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曾是超人》 Change the future?

「朋友,我是誰?」   「是超人!」 一個自以為是超人的男子,為了不忘記自己是誰,所以不停的幫助別人,但是在現實且殘酷的世界裡,他只是個精神病患……

《曾是超人》 Change the future?

記者 童于蕙 文  2009/09/27

「朋友,我是誰?」

「是超人!」

一個自以為是超人的男子,為了不忘記自己是誰,所以不停的幫助別人,但是在現實且殘酷的世界裡,他只是個精神病患……

◎電影海報。
(圖片來源:
韓流頻道-國際線上

關於超人的「紀錄片」
三年來,不斷製造與發掘動人故事的秀晶,因為厭倦了拍攝賺人熱淚卻充滿虛假情感的紀錄片,決心出發去非洲去拍獅子。途中她遇見了自稱是超人的男子,他幫助她尋回被偷走的攝影機,秀晶拍不成非洲獅子,但是她發現另一個有著奇怪「斑點」的人。

超人最大的任務是保護地球,所以他每天一定會倒立,他表示這麼做能將地球推離太陽,因為北極正因為地球越來越熱而融化;他也會上街阻擋車子前進,因為汽車排放的廢氣會導致空氣汙染;他更會阻止不法民眾亂丟垃圾。在世界地球日當天,上百人上街遊行,響應環保,超人當然不會錯過這場盛會,他跑上台上大喊:「Save the Earth! Change the future!」超人的熱情瞬間感動了台下觀眾,這些無厘頭的舉動都被拍了下來。電影中許多畫面都是以紀錄片的方式呈現,透過口白緩緩地向觀眾,也向正看著電影的人們訴說這些舉動不是經過安排的,更不是在搞笑,它想告訴我們:北極熊快沒地方住了。也就是說許多人為造成的自然災害將會殺死北極熊,殺死人類,地球將會因此毀滅。因此,二十一世紀的媽媽會警告小孩外面有沙塵暴所以不要在外面玩,還有:「不要靠近那個神經病!」

人類的心病了
電影除了環繞在環境與生態的汙染問題上,導演也想告訴大家:人類的心病了,而且病的不輕。人們在面臨怎樣的情況下會請求幫助?而人們又會基於怎樣的理由無視別人用盡力氣喊出的求助?曾經有個男人擁有過一個幸福的家庭,然而發生了一場車禍,男人爬出車外大聲的求救:「幫幫我!」一群人漸漸地圍在遠處,他爬向後座的妻子和女兒,她們還有一口氣,男人奮力站起跑向人群,喊著:「幫幫我!幫幫我!」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反應,只是默默的看著,男人癲癇發作倒地不起,還是喊著:「幫幫我!幫幫我!」這時,爆炸了,妻子和女兒當場死亡,男人眼睜睜地看著。女兒到死之前都堅信爸爸是超人,一定會救她。

人類的冷漠與自私曾殺死男人一次,從此他變成了超人,他不停地不停地幫助人類朋友,只有這樣做他才不會忘記自己是誰,也會忘了自己曾經被殘酷的現實給打倒。儘管沒有飛天遁地的能力,他只會抓住出現在女子學校門口的變態,幫老奶奶提重物,扶老人過馬路等一些在別人眼裡微不足道的事,但這都是其他人正常人不會主動做的小事,只是比其他人多了一份熱情的超人卻被看成奇特又怪異的人,這個世界似乎顛倒了。

「力量不能打開一扇鐵門,但一把小鑰匙能。」

每個人都能可能成為那把小鑰匙,不只是超人,即使力量不大也能拯救地球,改變未來;但是,一把鑰匙也能鎖住一扇鐵門。

曾經是個超人
電影裡的女主角秀晶是個冷漠的現代人,秀晶是紀錄片導演,她的工作就是拍一些會增加收視率的影片,三年都拍這類的片子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受不了的她曾說:「因為這稀薄的空氣,我變成一個老煙槍(情勢所逼)。」秀晶代表的就是媒體。在電影的後半段,秀晶發現超人的精神狀態會危及他的生命:因為超人想嘗試「飛行」,所以她決定讓超人接受治療,終於,超人變回「正常人」,他不再關心任何人,甚至不再擔心地球的環境問題,當然這整個過程都被記錄下來,超人的故事引發觀眾熱烈討論,收視率屢創新高,而他們為影片寫的最後字幕:「一個人孤單地付出這麼多艱辛歲月,現在終於回到我們的身邊,我們祝福他將來會過的很好。」這就是結論了嗎?不禁讓人覺得十分可笑。

觀眾能影響媒體,媒體的力量更能影響人們的思想行為,這部電影並無呈現出後者,但是可以想像紀錄片的播出即使能引發一些討論,但是也僅只於此,「超人」的故事很令人感動,但感動之餘,人們並不會因此改變,超人的理想無法傳達給人們,就像導演無法傳達給觀眾,這部電影也會是如此,如果觀眾只是為了全智賢而去看電影,大概只會得到「她的髮型變了!」這種結論。

電影中,導演運用許多現實與虛幻穿插的情節,例如超人會在天空飛。前半段劇情呈現一種幽默搞笑的喜劇風格,透過這種輕鬆有趣的安排,慢慢引出導演真正想傳達的深刻議題,在一開始的時候真的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他真的是超人!但是這種錯覺感覺會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刻,超人一定恢復了超能力,不會為救人而死,但是現實世界裡,超人並不存在,他終於還是死了;超人說未來可以被改變,只要你沒忘掉真正的你,超人從沒忘了真正的自己,他達成了最後的任務……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是如何,除非有人發明時光機,未來能不能改變卻有點太遙不可及。最後一幕女主角走在人來人往的地下道出口,順手中幫了老奶奶提重物,時間照常轉動,還是得為生活奔走,世界有變得美好一點嗎?只有自己才能知道了。

記者 童于蕙
記者 童于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