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單眼皮戀情 顛覆傳統

《我愛單眼皮。SEPET》電影表現出各族群共同相處幾十年,在這些光陰的沖蝕之下,很多文化早已融入相互滲透在一起。雖然如此,種族之間依然存在著鴻溝與分歧,歧視與不平等的問題仍然可見。因此導演絲敏阿莫藉由這部電影反映出馬來西亞社會之間的矛盾現象

單眼皮戀情 顛覆傳統

記者 張國鍵 報導  2009/10/11

 

電影海報中的男女主角以樸素的服裝和姿態呈現,正是導演雅絲敏阿莫的創作風格。
圖片來源:《我愛單眼皮》官方網站

 

 

SEPET,在馬來語中是單眼皮的意思,也是這部影片的名稱。導演以單眼皮做為電影名稱,主要是用來形容電影中的男主角Jason,身為馬來西亞華裔的外在特徵。而電影中描述一段跨越種族的愛情,一位愛上單眼皮男孩的馬來女孩。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在哈佛大學畢業發表演說時,曾說過這麼一句:「人類三十億個基因庫中,類似性超過99.9%。不同膚色、高度、廣度,但我們之間的差異盡是如此的微小。」這句話聽起來似乎非常耳熟,但是人類社會目前遭受到最大考驗之一,就是種族主義與族群歧視。馬來西亞導演雅絲敏阿莫刻意把大馬種族多元的現象拉到鏡頭前,透過電影愛情故事反映出馬來西亞不同族群之間即是如此的鄰近,卻又是如此的遙遠。《我愛單眼皮。SEPET》電影表現出各族群共同相處幾十年,在這些光陰的沖蝕之下,很多文化早已融入相互滲透在一起。雖然如此,種族之間依然存在著鴻溝與分歧,歧視與不平等的問題仍然可見。因此導演藉由這部電影反映出馬來西亞社會之間的矛盾現象。

 

 

異族通婚少見 原因在於宗教
 

電影中,男女主角在湖邊談情說愛的畫面。圖片來源:《我愛單眼皮》官方網站


《我愛單眼皮。SEPET》的電影中,導演刻意以不同種族和語言的角色來呈現,間接地反映出馬來西亞的社會狀況和語言的複雜性。在主角的搭配上,導演大大顛覆馬國人民傳統觀念,利用跨族群的方式來表現。無論是愛情或是親情、友情,都以不同膚色的角色進行飾演,可看出導演想要藉由電影譏諷馬國人民種族之間的隔閡。男主角Jason是一名華裔青年,在路邊擺攤子販售翻版DVD,而女主角Orked則是一名清秀的馬來女生。有一天Orked和一位印度朋友來到Jason的攤子,在購買金城武的光碟時認識了Jason,不久後兩人便沉浸於彼此的愛戀當中,開始交往。在馬來西亞,異族交往、談戀愛並不是一項禁忌,甚至是結婚也同樣得到馬國人民的接受,認可這種婚姻狀況的存在。即使大部分人都認同異群通婚的存在,但矛盾的是,這種跨族群的婚姻狀況在馬國還是極為少見。原因除了各族群之間對於自身傳統文化的堅持感較強之外,另一方面就是受到宗教教義的限制。在伊斯蘭教的教義中,與伊斯蘭教信徒交往、結婚,婚後另一半必須改信伊斯蘭教並成為伊斯蘭教徒。除此之外,身邊家人與朋友所施予的壓力和異樣的眼光更是需要有更大的勇氣來面對。因此在這部電影的劇情中,導演以這種既承認異族交往的存在,卻又不鼓勵這種行為的現象貫穿主題,描述這對情侶在過程當中所面臨的瓶頸與波折。

 

 

在《我愛單眼皮。SEPET》的電影中,連續出現不少的衝突畫面,無論是男女愛情間的衝突、友誼衝突、馬新國籍衝突、種族衝突、家庭衝突等等。這一連串的衝突關係除了可以表現出電影的強烈對比,使劇情更為豐富外,然而更重要的或許是導演希望藉由這些衝突關係來喚醒大馬社會沉睡已久的價值觀念。大馬社會應該更深入地思考,究竟以後的方向要以甚麼的姿態繼續前進?或者還是繼續停留於衝突的原點?因為馬國自獨立到現在的六十年間,政經課題持續不斷的圍繞在一些不必要的衝突上,使得一些政客有機會濫用權力與財力,而造成整個社會發展的腳步緩慢甚至停滯不動的病態出現。

