予讀者另一些觀看的方法。這些解讀方法不只提供藝術相關工作者、策展單位、以及學生很好的行為指引,也是藝術門外漢,在這個華麗的萬花筒外,免於迷失的導覽手冊。

當人們大談文化創意產業,並將所有稀奇古怪事物收納到以藝術為名的集中營時,我們除了大嘆驚奇外,或許也應該冷靜下來,思考幕後操作的意涵。書中高千惠寫道:「藝術終究不等於社會運動者,它畢竟允許可以帶點詩意、隱喻、或預言上的不負責任。」透過這個幽默的自我解套,也無非是在提醒或許抱持不同想法的你我,可以更輕鬆恣意地看待這個問題,不必設限。

記者 陳維平
陳維平 pinger.c@gmail.com  總是以「維護世界和平」做為初登台的開場白。 小時候,爸爸希望我成為一個太空人,而我曾經夢想自己是拿著彩筆創作的畫家,在無憂的世上依賴靈感的供養;甚至也曾立志成為法醫,挑戰那種亟需冷靜應對能力的工作(似乎是另一極端啊)。 寫作對我而言最大的意義,是能夠讓更多人透過我的筆,來看待某個人、或某個事件,而這或許是我認真看待每一次提筆寫報導的原因。不同文化與想法相互尊重與了解,是我發掘蘊藏在反覆思辨後最迷人的地方。 固執地做自己喜愛的,各個記憶的零碎片段,都被我一一封箱保存了。喜歡在生活中靜靜的觀察平凡事物的千變萬化,以文字和影像記錄這些瞬間。離家時,帶著溫熱的祝福和感謝,並把自己想像成悠然的旅人;每一個擦肩而過,都是旅行的意義。 
記者 陳維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