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期

黑色的異想童話 《Mermaid》

由俄國全方位才女導演安娜梅莉恩(Anna Melikian)執導的《Mermaid》(中譯:我的人魚女友),以原版安徒生美人魚故事為基礎,配合流暢的敘事手法,及來回於真實與虛假間的異想,為原本該是單純幸福的童話故事添加了現實的神秘色彩。本片曾獲得柏林影展、日舞影展等多項大展,更代表俄羅斯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黑色的異想童話 《Mermaid》

記者 鄭心舜 文  2009/10/04

 

《Mermaid》電影宣傳劇照 。(圖片來源:俄版官方網站)

 

由俄國全方位才女導演安娜梅莉恩(Anna Melikian)執導的《Mermaid》(中譯:我的人魚女友),以原版安徒生美人魚故事為基礎,配合流暢的敘事手法,及來回於真實與虛假間的異想,為原本該是單純幸福的童話故事添加了現實的神秘色彩。本片曾獲得柏林影展、日舞影展等多項大展,更代表俄羅斯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俄版艾蜜莉 北國的美人魚

「媽媽說我原本是她肚子裡的魚。」出生於偏遠漁港的小女孩艾莉莎(Mariya Shalayeva飾)一直深信著這句話。她認為在海裡誕生的自己與眾不同,並發現自己有不為人知的神祕力量:讓願望成真。如果她站在港邊吹氣,海上會掀起巨浪;假使她望向樹上的蘋果,蘋果會立刻成熟落地。但是艾莉莎最想見一面的水手爸爸,跟成為芭蕾舞伶的夢想,卻從來沒有實現。十八歲時她終於和家人搬到了朝思暮想的大城市─莫斯科,一個不相信眼淚的都市。在那裡,艾莉莎遇到了心目中的王子薩多(Yevgeni Tsyganov飾),而付出滿滿的愛情,但隨之而來的似乎是她註定為了愛情,如美人魚般化為泡沫的命運。

 

艾莉莎與薩多唯一一次約會的隔天,她幸福的在床上醒來。
圖片來源:高雄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艾莉莎一直是個內心藏有許多古怪想法的女孩,這也使她跟其他陸地上的人們顯得格格不入。她和缺乏愛情的忙碌母親,以及只愛吃冰淇淋的痴呆祖母相依為命,一直幻想著有天能夠跟水手爸爸見面,就每天到港邊等待歸船,把家裡的潛水裝當做爸爸的替身。甚至為了在家自學芭蕾舞,將瓶蓋抵在腳拇趾上當做舞鞋,即使磨到流血,也堅持在潛水裝爸爸前表現出最好的樣子。

但在六歲時,媽媽坦白的告訴她:「爸爸根本不會回來。」失望的艾莉莎便跟自己做了一個約定:不跟任何人說話。直到十八歲生日那天,艾莉莎救了一名跳河自殺的男子薩多,這份突然又奇妙的愛情,便理所當然的闖入了她的世界,艾莉莎也決定為了王子開始說話,解開了對自己封印聲音的約定。

 

                                                                                                                         

 為愛而生 女性電影中的父權當道

男主角薩多是個販賣土地的商人,販賣的是遙遠又虛幻的月球土地。面對客戶時,他臉上洋溢著自信,並描繪著未來月球生活的種種,下了班後只剩酗酒和不間斷的狂歡派對,內心有著嚴重的厭世傾向,對虛幻的生活及活著的意義,感到無所適從。其實薩多到最後連艾莉莎的名字都記不住,對他來說,艾莉莎只是個將他從河裡救起來後就纏上他的怪女孩。這樣的人在艾莉莎的心目中,卻是獨一無二的王子,她更將原本的金髮染成過時的草綠色,只為了吸引薩多的目光。直到這裡,艾莉莎才從原本愛幻想的古怪女孩,正式變成為愛奉獻的美人魚。


雖然《Mermaid》可以算是一部由女性導演執導,以女性觀點拍攝的女權電影,但不論是女主角的母親或是艾莉莎,在心理上卻都深深的依賴著男人:艾莉莎從小就渴望見父親一面,在她幻想建構出的世界裡,爸爸總是穿著潛水裝與她玩樂,陪著她一塊成長。她那段不說話的日子裡,我們看不到艾莉莎原本的異想世界,因為她知道爸爸已經從生命消失了,生活似乎也失去值得期待的事。直到十八歲生日那天遇見男主角後,她的異想世界場景才再度出現,而原本的潛水裝爸爸也被溫柔微笑的王子所取代。但是,這一切依然只是艾莉莎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所創造出的假想,她生命中最重視的兩名男子,在現實中卻不是自己所期望的那般。艾莉莎的生命為了他們而活,努力想幫助他們實現願望,卻總是得不到回報;而觀眾們卻被她一個眼神及一舉一動所深深吸引。

 

 

在艾莉莎幻想的世界中,永遠是以家鄉的海作為背景,這裡有艾莉莎的夢想和永遠對她溫柔微笑的薩多。(圖片來源:高雄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幽默創新 打破好萊塢公式

《Mermaid》並不是一部平凡的浪漫愛情劇:男女主角相遇,經歷一番波折後有個幸福結局。導演發揮了她不按牌理出牌的風格,配合艾莉莎豐富的想像力,及她對生活的嘀咕自語,甚至暗自咒罵,以輕亮明快的風格將焦點放在虛幻的愛情、現實的社會以及生命議題上。故事中充滿著各式的暗喻,並將美人魚的故事投射到艾莉莎的人生故事中,例如男主角生命中唯一重視的,是家裡養的一條紅色金魚,艾莉莎曾告訴他:「牠也會害怕缸底的倒影。」這暗示著男主角一點都不瞭解金魚的想法,只是按照著自己的心情對待牠,而他對待艾莉莎的方式,正如同對待紅金魚般的輕忽。片尾男主角的情人將魚缸打破,滿地的碎片與垂死的金魚,也暗示出艾莉莎終究將為王子犧牲的悲傷結局。

觀影的過程中發現,整片以晦暗的藍色做基調,替觀眾營造出置身海底的錯覺,而穿著紅色衣服的艾莉莎不斷穿梭其中,猶如真正的美人魚公主般,為寒冷的北國點綴了一絲光芒。《Mermaid》充滿著想像的色彩,讓我們藉著艾莉莎的眼睛來發掘這個世界。全片以女主角的年齡做為段落,甚至在街道上出現的招牌標語,都是艾莉莎內心世界的倒映。宛如自傳般的線性敘事手法,讓觀眾有種窺視他人日記的私密感,站在艾莉莎的視野一起觀看這古怪的人生之旅。事實上,艾莉莎終究只是個平凡的女孩,沒有任何魔法讓美夢成真,但是隨著艾莉莎童話般的奇幻思想,觀眾們似乎也能看見她心中五彩繽紛,卻又帶點灰色哀愁的海底。

少了俄國電影略為嚴肅冷硬的敘事語調,將幻想的童話故事,以各種畫面交織而成,導演甚至沒有在主角們的情感上多加著墨,觀眾們以艾莉莎看到的世界為真實,也讓我們能夠以更寬廣的視野欣賞影片。在好萊塢電影充斥的台灣電影市場,非常難得會在戲院上映非英語系的歐洲片,在美國商業片當道的電影之外,《Mermaid》的確令人對當代歐洲電影感到耳目一新。

 

 

 

記者 鄭心舜
     Hola!
記者 鄭心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