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花落

繽紛的色彩活潑地在四周點綴著,空氣中花香瀰漫;第一次的邂逅,是在熱鬧喧嚷的假日花市。

花落

記者 林忻 文  2009/10/11

 

我們在繽紛的花海中相遇。(圖片來源/flickr)

繽紛的色彩活潑地在四周點綴著,空氣中花香瀰漫;第一次的邂逅,是在熱鬧喧嚷的假日花市,你說,熙來人往之中,你一眼就看到我;而我,從那天起,目光就再也無法從你身上移開。即使說來肉麻,但那時我想,所謂的一見鍾情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相戀後,我們展開了甜蜜的同居生活,與你的一切是我從來都不敢想像的。一直以來我都是孤身一人,但從來不覺寂寞,反而滿足於自由自在的生活;看著旁人帶著一絲憐憫的神情望著我,一股厭惡的感覺油然而生,他們真是膚淺至極!但是你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我的世界,從一個人變成兩個人,只要在你身邊就能感受到溫暖,我似乎看見了幸福的輪廓;即使最單純的快樂,往往是曇花一現…

 


懷著星夢的你,平常最喜歡在家裡哼哼唱唱,然後歪著頭,問我唱的好不好,我總會用深情的一吻作為答覆。一年前,你的事業開始走上坡,在演藝圈嶄露頭角,雖然一方面替你感到開心,但是隨著五光十色的新生活到來,也不禁感到一絲憂慮,但我仍抑制住心中的不安,靜靜地在你身邊鼓勵你。新電影開拍,身為男主角的你讓我跟著到片場,我自私地認為,這是你為了安撫我的不安,貼心地對大家宣誓我們之間的關係,儘管同劇的女主角是那麼迷人可愛,那一刻,我只知道我的臉上寫滿勝利與驕傲。

 


這一年過得很漫長。你在工作繁忙之餘,仍對我寵愛有加,你總會溺愛地對我傾訴甜言蜜語,說我是你最可愛的寶貝,說你是全世界最愛我的人,但是隱隱約約,我知道你漸漸地在改變。那天,你的手機在桌上無聲的震動著,當我看到來電顯示時,腦子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寶貝 來電」

 

我的肺好像破了一個大洞,氧氣漸漸在流失,彷彿有一個世紀這麼久,我忘了怎麼呼吸;當我回神之際,手機已經停止震動,死氣沉沉地躺在桌上,螢幕閃著微弱的光芒…「您有一通未接來電」。當你查看手機時,我佯裝鎮定,沉默不語看著你,但你只是背對著我,不多加解釋。

 

 

我試圖告訴自己,只是一場噩夢罷了,但是來電顯示的畫面就像生了根的藤蔓,爬滿我的腦子,緊抓著我的思緒。之後幾次跟著你到片場,偶然聽到工作人員的耳語,說你跟女主角的關係不單純;看著你跟女主角對戲,深情款款的模樣,我就像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賞了一巴掌,心痛又難堪,但是我仍然說服自己,這是為了新戲炒新聞,不對我說,是為了不讓我有多餘的擔心。

 

 

新戲爆紅,你成功地打出知名度,迎面而來的是接不完的戲約與唱片約,因此你在外工作的時間,開始比在家的時間還多,忙碌的你也不再讓我跟你去工作了,比起我,經紀人彷彿與你更親近。不過細心的你,即使回家時間越來越少,還是會拜託朋友隨時來看看我,因為你知道舉目無親的我,少了你就一無所有了。你在家的時候還是會跟我分享心事,遇到挫折時會抱著我對我訴苦,只是這樣的時間變得少的可憐,短暫到我常常懷疑這到底是不是夢。

 

 

報章雜誌上,紛紛出現你的八卦新聞,天花亂墜的報導,明指暗指地說你身邊的女人一個換一個,但你從來不對媒體承認戀情,對於這些報導,我剛開始難以接受,常常對著報導暗自流淚,但是我還是選擇相信你,從來不問你這些報導的真假。日子久了,對於你的花邊新聞,我已經漸漸感到麻木,只是太常一個人待在冷冰冰的屋子裡,也很難再有什麼其他感受了;雖然你仍然溫柔,但現在即使貼在你的胸膛上,也感受不到你堅定溫熱的心跳。

 

 

這一天,悶熱的午後,我懶洋洋地攤在沙發上,因西曬而蒸騰的熱氣,擾得我心煩意亂,提不起精神,這時突兀的開鎖聲從門口傳來,我像往常一樣精神一振,滿心期待你的身影從門後出現,也暗自希望別再是你派來探望我的朋友;門一開,映入眼簾的果真是你,你的臉上有許久未見的容光煥發,我開心地用我最快的速度跑到門邊,但是看到你身後的女孩,我全身動彈不得;這個女孩,我曾在報紙上見過,是你最新的緋聞女友。你對我介紹,她是你一個朋友……嗡嗡嗡,後來你說的話,我一句都聽不進去,複雜的心情,我根本分不出來是憤怒還是哀傷,不等你說完,我怒吼了一聲,衝過去賞了那個女孩一巴掌,並且開始將這幾個月來所承受的情緒發洩在女孩身上;場面頓時失控,夾雜著女孩的尖叫聲,你慌張地試圖將扭打的我們分開,聽見你緊張惶恐的聲音,我開始冷靜下來,往後退了幾步,只見那女孩紅通通的臉上,滿是抓痕與淚水,髮絲凌亂,你滿臉心疼的安撫著女孩,並且轉身訓斥我,大聲責罵我太過份。你從來沒有這麼兇的罵過我,頓時,我明白我們之間再也不可能像從前一樣了,痛苦與羞辱一時全湧上我的心頭,週遭的空氣彷彿被擠壓變形,讓我一秒都無法繼續待下去,因此我一股腦地往外衝,腦後女孩的哭聲及你的呼喊,都變得好渺小、好渺小……

 

 

「妳是我最可愛的寶貝」、「我永遠愛妳」、「我會照顧妳一輩子」這些甜言蜜語,言猶在耳,每天每天,就像被下了咒似地縈繞在我耳邊,每一句都毫不留情地諷刺我的自作多情;我又回到了一個人的日子,但是心情卻再也不如以往自由自在,河堤、小巷、荒地,我盡找些人煙稀少的地方徘徊,怕被其他人看見我臉上堆滿的狼狽與愚蠢的悲傷。日子久了,我那了不起的自尊心逼著我回到原來的生活,戴上面無表情的面具,我驕傲冷靜地看著這個世界,但心中滿是失落與空虛。

 


時間過得飛快,春天又這麼無聲無息地來臨,無意間,我晃到當初相遇的那個花市,百花依然芬芳美麗,只是人事已非,這片千紅萬紫的花海,勾起的是我濃濃的心酸…

 

 

「瑪丹娜!」

人聲鼎沸的市集中,突然從身後傳來你的聲音,呼喚著我的名字;我的心頭震了一下,一瞬間,與你的回憶全湧了上來。我回頭,只見又驚又喜的你,身邊牽著一個我從沒看過的美麗女人,快速地朝我走來,那女人一臉疑惑的對你說…

 

 

 

 

 

 

 

 

 

 

 

 

 

 

 

 

「咦~瑪丹娜,不就是你之前養的那隻貓嗎?」


再次相遇,你身邊又換了一個人。(圖片來源/flickr)

 

 

 

記者 林忻
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無數個年頭,開始往傳播的道路前進。未來,路上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風景,也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岔路,但是要常常提醒自己,be myself!
記者 林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