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一句話的思念

如果可以的話,下輩子還想繼續當家人。

一句話的思念

記者 陳柏全 文  2009/10/11

有人說過
這輩子當家人的
上輩子一定互有關係在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我希望
下輩子還可以繼續當家人

 

 

難得可以拍到爺爺的正面,他通常看到照相機就跑得遠遠的。
(陳柏全/攝)

 

 


阿公,你最近好嗎?
天氣冷了,記得要多加件外套。
雖然我們之前的距離大概只有兩百公里,
甚至一通電話就解決了。
但請原諒我,
並沒有辦法時常回去陪你。
但我想用一句話,
表達這些年我對你的想念。

 

 


「對不起」
小時候,我知道你很疼孫子們,而那時候也不懂事,想要什麼就要求要買什麼,渾然不知錢有多難賺,花了一堆錢在玩具上面。每次跟你出去時,總會帶點東西回來,雖然心裡仍然有愧疚感,但買東西時早就忘光光了。我知道你希望我們頂天立地的做人,至少做到不偷不搶;但我在小三時辜負了你的期望,為了跟同學玩電動,偷偷地拿了老媽的錢,後來回家被老爸打得好慘。你聽到消息了以後,居然只跟我說:「要錢就跟我說,我一定會給你,不要去用偷的。」聽得讓我一直流眼淚,對不起。

 

 


阿公,你最常跟我說過
要不是你沒有受教育的話
然後家裡又不是作生意出身的
你今天所賺的錢絕對不只這些
那些什麼郭台銘、王永慶等等的
所賺的錢絕對不會比你多

 

 


我相信你說的這些話,從小到大始終沒有懷疑過,這個家是靠你撐起來的,沒有了你,不會有這個家。你絕對是一位不出世的生意奇才,雖然從小就是單親家庭,小學三年級就沒辦法再受教育。分家之後靠著打零工賺錢買牛,買到足夠的牛之後開始做牛隻生意,靠著一雙腿走向有錢賺的地方,有利潤就賣,沒利潤就回來,最高到南投山區,最遠跑到台南。在全國的牛墟逐漸歇業後,你看到了檳榔的商機,雖然自己沒有種檳榔樹,但卻想盡辦法承包別人的檳榔樹,迅速累積財富,由此賺進現在大部份的財產,包括一棟房子。

 

 

 

檳榔樹是以前台灣重要的經濟作物,但卻也淪為破壞水土保持的作物之一。
(圖片來源:
http://yuhi.idv.tw/

 

 

 


「對不起」
為了我國中時的不成熟。我從國中就開始住宿舍,記得國三有一次麻煩你去正心載我時,那時還沒換新車,那一輛十幾年的老貨車開始鬧彆扭,瘋狂熄火發不動,你一直關切著車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但我卻只關心到我的同學有沒有經過,有沒有人注意看這邊,感覺非常丟臉。好不容易發動了,但卻走不到五公里,在停紅燈時又熄火了。我們一起下來把車移到路邊,打電話叫修車場過來拖車,而你也是很貼心麻煩要回家的老爸過來先載我回去,你自己留在那邊等修車廠的車。回家之後,我把我自己關在房間中哭,因為很丟臉而哭,而你過來安慰我,叫我該去吃飯了,但我當時沒有理你,對不起。

 


阿公,你說你一生最遺憾的
就是只讀到國小三年級
但你卻希望你的小孩子們
能夠繼續讀書
因此就算是借錢
也會讓他們繼續讀下去

 

 


我想,你雖然沒有讀過書,但卻有生意人的頭腦。因為你在賣農產品時,很少經手中盤商,只會去詢問中盤商價格,藉以調整價錢。在竹筍沒市場時,你當機立斷砍掉所有的竹筍,開始種柳丁;而當大家在一窩蜂種植柳丁時,家裡的柳丁就差不多可以生產了,之後的柳丁滯銷期時,你卻已經先找買家,並且談好價錢,所以沒有受到市場太多的影響。

 

 


「對不起」
高中之後,回家的時間更少了。常常都是一兩個禮拜一通電話,草草交代一些事情,一些基本的問候就帶過去了。每次跟你說了要回去,但有時卻晃點了你,臨時因為有事又耽擱了,或許這種理由你二十年前常常聽到,但現在卻要再聽一次。你的兩次開刀,我只去過一次,也只待了一天罷了;甚至第二次的大腸癌去腫瘤手術,當我知道時,你卻已經出院了。這麼大的事情,長孫卻只能被蒙在鼓裡,雖然說不想打擾我的學業,但我還是不喜歡這樣。

 

 


阿公,你說以前的日子非常難過
除了睡在人家的廚房外
還要常常被欺侮
連奶奶懷爸爸時都要去幫忙工作
所以你希望我們要珍惜
珍惜現在所有的一切

 

 


我想,我們知道的,知道你到現在有多麼辛苦。你從以前就要擔心,擔心今天的東西賣不賣得出去,擔心家裡的小孩好不好,擔心母親有沒有病痛。到了現在,你一樣在擔心,擔心姑姑的工作到底穩不穩定,擔心每一位孫子過得好不好。你的脾氣依舊很倔強,但年紀的衰老卻是隱藏不住,而多年的糖尿病,更是折磨得你越來越瘦,即使是越吃越多…。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是在你的關懷中長大。當時,正面所看到的,都是你充滿關心的眼神與堅毅的臉龐,感覺天塌下來都會有人擋著,但卻看不到,背面那一根根逐漸冒出來的白髮。直到,長大後的某一天,從背面看你時,才突然驚覺,為什麼白頭髮那麼多了?才知道,原來你變老了。現在,你已七十了,之前聽你說過,「七十歲之後,搭公車不管到哪裡都可以半價,所以想要找一段時間,純粹只搭公車四處玩。」這或許是開玩笑口吻也不一定,但我很希望你能實現它,畢竟,現在還有這種想法非常難得,想到就去做吧!

 

 


現在,從每一通電話裡面都可以感覺得出你的疲態,雖然一直希望你好好的休息,但你始終都放不下田裡面的東西,「我不去看那田怎麼辦,賣人嗎?這是我跟妳奶奶用一輩子去掙來的,絕對捨不得賣掉。」所以就算只是去除除草或看看自己的農作物也好,你也一定要每天去田裡面報到,其實當作去運動也不錯。還有,就是盡量阻止奶奶繼續做工下去,錢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夠用就好了,你們都賺了一輩子錢了,到那麼老了還想替人做工,真該好好享清福了。

記者 陳柏全
我是陳柏全,因為些許意外所以被叫做鴨子,     當然我比較喜歡大家叫我鴨哥,出身於雲林     ,畢業於天主教私立正心中學。無意中踏入     了傳播這個大領域,我喜歡影像的東西,無論     是電視、電影或拍照,最大的希望是大學四年間     能拍出一部感動人心,能讓人歡笑也能賺人熱淚的     影片,歡迎喜歡電影的人可以找我討論呦!!!          
記者 陳柏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