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神棍」奇航 陳正航

與眾不同的創作方向,就是神棍的價值所在

「神棍」奇航 陳正航

記者 溫苔詠 文  2009/09/27

 

◎ 強調客家搖滾新靈魂,是陳正航「流浪」主打的特色。
(圖片來源:傑克米迪音樂編曲工作室)

要是哪天你突然聽到搖滾樂裡面出現嗩吶、二胡、客語等傳統元素時,別懷疑,這很可能是神棍樂團的作品。你要做的,就是把握當下靜靜地聆聽他們的創作,因為他們的音樂作品極少被公開,即使有公開,點閱率跟資料筆數也都少得可憐。

善於組合的搖滾玩家

音樂風格多元匹變,將不同的元素混搭結合,再加上近來特別將客語視為創作的主要題材,這就是目前神棍樂團與其它樂團與眾不同之處。主唱兼團長陳正航憑著一股滿腔的熱情,招募樂手群組成「神棍」。其實,這個團的組成過程非常倉促,是當年為了參加海洋音樂祭大賽,急徵一名嗩吶手後才正式成軍的。而「神棍」這樣的團名背後,含有對當今社會的批判:神棍所創作的音樂成份中,很大一部份反映的就是社會上──尤其是政治人物──對於一般庶民洗腦催眠的現象,就與現實社會裡神棍的行為一樣。

即使神棍的音樂與主流相去甚遠,但這也讓他們的音樂與其他音樂人的作品產生了區別性,以致於帶了點離經叛道的特色。「流浪」一曲可以說是神棍的代表作,這首歌幾乎囊括了所有神棍具備的音樂特色。陳正航用特有的嗓音,將整首歌所要傳達的韻味原汁原味地呈現出來,而且這雖是一首客家歌,在間奏的部分卻穿插了一段英語rap!「多元」就是他們的創作方法,他們善於將截然不同的元素組合起來,整個過程就像是在變魔術一樣,就像第一次聽「流浪」時,你可能根本沒想過會出現rap,你也可能是第一次聽到電吉他跟二胡搭配在一起的旋律。其實,他們並沒有變出什麼魔術,關鍵在於他們肯嘗試,嘗試許多以往沒人使用過的創作手法。人們由於聽慣了一般的流行歌曲,所以一聽到風格不一樣的歌時,往往能夠被吸引。說他們是搖滾音樂工作者,倒不如說他們是搖滾玩家。

從創作出發 表演次要的務實理念

放眼台灣的音樂界,純創作性質的部分目前有越來越少的傾向,很多歌曲的由來都是因為工作或是表演上的需要。雖然天王天后發片、演唱會就是票房的保證,但是這些「音樂就是收入來源」、「藉由音樂賺錢」的觀念,使得樂界不得不蒙上一層商業化的色彩,國內的創作水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中每況愈下,尤其是樂團的發展方向更為如此,因為樂團的組成並非單一歌手,而是由一群人組成的,所以包括練團、人事等成本開銷是非常大的。因此,樂團的存在與否跟市場有很大的關係,說直接一點:「一個團有錢就續存,沒錢就解散。」神棍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對於音樂的定位,鼓手彭盛韶曾表示,以前他和陳正航組團到處表演,賺得很少,所以他認為音樂最好跟維生不要太密切,喜歡音樂不見得要靠音樂維生。簡單地說,要是寫歌、填詞、作曲的目的是為了讓唱片公司發片、為了工作的話,就失去了音樂創作行為的本質。在海洋音樂祭得獎後,神棍推掉許多夢寐以求的表演機會,他們反而將重心從表演轉向創作,「與其把時間用在表演,不如拿來寫歌,一個樂團的成功與否,最重要的還是作品。」陳正航的一番話,說的正是身為樂團就不能把音樂當一輩子的飯吃這種務實態度。

客家背景 唱出自家特色

陳正航是桃園縣中壢市的客家人,加上研究所就讀清大,因此桃竹地區以客家文化為主的環境,成為了他的重要創作元素。民國七十七年底,台灣各地的客家人紛紛北上參與「還我母語運動」大遊行,在那之前,客語一直是不受官方重視的語言,甚至在解嚴之前,政府還會打擊相關的作品。如果「流浪」這首歌在那時候發行,在那個具有黨國主義氛圍的年代下,大概發行之後就要立刻下架。然種種限制經過解放之後,客家音樂漸漸受到重視,作品也是一件接著一件,現在就連看電視也能選擇客家台。客家搖滾樂就是在以上種種背景之下開始發展的,但在初始階段還不算盛行。

這個階段的代表人物有劉劭希,他走的曲風算是偏向傳統的搖滾樂,聽起來就像是把一般中文的歌曲純粹翻譯而已,創作力相對不足。新一代經典的客家搖滾歌手當屬陳正航,他出色的地方不但是承續了客家特色於歌曲之中,更懂得如何求新求變。很多時候人們愛聽某一首歌,不見得是因為那名歌手很會唱,而是因為他做出來的音樂當中某一部份特別受到聽眾喜愛。譬如說周杰倫的歌聲其實並不是專長,強就強在他背後有一群很強的作詞者以及他那深厚的作曲功力。「流浪」的賣點就在於那帶點滄桑的客語歌詞與搖滾樂之間互襯出來的效果。特別的是,周陳兩人從小就有著豐富的古典音樂訓練,這點是很重要的,因為受古典樂涵養的程度決定著音樂作品是否有內涵,這是不爭的事實。像「流浪」一樣是陳正航的客家搖滾樂作品在網路上公開的還有一首叫做「搖滾賣酒」,有興趣的人可以瀏覽http://tinyurl.com/ycy396x。另有一首與劉佳林合唱的客閩組曲「多情兄」。

由於當代的流行音樂是一塊很重視市場的領域,所以聽眾的選擇雖然比以往來得多,卻也容易聽到一些較為膚淺浮泛的作品。這一點足以說明許多歌手或是樂團對於音樂的定位有所偏誤的事實。陳正航就曾說過,如果是真的喜歡音樂,那應該是用工作來養音樂,而非把音樂當作工作賺錢。音樂商業化的結果,就是導致大家可能只記得哪張專輯賣了多少張的天量,單用發行量判斷作品的優劣,卻很難真心體會那音樂上純粹的本質。 

記者 溫苔詠
哈囉大家好,歡迎來喀報,希望大家會喜歡這裡 首先,各位報友們用你們的熱情將喀報的點閱率推爆吧! 對了,我叫做溫苔詠,目前是剛升大三的老人 s0912403786@hotmail.com 還有,你們一定要認識我,因為我教認識的人游泳不收費,這就是擁有教練證的優勢啊XD 恩......我不知道我以後要幹嘛 不過我想要在觀霧種高山梨度過晚年 話說......雖然電子報稍微科技了一些 不過我還是喜歡在早餐店邊吃早餐邊翻閱報紙的那份感覺~~~ 那個......不要狂點我的照片,因為不會出現任何驚奇@@
記者 溫苔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