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紅野狼精神 依然存在

曾經紅極一時的的交大學生自拍短片──紅野狼,大家一定不陌生吧?述說交大宅宅與美女的純愛故事讓人印象深刻。而導演克拉克(蔡翼鍾)受到大家的支持與鼓勵後延續了紅野狼的精神,拍出讓人期待已久的新片。理工背景的克拉克,努力往電影這條路衝刺的背後,是什麼樣的熱情支持著他?

紅野狼精神 依然存在

記者 林詩雯 報導  2009/09/27

 

◎克拉克專注於拍攝《思念構成》,眼神展現出滿滿的自信。(蔡翼鍾/提供)

交大電子工程學系99級學生克拉克(蔡翼鍾),身為理工科學生,非科班背景,卻因高中偶然看見學弟用電腦就可輕鬆製作短片,而從此開啟他的影片人生。起初克拉克以單純想要拍一部片子的想法,生成出校園愛情喜劇片──《紅野狼》,而紅野狼產生的廣大的迴響卻是始料未及。身為學生導演的克拉克想要讓紅野狼不只是曇花一現,是要跳脫出交大校園,讓更多的人看見。因此挾著對拍片的熱情,承載著紅野狼的熱潮,以更大的團隊、資金孕育出完全學生自編自導自演的新片──《思念構成》。克拉克說,不想讓自己的大學生活只是埋首在書堆之中,應該要做點別的事來讓生活更為豐富,所以帶領著他的學生團隊,一起讓影片為學生時代述說美麗的故事。

走進交大數位內容製作中心 開始學用攝影機
克拉克原本只是拿著小DV拍拍小短片,玩玩Movie Maker等簡易影片剪輯軟體的影片愛好者,然而在大一下學期加入交大數位內容製作中心後,開始接觸到較大型、專業的單眼攝影機。最初的基本攝影知識在交大數位內容製作中心裡漸漸培養起來,對攝影的概念逐漸形成;大一升大二的暑假進入《九降風》的劇組實習,更在此學到一部電影的製作團隊是如何組成,如何運作。有此經驗讓他對拍片這件事有了比一般人更不一樣的認知,也讓他想要拍出一部不同以往的影片。正巧身邊有幾位志同道合的同學對拍攝影片也有著強烈的興趣,因此《紅野狼》的概念就此誕生。

 ◎《紅野狼》電影中,女主角好奇的眼神望著一臉憂愁的男主角。(圖片來源:喀報)

導演克拉克與同為電工99級學生的編劇翁雋明,加上交大戲劇社的協力演出,完成了為時約20天,成本約5000元的學生自編自導自演影片──《紅野狼》。以交大宅宅甜蜜愛情故事為主軸的學生電影紅野狼爆紅之後,讓許多人對宅的印象有所改觀,而這正是克拉克所想要表達的。克拉克認為,愛情不只有觀看外表,而是要看見一個人的內在。交大宅男文化之興盛為眾大學生所知,然而負面的形象卻壓過正面,宅男似乎不可能有幸福的春天。為了打破此一刻板印象,也想讓世人知道宅只是一種生活態度,不應該以負面的價值觀來評判,因而以此為核心概念拍出平易近人的愛情小品。

當初未料會爆紅 更懂保護著作權

克拉克表示,我就只是單純的想拍一部片,就只是想給大家看,我覺得這是最單純的一種目標,沒有什麼營利目的,所以當初《紅野狼》只是在一種「時後到了、可以做了」的機緣下開拍,並沒有料到會受到如此熱烈的討論。克拉克覺得,《紅野狼》紅了對他最大的影響就是變得社會化。上新聞、開記者會都是在開拍前從未想到的,學校、媒體、公司等等開始有人關注紅野狼,有單純只是想幫助《紅野狼》,讓《紅野狼》有更好的宣傳環境;也有人只是想搭上《紅野狼》的熱潮來讓自己獲利,而沒有尊重《紅野狼》的著作。在這交戰過程之中,克拉克看得更多,知道自己的不足,也更懂得保護自己的著作權不被濫用。

克服障礙 一百萬元組學生劇組

拍完紅野狼之後,克拉克認為,因為是第一次嘗試拍攝電影的原故,不論是拍攝過程或者是電影成品都有許多的不足,進步空間很大;並且也想讓紅野狼不只是曇花一現,要讓大家知道原來學生團體也是能夠靠自己的力量拍出一部有規模、有水準的電影。因此克拉克延續紅野狼的角色設定,並且保有著對電影的熱情,計畫拍出比紅野狼更精進的作品。為了完成這個夢想,克拉克首先必須克服的就是「人」該從何而來。在交大這個環境裡,大部分的同學都是理工科背景,多沒有電影的相關知識與技能,有興趣的也佔少數,讓找人更為困難;克服了人力,還有更大的困難就是「錢」。為了新片能夠如期完成,克拉克參加交大白文正T50的築夢基金競賽,獲得25萬元的基金,然而要拍出克拉克心目中的影片這些都還不夠,因此克拉克努力拉贊助,跟現實的力量戰鬥,並集結約40人的學生劇組,以便自己的可以美夢成真。


「存在」「想改變」 打造自己的大學生活
《思念構成》除了有廣大的期待之外,其核心概念──存在,也是克拉克想要表達的。一個人存不存在,似乎取決於這個世界是否有人知道你、在乎你、記得你……那天你來到了一個完全沒有人認得你的世界,你的價值存在嗎?這似乎也是克拉克的心。對克拉克來說,拍片是因為不想讓自己的大學生活只有單單的精進課業,他想要證明自己也是有能力做些不一樣的事。有太多學生的生活只是跟著既定的主流價值隨波逐流,是否為真正自己所想要的很多人也許根本不知道,也沒有能力或是想要去做不一樣的改變。克拉克想改變,也想讓人知道自己。努力拍出對學生製片而言是相當大規模的電影,挑戰自己的能力極限,克拉克這次的影片夢不再像是當初《紅野狼》時的純真,不是機緣下的產物,而是搭載著《紅野狼》的潮流更上一層樓。克拉克想要讓人知道、想要讓人記憶──我是存在的!

克拉克對未來的規劃,排除了電影這條路途,他的影片人生即將在離開學校後暫時劃下句點。他會恢復蔡翼鍾的身分,進入他電子工程的專業領域學以致用,而克拉克的靈魂將深藏在他的心中。思念構成對克拉克而言,除了是想要在大學生活裡,有不一樣的做為之外,還代表著熱愛電影的心在面對即將到達的賽末點,竭盡所能釋放出最綺麗光輝的煙火,希望燦爛整個大學生活,讓人記得克拉克的存在,緬懷影片人生的結束,這才是最完美的句點。

記者 林詩雯
我是一個對自己喜歡的事物,會勇敢、努力去追求的人。很多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我喜歡的是至少擁有記憶,有過程就會很滿足了。雖然平常看起來(?)有點呆呆的,喜歡把事情看得簡單一點,可是我覺得我並不是一個笨笨不懂事的人。我會很清楚的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對未來有自己明確的想法,期許自己在年老時,回顧過往,並不會是空洞的。我不太喜歡過著很制式化的生活,總希望在生命之中,有很多不一樣的經歷,可以去看見很多事物,體會很多事物,只為了到老年時,回想起來就是一個「酷」字,這點傳播就真的很適合我。我也喜歡有自己的空間,空間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樣我才可以主宰我自己。
記者 林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