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NBA在台北,我在小巨蛋

台灣籃壇歷史性的一刻, 我人在現場,也不在現場。 那只能是我夢中的對決。

NBA在台北,我在小巨蛋

記者 李志豪 文  2009/10/11

那一天,學長開門進來說:「有一個去台北小巨蛋拍活動記錄的機會,要不要去?」小巨蛋耶,最近除了台灣天團五月天的演唱會,還有什麼活動需要攝影師?剎那間,天色突然一黑,我腦中靈光乍現,不禁輕輕地用食指托著眼鏡脫口說出,「媽撒卡?!」是的!所有線索在黑衣人學長的微笑下一一釐清,真相只有一個,美國職籃NBA來台熱身賽!

  

NBA台北賽人山人海。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人生能有幾次在NBA場地上跑跑跳跳,不去怎麼對得起那日日夜夜追球賽的過往。不要考慮太多,只是平常的例行賽都可以裝生病在寢室開電腦觀戰,球星近在咫尺的機會如果輕易錯過,爹娘都會不承認有這個傻兒子。

 

時間是十月五號凌晨零點零零分,那個時候的我必須在台北待命,於是行李上手,器材上肩,跟著中秋節返鄉的人潮回到台北。不得不說一下國道客運真的很不體恤民生,明明人潮這麼多,還說不賺錢需要漲價,怎麼油價回跌的那一陣子沒有跟著調降票價。在客運站等了一個小時,看著三班客運來去,我總算是在七點的時候踏上回台北的旅途。

 

「中秋佳節,北部地區雲層濃厚,想賞月的民眾可能要失望了。」電視裡,氣象主播說著掃興的話,報出討厭的颱風消息,這個時候的我還在擔心著熱身賽會因為颱風的登陸而取消,畢竟這次來台的比賽要是再取消,台灣的球迷就真的要搥心肝了。在八年前,NBA巨星也曾要登台表演,偏偏就在啟程的幾個禮拜前,大鬍子賓拉登麾下的小鬍子們脅持了幾架飛機,讓雙子星大樓成為世人追憶的紀念碑。理所當然的,球星們在那種敏感時刻也不可能來台灣了。

 

時間快轉到十月四號晚上,那是個雨滴要下不下的夜晚,至少在我出門前是這樣。我冒著偌大的風雨,以時速三十公里的推進速度前往小巨蛋,路上的車輛一台一台呼嘯而過在這下雨的夜晚,我心中默念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

 

有句話說風雨生信心,在小巨蛋的屋簷下,卻聽到野貓聲聲吶喊賊老天。我循聲找到小黑貓,小黑貓濕淋淋的身軀不時的寒顫,我想靠近撫摸牠,牠卻不領情地後退了好幾步,我用著深情的眼眸與磁性的聲音對小黑貓說道,「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敏感的肌膚感受到一旁的路人帶刺的不屑目光,我亦不甘示弱的瞪回去。肅靜的騎樓詭異的揚起一陣風,頓時風沙滿天,耳際響起惱人頌聲,「沙很大,沙不用錢;沙很大,沙不用錢……」

 

就在我跟小黑貓還在玩著瞪眼遊戲時,敦化北路旁一部休旅車緩緩停下。兩個類人型生物快速的跑到騎樓下躲雨,牠們全身漆黑、雙眼發亮,應該是人類腰部的地方卻鼓起方形大包。兩個類人型生物動作敏捷,身影在我眼前急速放大,我深深地吸了口氣,雨水的腥臭在鼻腔裡迴繞,我的老天,是一起來拍攝活動的好友甲和好友乙!

 

下著雨的夜晚能見度低,遠遠望去,光線的能量無法充足折射回我的雙眼,兩名好友於是從彩色的人生變成黑白的。腰部鼓起大包是為了怕淋濕器材,將攝影包背著再穿上外套,攝影機幾乎是傳播人的命阿!話說好友甲乙都出現了,那還有一個好友丙在哪裡,當初說好的是帶著兩台機器,分兩班人輪流作業的,怎麼都沒看到呢?難道台北這個大迷宮將他拐到一個充滿血腥、殺戮、黑暗的異世界,難道從此以後他要靠著伸縮自如的腳架,去面對熱帶森林的毒蛇、熾熱火山的飛龍、寒冰極地的巨鯨!一旁的路人鄙視的眼光再度刺到我敏感的肌膚上,我這次看清楚了,原來好友丙一直在我身邊。

 

人都到齊了,我們卻不知道該怎麼進入小巨蛋。好友乙從他神奇的三次元口袋掏出高科技神器,可以打破距離限制,訊息的傳遞捨去有溫室氣體危害的狼煙烽火,歷史的里程碑,「諾基亞3310!」我們順利的連絡上小巨蛋裡的工作人員。

 

空蕩蕩的場館,台灣的協辦公司在確定細節,大學生攝影團隊在調教攝影機,蚊子在尋找飽餐一頓的機會,我何其有幸成為這一切的參與者之一。站在燈光下環視全場,我想像四天後的比賽就是在這裡展開,我感到熱血沸騰了!

 

攝影是一場戰爭,攝影師就像狙擊手,要尋找一個好的狙擊點才能保證達成任務,我找到了一個優良的攝影點,那代表我成為了不錯的攝影師嗎?不,這只是剛開始。這個優良的攝影點只是保證我們體力不濟時,有一個溫暖的地毯抵禦堅寒的地板,我們能好好的偷懶補眠。

 

時間又快轉到十月五號的早上七點。就在五小時前,器材一一的運到小巨蛋卸貨碼頭,包括讓台灣媒體大書特書的,美國空運來台NBA級加拿大楓木地板!在這幾個小時當中,場地只架好了兩邊的懸吊式音響。攝影團隊卻已經兩眼呆滯的啃著麥當勞早餐,就在禁止飲食的小巨蛋看台。預計八點拼裝的地板,延遲到下午兩點才開始動作。撕開封膜的瞬間,木板的香味溢散在空氣中,我彷彿聽到球鞋摩擦地板的磯磯聲,彷彿這聲音不是錯覺,那裝地板的外勞就穿著工作鞋隨意踐踏地板。不!那是多少少男心中的聖地,怎容你隨意的污辱。我一個箭步向前,身影左右晃動迷惑所有人的目光,輕輕一躍,我也污辱了聖地!

 

時光又一直轉一直轉,地板裝好了,不過延誤了四個小時。兩邊的廣告貼好,籃框就定位,旋轉式廣告看版設定完成,地板上的LOGO服服貼貼。就在我半夢半醒間,NBA台北賽的場地就這麼好了。快速收好攝影器材,踏出小巨蛋回學校,攝影大哥累了。

 

十月八號,比賽開始,我在寢室睡覺。因為意氣用事,拋棄了入場機會。十月九號,報紙爭相報導,球迷無法自拔,爹娘嘲笑傻兒子,傻兒子含著眼淚打著作業。NBA在台北,我在小巨蛋,沒有看球。

 

記者 李志豪
  台客、諧星、機車人。 生不出優美的文字, 只會自以為幽默的評論。 人生不要太嚴肅, 寫新聞也要說笑話!
記者 李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