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愛‧忠誠

一個人可能自由,但可能寂寞 兩個人可能甜蜜,但可能麻煩 那,三個人呢?

愛‧忠誠

陳明鈺 文  2009/10/11

當兩個人內心裡的情感已不再是平衡,情感中的顏色就漸漸的消失了。
然後,開始不安於室...開始質疑對方的忠誠...(圖/陳明鈺攝)

 

「一杯咖啡。」

 Candy坐在咖啡廳裡,聽著好朋友訴說她的悲慘故事,Ferry說,她從沒想過她的男人會選擇背叛離去。 「她怎麼可以這麼做?那個女人…」Ferry根本不計形象的誇張哭法跟聲量,讓Candy不只一次的想要逃離這個可怕女人的勢力範圍。深怕她的眼淚跟嘶吼把這間咖啡廳炸掉。

 「該死的是那個男人吧?你男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Candy不屑的拿起咖啡,責罵著自己好友的愚蠢。「乾妹妹沒地方睡,可憐的收留她?!只有慈悲不計較的佛祖上帝才會相信吧?」  Ferry可能哭累了,她安靜了下來。把手邊一大杯的水一口氣喝掉。失戀最需要補充的就是水分,這是Candy過去不斷的提醒她的事。在她失敗的戀情裡,Candy總是扮演救贖的天使,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現並給她當頭棒喝,
 
「Candy,你覺得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呢?」Ferry說這句話已經是第23次了,這個數字剛好也代表著失敗的戀情,只是這次,被劈腿是頭一遭。

 說到底,Candy不是什麼出色的美女,但Candy的聰明伶俐讓她的魅力無遠弗屆,不論是現實,或者網路。Ferry永遠沒辦法理解,Candy的優渥資源到底從哪裡來?論外型她比Candy還要占優勢,可是好像印象中的Candy沒有什麼感情的問題…

  「講多少遍了?讓他過去…」Candy啜了一口咖啡,就像一個情場老練的高手,她說。「下一個也許不會更好,但絕對比你這次的好上千百倍!」

許久,兩個女人陷入了沉默。

「你不會明白,劈腿的人跟被劈的人到底誰才是這場遊戲真正的贏家。」Candy淡淡的說。

***
「嗶嗶!」Candy的手機響起,是簡訊。

Candy根本懶得打開手機,接連這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個男人,大概突然良心醒悟了,最近狂傳簡訊給Candy,連msn都沒放過!

(別以為msn的狀態改成那樣我就會原諒你…)

映入眼簾的,是那個男人的狀態:

傷害一個人只要很短的時間,但是要她原諒你卻要花一輩子的時間

(反正我跟你沒緣分…)
Candy把筆電關機,窩進棉被裡。想起那個男人在她的生命中烙印下的傷痕,至今沒辦法抹滅。她下意識地把棉被拉了起來,這是自從明白那個男人身心都背叛自己以後養成的習慣。

但隨即,她轉而微笑。
隨手抄起了手機,黑暗中亮起燈的桌布背景是一個笑得燦爛的男人。
那是她現在的心靈支柱,Terry。輕易取代那個天殺男人的地位,他像供奉女神一樣的寵愛著Candy。

然而,Candy除了Terry以外,還有其他的男人在支持著她。
自從走出了那個天殺的男人,她發覺了另外一個自己。生活圈就像魔術一樣,一瞬間變出了好多種的可能。她技巧性的跟每個男人保持距離,誰也別想控制她,也別想就這樣停掉她的腳步。

那個男人曾說,自己是風。而曾經,Candy想當阻擋那陣風的牆,但顯然比起那位仁兄,她似乎不是專業的堆砌者。反而,被風的傷害吹垮了牆。Candy明白,這堵牆不會在那個水淹火燒的地帶重新被建起,她會在某個她覺得值得投資的地段上重生。

(早該是這樣了…)Candy臉上難解的微笑,讓手機裡的簡訊與電話更加多了幾分難以猜測的氣氛。

***

「兩杯紅茶」Ferry跟服務生點了飲料。

Ferry又再度找上了Candy。她這次要讓Candy看那個劈腿她的男人後的情婦長什麼廬山真面目。

「就是他!Candy!」Ferry指著落地窗外一個男子。等到眼睛聚焦以後,Candy噴出了她剛喝下去的紅茶…

是那個男人,那個讓他永生難忘的男人。旁邊站著誰她早就自動忽略了…

(他是什麼時候跟Ferry認識的?在我之前還是在我之後?)

掩飾不了心中激動的情緒,她根本忘記自己是怎麼走出去的。
當她回過神的時候,手上的紅茶早已在那個男人的身上恣意地奔走竄流。

「Candy!!」Ferry一臉驚嚇地看著自己的好友做出這樣的舉動,雖然不明白Candy怎麼會這樣激烈,但看到那個男人狼狽的樣子,心裡有很強烈報復的快感。「你不需要為我這樣…」

「清醒了?」Candy轉頭跟那個嚇到不知所措的無辜女孩說。「這個男人如果是值得你在這浪費時間,我也就不會浪費一杯茶了知道嗎?」

假裝瀟灑離開的Candy,獨自背負著只有自己知道的羞恥真相離開了現場。
直到她的眼淚掉下以後,她才了解到原來那個傷疤一直沒有好過。

(他怎麼還是能夠傷害的了我?…不是已經決定要忘記了?)

午後的陽光,和煦地照著,但似乎沒有照進Candy需要重新被溫暖的那塊幽暗發冷的區域裡。

***


最終,心底的傷痕沒有被修復。
另外一半的空洞,在哪裡??(圖/陳明鈺攝)

 

一通電話的掛上,Candy揉過自己深鎖兩個小時的眉心。

沉醉在曖昧中的人阿!怎麼可以這樣呢?

前一秒鐘還那樣甜言蜜語, 後一秒鐘翻臉不認人,總是因為自己想的太多,然後患得患失。有時像個白癡一樣,為對方沒有即時的回應而不斷猜忌著對方是不是不想理自己?然後一直想要找尋跟那個人接上線的所有方法,已經不管到底自己在幹嘛,反正就是要強迫自己一定要做點什麼,在這個曖昧的局勢裡誰也不想當那個被掌控的那一方。

Terry也是如此。這個意圖要扳倒Candy的優勢剛剛做了最失敗的出擊。他質疑了Candy下午不接電話的動機。

一瞬間,Candy覺得好累。纏鬥在跟這些他與她與他的關係中,她其實明白自己才是最累的那一個。

因為,人是自私的,每一個相處都是一場計較情勢的戰鬥。
想到這裡,Candy終於明白:

劈腿,不是對兩人感情的背叛
是對自己感覺的忠誠。
是對自己的愛情忠誠。

根本沒有對錯。

然後她拿起手機,打了一通簡訊給那個男人。

「我原諒你了,然後,沒有然後。」

Candy送出了簡訊以後把那個男人的所有聯絡方式全部刪除,Terry也是,其他男人們也是。

「啊!明天會是一個好天氣呢!」Candy笑著看向窗外無雲的天空,今晚過後,不會再有陰霾,她如此相信著。

 

記者 陳明鈺
對事物有明顯的感知 會思考 可是有時候不善言詞 如果這是必然的過程 終將無法逃避  我會努力!!   我是陳明鈺 希望你忘記我的名字   但記得我的每一篇作品
記者 陳明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