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經濟殺手 美帝金援的真相

揭漏強權的陰謀 世界其實是刻意被剷平的?

經濟殺手 美帝金援的真相

記者 楊茹閔 文  2009/09/27

金融海嘯適逢周年,此時此刻美國導致的金融危機雖暫為緩息、確定復甦,然而野心勃勃的資本家及操弄者所造成的經濟災難,  仍使一般大眾戒慎恐懼,這樣的恐慌與風險似乎還未完全消逝, 更讓我們重新去思考金權背後,美國經濟版圖基於自利私心的權力運作下,在剝削與被剝削之間,既得利益者是憑藉什麼樣的心態認為可以隻手遮天?

一年後回頭來看,一般大眾應該從這次震撼中認知到什麼?

 
◎深入陰謀世界的震撼。(圖片來源:博客來、金石堂)

《經濟殺手的告白》與《經濟殺手的告白2──美利堅帝國的陰謀》兩本書,是由「經濟殺手」約翰‧柏金斯本人,在九一一事件的震懾下覺醒後,決心透過自身經驗以及汲取訪問,向世人揭露他們這群西裝筆挺、高薪階層的菁英男女,如何執行現代帝國的入侵,算盡心機、榨取發展中國家,以維繫美國自身的利益運作。

經濟殺手入侵 不是小說情節

作者從26歲進入國安局工作,展開間諜訓練,以經濟學家的身分派遣到厄瓜多爾擔任國際顧問。而他的領頭上司開宗明義地指示其任務:慫恿世界領袖進入這個促進美國商業利益的大集團,成為其中一份子。當該領導人陷入經濟殺手的天羅地網中,就不得不低頭順從,任由他們擺佈以滿足美國政治、經濟或軍事上的需求。具體手法如透過世界銀行(IMF)、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及其他國際「援外」組織將錢匯入大企業的金庫或少數掌握地球天然資源的家族;而不實的經濟報告、選舉操弄、甚至勒索、收買、性與謀殺來完成政治經濟目的,殘酷一再上演。於是這些開發中的國家即陷入一種惡性循環裡,無法脫離永久殖民的命運、甚至國債累累、民主或是自由早已成為了奢侈品……。

你不是在看一本驚悚的偵探小說,這些都是來自作者最深的懺悔與國際金權現實下的醜陋。

企業會從事國際生產,乃因為他們擁有某些特殊的競爭優勢,而經由國際生產最能發揮此優勢。然而就如同作者所言,美國的學校教育及新聞一致灌輸的概念是:我們的所有行動出發點皆為利他主義,美國入主的公司在當地設立發電廠,開闢高速公路和港口等行為都是在幫助這些發展中國家。事實卻是多數計畫案背後的目的是讓建商從中賺取暴利。

融資陰謀 發展國的循環借貸惡夢 

首先,發展中的國家必須成為貸款國以支付這些高額經費,對美方來說,貸款額度越高越可確保美國的經濟依賴與政治效忠。貸款負擔的後果,剝奪的是當地居民的衛生、教育、社會福利等這些需要長期投資經營、成長較慢的利民基礎,我們甚至看到那些絕望的人出賣身體給血汗工廠與裝配線,只求溫飽。

跨國生產者所謂最能發揮的優勢,背後藏匿的真實令人不勝唏噓。

同時,隨著帝國主義自身的危機不斷惡化,壟斷資本便企圖透過更多管道轉嫁危機的惡果。例如債務危機進一步加劇了殖民地與新殖民地的經濟蕭條,而對政府與私人企業債務進行融資,則成為帝國主義資本輸出最有利可圖的收入來源。當進一步削弱了這些國家,將他們拋給全球市場,唯一可以暫時減輕痛苦的方式是借更多錢,但這只會使債務問題更糟、使經濟破產。這些政策給人民造成了各種苦難與威脅,包括失業、生計無著、喪失公共服務、國內衝突與政治動盪,驅使人們離開自己的國家成為經濟移民,或因衝突與天災而成為難民。

書中一位同業甚至談到,問題不只在於西方的冷漠或者無心解決衝突,而在於讓非洲貧窮下去,有利於西方。

石油利益與國際勢力 帝國的真面目

總結從事經濟殺手的十餘年間,作者待過巴拿馬、厄瓜多爾、印尼、瓜地馬拉、哥倫比亞、沙烏地阿拉伯,這些國家存在一些共同點──蘊藏豐富的石油,石油來源在20世紀裡早已成為外交政策的基本考量,石油利益以及國際勢力,更讓人聯想到美國前任總統小布希家背後龐大的能源公司,與石油密切關聯的整個金權政體似乎根深柢固,但對於那些以促進發展之名、行強取豪奪之實的帝國真面目,還有被創造出的第三世界官方片面數據,我們在追尋主流、拼經濟的同時有多少人花等同的時間去關心?

對於那些經濟學家口中的經濟奇蹟背後付出何等高昂的代價,我們極少想過,受惠者往往侷限於最高所得階層,部分第三世界國家整體收入的快速成長,靠的是剝削充沛的廉價勞力以及殘忍的血汗工廠,靠的是政府給予外國企業特許權的優惠政策,讓他們堂而皇之破壞環境。

刻意剷平的世界 需要你我一起改變

這兩本書描述的是美國的資本帝國現象,回頭檢視台灣,雖然沒有那樣大的規模與殺傷力去侵犯那麼多國家,也沒有石油等能源引來爭端,然而新聞卻不時有相關新聞報導台商設廠剝削東南亞勞工或婦女等議題。如果我們沒有建立起全球公民思維,就只會淪落為間接性的破壞者、被蒙蔽者,何嘗又不是全球化下另一種形式的輸家?

在《經濟殺手的告白2》裡,作者再次重提世界是否是「刻意被剷平的」?是全球化或全球腐化?等概念,希望讀者反思,如果想要讓下一代有更美好的未來,我們能有什麼作為?有一天這些種種都會形成反撲,到時候我們就不僅只是輸家,而會徹底被擊散。

汲汲營營的追求快速發展甚至同類相殘,已讓太多人失去尊嚴,甚至犧牲更多。然而,作者執筆這兩本書並不是要讓我們心存悲觀面對這一切,最後他強調他仍是樂觀的,在他的第二本書裡,他訪問了更多社會組織、記者,知道有許多無名英雄努力推動改變,而他本身也積極投身社會運動,在全美巡迴演講,希望喚起大眾的決心與行動,去改變世界。

記者 楊茹閔
 我是楊嚕米 在這裡重新認識世界和自己。                  
記者 楊茹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