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你的心,聽得見我嗎?

隨著聽傲的結束,聽說這部電影也真著水漲船高,2009年在台北舉辦的聽障奧運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多麼大的光環,但是在這些虛榮之中,我們有真的去傾聽聽障朋友們的聲音嗎?讓聽說用另外一種角度帶你去了解這些聽障朋友們。

你的心,聽得見我嗎?

記者 許庭瑜 文  2009/09/27

◎我傳達給你的愛,你聽到了嗎?
(圖片來源/聽說官方網站)


二00八年,《海角七號》奠定了國片在台灣影壇上無法忽視的地位,除了創下奇蹟似的票房,更讓不少人重拾對國片的信心。當這波國片熱潮退燒之際,《聽說》這匹黑馬正悄悄地站穩他的腳步,靠著新穎的題材、活潑生動的角色以及許多網友欣賞過《聽說》後大力推薦的之下,開始吸引觀眾的目光焦點,同時也交出了一張亮眼的成績單。

如何聆聽聽障朋友的世界

在聽障者的世界裡,一般聽得到聲音的人被稱作「聽人」,聽不見的人則稱為「聾人」。身為一位「聽人」的天闊(彭于晏飾)在游泳池認識了聽奧選手小朋(陳妍希飾),並對小朋的妹妹秧秧(陳意涵飾)一見傾心。為了幫助姊姊完成聽奧的夢想,秧秧每天努力去打零工來幫助姊姊完成她的夢想,這樣無私的努力天闊都看在眼裡,並因此萌生出愛意。透過手語、簡訊、MSN以及E-MAIL等方式,天闊希望可以將這分心意傳達給秧秧,但卻總是不順利。另一方面,身為選手的小朋也因為一場意外和秧秧發生爭執,使得兩人的心傷痕累累。 透過三位主角的詮釋,《聽說》刻劃出了「聾人」之於「聽人」不同卻又相似之處,雖然生活溝通上,「聾人」並不像「聽人」那麼方便,也需要背負更多的壓力以及他人的眼光,可是最重要的是,不論是誰,都需要用一顆同理心去對待,也都需要被關懷與被愛。當然結局不免俗的是個皆大歡喜的HAPPY ENDING。使這一切都化為可能的則是電影預告裡所說的,「在如同水底一般靜默的世界裡,愛是跨越障礙的氧氣。」

《聽說》這個劇本是導演鄭芬芬在二00七年看到的讀者投書中,一篇關於聽人愛上聽障朋友的心情故事之後引發的構想,而在二00七年底得知台北將舉辦聽障奧運,便因緣際會地獲得聽奧的贊助。這部由三位偶像劇新生代:彭于晏、陳意涵和陳妍希主演的電影《聽說》,打破了近年來國片喜愛以同性戀作為題材的概念(像是《十七歲的天空》、《盛夏光年》與《漂浪青春》等作品),採用了聽障者這個不常見但頗具議題性的角度來作為故事的中心,跳脫一般民眾對於國片的既定印象。而相較於一般我們熟悉的電影,《聽說》罕見的運用大量的手語作為電影中最主要的溝通方式,超過六成的戲份都只單純由手語演出,讓整部片子的氛圍很明顯的跳躍出來,寧靜卻很有張力。

◎利用在水中安靜的片刻時光,演員可以短暫感受到聽障者的世界。(圖片來源:聽說官方網站)

手語是另外一種語言

和導演鄭芬芬的第一部電影作品《沉睡的青春》相比,《聽說》的故事脈絡清楚許多,表現的手法也讓人可以很輕易接受,或許色彩不像《沉睡的青春》那樣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在角色的塑造上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都要歸功於每個演員的傳神演出。尤其是當三分之二的戲份都得靠手語演出,不能借助言語的方便,此時的表情與動作張力就顯得更加重要,對於這點真的不得給三位主角很大的肯定。一開始觀賞的時候或許還不太習慣沒有對話的場景,但是透過手語的力道,起伏,表情變化以及呼吸的節奏,反而更可以直接感受到劇中角色的心情,那是沒有透過口語這個媒介就傳遞出來的。在幾個主要片段中,更是連配樂都省略掉了,安靜到只有因為打手語太過激動而發出的碰撞聲與反應心情的吸氣聲。雖然看似靜默,但每個字卻是句句都打進了觀眾的心坎裡頭,特別是小朋與秧秧因為出於對對方滿滿的愛而想要用盡力氣比出自己想法的那種強烈心情,都毫無保留的流露出來,在太過安靜的電影院裡不時會聽到四周傳來的吸鼻子聲,可以說是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最佳典範。
◎給人晶瑩剔透的感覺,陳妍希將小朋這個角色演得傳神。(圖片來源:聽說官方網站)

雖然飾演天闊的彭于晏的確有把開朗的個性與爽朗的性格表現出來,但是和在《六號出口》或《我在墾丁,天氣晴》中所扮演的角色重疊性很高。反觀因為《痞子英雄》一炮而紅的陳意涵,少了飾演陳琳時的急躁個性,反而凸顯出她彷彿會說話的大眼睛以及光靠肢體就能表達心情的強項。秧秧這角色因為沒有對白,反而給自己開創了另一條戲劇之路。當初選角最困難的小朋,在陳妍希乾淨純良的氣質與動人的演技下,還真的讓人會誤以為這角色是專門為她寫的,劇中用手語表達內心戲的部份則是感動了不少觀眾,雖然不搶戲但是是個會讓人印象深刻的演員。

從電影看回二00九聽障奧運

二00九年,聽障奧運在台北開始,也在台北結束,隨之而來的是大家對於聽障奧運選手的熱情與鼓舞,其中更不乏想從這盛會裡瞻仰台灣驕傲的人。每個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一場場盛大的饗宴,它是台灣的第一次,同時也代表了台灣的國際知名度與榮耀。但是在這個光環之下,有多少人看到聽障者背後的心情,又有多少人聽到了他們真正的聲音?對於台灣的觀眾來說,聽障選手們是不是只有在聽奧的時節才會被大家當作英雄,才會被報導、被重視。在光鮮亮麗的聽奧彩衣之下,並不是大家所想地如此光鮮亮麗,反而是平時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被這分光彩掩蓋過去。或許「聽人」在與「聾人」接觸時當下的同理心,對「聾人」來說是比聽奧的榮耀更重要的吧。

對於沒經歷過聽奧的人來說,《聽說》不乏是一個好方式讓人去了解,「聾人」是基於甚麼樣的心態在這個環境立足,而面對外界的所給予的評價又是抱著甚麼樣的心情去承受;至於那些親身參與過聽奧的人,更應該去看《聽說》,相信在走出電影院的那一刻,聽奧將會超出你原本認知的聽奧。

◎因為只能藉由手語溝通,因此更加著重表情與肢體的部份。(圖片來源:聽說官方網站)

 

 

記者 許庭瑜
浮泛的人生中我們不過是一粒微塵 但我們還是這樣活著,無論好與壞 喜歡音樂,搖滾、後搖、R&B、抒情甚至歌劇 覺得自己的一生中若是把音樂抽掉,會接近黑白 熱愛漫畫以及卡通,因為那是生命的能量 自從跟漫吐版結緣後自認為變得比較批判 卻發現無法應用在書評、影評還有樂評 但是比起人物、社會議題以及照片故事 不得不承認他們算是平易近人的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也挺開心的 不要期待電子報可以為你做什麼 而要反問你為電子報付出了什麼 以上  
記者 許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