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期

飄零的國手

他們反應敏捷、技術高超且專注於自己的信念;他們為國爭光,掌聲無數,但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後,卻多的是打落牙齒和血吞的煎熬。

飄零的國手

記者 徐念慈 報導  2009/10/04

北京奧運時,盧彥勳奮力擊敗世界第六強,他能力出眾,但在台灣政府的漠視下,他過得比一班選手還艱辛。(圖片取自:news.xinhuanet.com)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工」,國手的心聲有誰知?身為運動員,誰都想在國際賽中順利摘下榮耀的桂冠,在台灣,這些國手都是體壇中的箇中翹楚,但投入全球這個大競技場後,他們爭王稱霸之路顯得艱辛,除了需要保持精神力對付環伺的強敵外,還需分神應付龐大的訓練費用、聘用教練的金錢等;該有的訓練他們一個都不能少,但國家給予的協助卻處處不如人。台灣選手這麼努力,但政府仍然抱持消極的態度對待國手的培育。

 

 

要馬兒好 又要馬兒不吃草

台灣目前體育界面臨最大的問題,不是選手不夠優秀或努力不足,而是政府對體育消極的態度,以女網好手張凱貞為例,她2009美網公開賽打進女單第二輪,而泛太平洋女網賽更擊敗世界排名第一的俄羅斯好手莎菲娜,這樣運動界的台灣之光,卻讓家中背負累累,許多訓練費用需由家中支付。要成為一流的選手花費之鉅,訓練費每年就需要新台幣七百萬元,家中必須靠媽媽賣魚才能補足訓練費用。她在球場上贏的風光,背後卻失了家中經濟。

而台灣男網實力派小將盧彥勳,2006年二月Davis Cup 亞太區第一輪的比賽缺席,就被政府與媒體聯合批判「不愛國」,但盧彥勳缺席的原因其實是為了多替自己爭點獎金,才選擇缺席參與其他競賽,卻被政府這樣無端的指責。政府不願意多花心思在球員身上,平時訓練任他們自生自滅,但提到代表國家出賽時,卻一個比一個傲慢的希望球員為國家爭光,若不從或表現不佳,就是「不愛國」!

政府對於球員漠然,從盧彥勳聘請教練的拮据我們就可以知道,教練與體能師對於一個選手有十分大的重要性,盧彥勳能在奧運有如此傑出的表現,跟教練的培訓得宜有關係密切,但台灣政府光喊出培植奧運選手口號,每年給他一百二十萬的補助,卻要求自費請教練等,但傑出的教練、體能訓練師,周薪就要約台幣10萬元,盧彥勳就曾公開表示:「要不要請教練,每次都很掙扎。等於這一年賺到的獎金,全都要拿來「繳學費」。」 於是,盧彥勳只好邊打球,邊參與募款餐會。

一個傑出的選手發揮自己所長去為國爭光,政府身為國家領導就應該給予他們最大的協助,而不應該讓他們在與強敵環伺的賽場還需煩惱生計問題。不願透露姓名的交大體育室職員就表示:選手培養應該從國小就開始,而到了國手的階段後,政府就應該負責國手訓練的所有費用,畢竟運動國手代表國家出去,是國家的門面、是一種國體象徵,就目前她自己的經驗來說,目前台灣政府還是太漠視體育項目,編給的預算還是太少。其實可以參考日本模式,政府與大企業一同培養國手,這樣可以讓政府負擔沒麼大,且台灣政府對國手的訓練狀況,雖然有成立國家集訓中心,但訓練期也只包含大型國際賽前,並未有通盤有系統的對選手訓練。從以上言談就可發現政府除了對運動規畫漠視外,著手處也處處顯露其目光短淺。

 

 

政府無保障 運動員生存難

台灣目前政府政策,主要是:有贏賽事才有錢拿,對於選手未來,政府規劃不多,以體育界的撞球項目來說,當初國手吳珈慶想退出台灣撞球界入新加坡,就是出於台灣政府對於國手規畫多抱著例行公事的消極態度,成績出眾就給錢,但當選手狀況不佳,如:受傷、復健期等,沒辦法有出色表現時,選手就只能吃之前獎金的老本,職業生涯從未給予明確保障,只能靠自己,吳珈慶最後為了生計也只好選擇離開台灣,想加入賞金制較佳的國家,但卻倍受「愛國言論」批判,而政府為順應民意對選手進行慰留,但卻依然沒有思考選手為何想走的幕後主因,這件是真的很讓人心痛。 

交大體育室職員繼續表示:「以台灣獎金制來說,其實台灣獎金都給的算十分豐厚,但其實大部分的球員來說,他們寧願選擇退出體壇後的未來能有份收入穩定的工作。」台灣市場不夠大,加上政府又沒有積極經營,能給予球員的薪水或補助基本上都無法與國外相提並論,而能順利轉成為教練的球員,在職缺不多的情況下,多少需要一點運氣,很多球員如:、林岳亮在賣雞排、林增益在賣燒烤,甚至做直銷保險或走入勞工界的選手所占不少。

而對於台灣基層體育教職僧多粥少,體育員多,但教職少的現象,交大體育室職員就建議:「台灣退休運動員出路,應該可以建立成績制,成績越好的選手越有機會成為學校的教練與聘僱人員,如奧運國手等,如果成績真的不佳那最後轉職成為勞工或一般雇員,那也只能說是能力不夠了。」

 

 

漠視冷門運動  國手何去何從 

冷門運動「巧固球」,但其實台灣在巧固球有十分傑出的表現。(圖片取自:epublication.kcg.gov.tw)

 

 

就拿世運男女雙料冠軍的巧固球來說,巧固球可說是 台灣目前少數大幅領先國際的運動項目,其他國家都以台灣為技術學習榜樣的國家,但諷刺的是很多台灣民眾很多都是在世運後才知有這個運動項目,想當然,巧固球的經費始終拮据,甚至曾因經費不足無法參加2007年在巴西舉辦的世界杯。
 
一個運動熱不熱門,從媒體報導頻率與篇幅就可看出,台灣媒體大多只著重報導國內外職棒或NBA、SBL等籃球比賽,報導多寡決定觀眾人數,而觀眾人數又與贊助密切相關,冷門運動始終無法獲得有利的資源,形成無奈的循環。多元的運動可更豐富人的視野,但資源有限時,往往只有熱門運動才能拿動足夠的經費,目前在台灣除了棒球與籃球外,其他運動似乎都只能自求多福。

昔日光輝燦爛的國手,掌聲過後隨著歲月與體能極限淡出運動界,「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感慨,他們可能比一般的上班族,更能感同身受;體育可說是一個國家的國本,台灣政府如果不能更積極重視體育的發展,不只害了這些選手,也丟了國家的面子。政壇在爭論台灣統獨問題鬧分裂之際,更應該重視的是如何為台灣在國際爭一口氣,而不是讓好國手紛紛外流甚至面臨生計窘境。

 

 

記者 徐念慈
最近散漫時,迴盪的著一句諺語: 人生是很需要聚焦的,至少你的人生不是散漫的。 也學會了感受 深夜裡 溫熱的牛奶 漩著乳色的奶泡 靜靜啜飲 反而遠比很多時候要來的寧靜 不懂的還很多 所以我要用力的感受下去 內心的狂瀾  不一定是表象所想 後照鏡的天空 有時比正眼直視還蔚藍。
記者 徐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