 

 

導演背景複雜 題材更為豐富

導演本身是一名變性的馬來籍女生,前後共有兩段婚姻。在雅絲敏阿莫眼裡並無膚色、種族階級之別。她撇開一切傳統守舊和宗教文化上的包袱,極力提倡平等自由的大馬公民社會。導演前後的婚姻伴侶都是異族同胞,第一段婚姻伴侶是印裔同胞,第二段婚姻伴侶也就是現任丈夫則是華裔友族。因此,導演同時也藉由電影故事來述說自己的親身經歷。她豐富多元的背景故事,使其更能利用這點特色,創作出即讓人感動又值得深入思考的電影題材。在《我愛單眼皮。SEPET》的劇情裡,男女主角以英語溝通、男主角與娘惹峇峇的媽媽是以廣東和馬來語交談、男主角和友人則是以廣東和英語再夾雜一些福建話來溝通,充分展現馬來西亞語言的複雜性和族群多元性的現象。這種現象是經歷過好幾個年代的歲月,是多族群共處生活下的產物。然而在這過程當中,許多生活行為和習慣大多都參雜在一起,形成一種獨特的在地文化現象,這也正是導演所要表達的一環。

 

 

大馬政府放手 導演發揮不受限


雅絲敏阿莫今年七月現身於台北電影節,她正忙著為影迷簽名。圖片來源:張國鍵攝

《我愛單眼皮。SEPET》這部電影上映後,得到大部分馬國人民的認同與肯定,也獲得不少國際獎項和參展各大影展。但是這部電影某些片段還是遭受到馬來西亞政府的刪減,原因在於涉及族群和宗教間的敏感議題。然而馬國政府先審後播的制度並沒有因此打擊雅絲敏阿莫的創作欲望,她每年推出的作品更是受到各界的好評。導演以這種在地文化題材做為電影的核心主軸,引起大馬國人的共鳴。電影中的愛情故事更是扣人心弦,因此這位導演雖然受到馬國政府先審後播的制度考驗,依然以堅定的意念創做出馬國政府認為具有「族群敏感議題」的電影。雅絲敏阿莫至今一共創作了六部電影作品,而最近一部在二○○九年上映的《戀戀茉莉香。Talentime》更參與不久前的台北電影節,導演也親自蒞臨會場分享他的創作理念。當時還有一名現場觀眾問提出有關馬國政府對其作品的限制問題時,雅絲敏阿莫則面帶微笑的表示:「他們(馬國政府)已經厭倦我的作品了。」這風趣幽默的回答,換來現場觀眾的笑聲。她主要諷刺馬國政府已經不再限制其作品是否涉及種族和宗教的敏感性議題,使作品所要表達的價值觀念能更全面性的傳達至觀眾而不受阻擾。

 

 


雅絲敏阿莫所編導的電影中,沒有聲勢浩大的排場、男女主角也不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大明星。她的作品以一種簡單樸素的畫面呈現,利用攝影的構圖、色調、光影,再加上精彩的音樂作伴,把觀眾帶入電影情節中的意境,結合風土民情的元素在裡面,還有風趣幽默和感人肺腑的故事劇情,使得觀眾更能感同身受。
然而正當這位導演的作品得到最高讚賞之時,在二○○九年七月二十五日這天,大馬媒體傳來一個震驚大馬人民和雅絲敏阿莫影迷的消息,也就是雅絲敏阿末因突發性中風而與世長辭。這項消息傳開後,許多影迷都難以接受。誰也無法料到在剛上映的二○○九年最新作品《戀戀茉莉香。Talentime》竟是雅絲敏阿莫的最後一部電影作品。儘管這項壞消息對觀眾來說是一大打擊,但是已成為鐵一般的事實。觀眾更應該更深入去詮釋導演作品中所要表達的意義價值所在,更融入生活當中,以和平共處的姿態向前邁進。

 

 

《我愛單眼皮。SEPET》電影預告片

 

 

大馬導演雅絲敏阿莫逝世消息

 

記者 張國鍵
記者 張國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