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

韓流來襲 迷文化新色彩

這一群Super Junior迷手持著藍色氣球、舉著韓文海報、喊著韓文口號,讓金曲獎頒獎會場頓時吹起一陣韓風,成為典禮後的一個討論焦點。

韓流來襲 迷文化新色彩

記者 陳怡 報導  2009/10/25

金曲獎頒獎典禮當天,小巨蛋觀眾席擠滿了舉著寶藍氣球的Super Junior歌迷。攝影/陳怡



金曲獎一向是台灣流行音樂迷最關心的頒獎典禮,二OO九年的金曲獎頒獎典禮,也毫不例外地引起大量關注。前往現場為支持歌手加油打氣的樂迷們塞滿小巨蛋,而在五光十色的加油海報和燈牌當中,最顯眼的無非是二、三樓觀眾席上那一大片的寶藍色人海。

這一群Super Junior的歌迷,手持著藍色氣球、舉著以韓文書寫的海報、用韓文喊著加油口號,讓金曲獎頒獎會場頓時吹起一陣韓風。Super Junior得到的尖叫聲壓倒前來領獎表演的所有藝人,全場恍若置身Super Junior演唱會,這份震撼人心的狂熱,讓歌迷意外成為會後討論的一大焦點。


寶藍海洋 約定俗成的默契
氣球上寫著的「E.L.F」字樣,是Super Junior迷共享的名稱。攝影/陳怡

 二OO五年以十二人超大型男子團體之姿在南韓出道的男子偶像團體Super Junior,在二OO六年改組為十三人後,曾兩度訪台參加金曲獎及台韓友好演唱會,在台灣小有人氣。今年夏天,Super Junior最新主打歌〈Sorry Sorry〉爆紅。不但在網路上掀起一波模仿風潮,台灣綜藝節目《全民最大黨》也不落人後,將搞笑版〈Sorry Sorry〉舞步搬上節目,立刻成為大街小巷討論的話題。也讓原唱Super Junior在台灣知名度大開,迅速累積了大量的支持者。隨著六月份Super Junior再度應邀來台參加金曲獎頒獎典禮,一群以「E.L.F」自稱、以寶藍色為代表色的Super Junior迷,為一睹真人風采,紛紛出動,展現了龐大的數量和團結的景象。而透過媒體的報導和轉播,這種特殊的迷文化現象,也吸引了台灣閱聽人的目光。

Super Junior的歌迷名稱「E.L.F」,縮寫自官方的歌迷組織Ever Lasting Friends,以歌迷是Super Junior「永遠的朋友」之意,連結了迷和偶像間的關係;而由Super Junior專輯中一首名為〈寶藍色〉的歌曲,歌迷發展出所謂的「應援色彩」文化,以寶藍色做為Super Junior的代表顏色。在演唱會等場合,歌迷會穿戴寶藍色的物品,或以手持寶藍色氣球、螢光棒的方式,表達對偶像的支持,同時也透過寶藍色物品這個外顯特徵,表現自己身為一名「E.L.F」的身分,在Super Junior的迷群團體當中,這樣的行為是一種歸屬感的表現,不足為奇。

事實上,不只是Super Junior,二OO九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與Super Junior搭乘同班飛機訪台的韓國男子偶像團體SS501,在台灣也擁有廣大的支持群眾。當歌迷前往機場迎接SS501時,他們會選擇穿上薄荷綠色的衣服、攜帶綠色的氣球與海報。這一群被稱為「TripleS」的歌迷,與同時在機場等候偶像的Super Junior迷分庭抗禮,雙方對於彼此的身分和立場都心知肚明,他們很清楚地知道如何透過顏色分辨自己的同儕迷群:寶藍色的Super Junior、薄荷綠色的SS501、朱紅色的東方神起、橘色的神話……顏色和名稱在喜愛韓國偶像團體的迷群當中,可以說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現象。
 

Super Junior的歌迷以寶藍色氣球和藍色掛報迎接偶像到來。攝影/陳怡


SS501歌迷後援會特地訂製綠色制服,表現他們對偶像的忠誠。攝影/陳怡

 

 

想像的共同體 相互督促與牽制
「我剛開始覺得這有點瘋狂!」今年才開始喜愛Super Junior的交大傳播與科技系學生樂嘉妮描述,最初知道Super Junior的歌迷有屬於自己的名稱和色彩時,有點無法理解,並且認為可能是經紀公司賺錢的一種方式:官方透過規定歌迷應援方式,來進行相關商品的販賣行為。

然而無論是不是唱片公司的刻意操作,在迷群投入偶像崇拜的過程當中,往往會自然開始進行一種意義解構和自我認同的過程。大部分的歌迷傾向於接受既有的文化,對他們來說,無論名稱或顏色,都屬於偶像的附屬品,無涉於他們對偶像的喜愛,認為「無論名稱、顏色、口號,只要(支持團體中的)成員認同,不管怎樣都接受。」透過實際與其他歌迷的交流,這些表面的符號開始被以不同的解讀方式觀看,顏色和名稱不再只是對某一特定迷群指涉的符號,而被加諸了情感上的意義。Super Junior迷的xinyu就認為,這是一件令人感到驕傲的事,對分散在各地的歌迷來說,這些代表喜愛歌手的符號,甚至像一種信物:「如果是在路上看到,會覺得很激動,好像看到朋友一樣。」

這樣的一種共感,接近於民族主義「想像的共同體」概念,同一個民族的人民,或許實際上互不相識,但由於共有一個血統而產生民族共同體的想像;而在Super Junior橫跨韓國、台灣、日本等地的歌迷團體中,大家即便不認識彼此,但由於擁護相同的偶像、擁有共同的認知或經驗,自然會產生一體的感覺;共同的自我身分認同,如「E.L.F」之於Super Junior歌迷,也會讓團體中的一體感更為緊密。

當歌迷之間彼此產生了凝聚力,為了維護共同的形象,迷群中也常出現相互監督與牽制的現象。xinyu以金曲獎當天為例,提出Super Junior歌迷為了給其他藝人的歌迷留下好印象,互相提醒不能在會場亂丟垃圾;即使Super Junior表演完畢,為尊重後來的其他表演者,大部分的歌迷也彼此約定要等到典禮結束才離開,將來自偶像的約束力量,以團體的凝聚力擴大到最大。

經常於批踢踢實業坊BBS韓國團體歌迷版面活動的L也認為,韓國藝人的歌迷團體對「支持」的行為,更為積極、主動、有組織、有行動力。最近韓國團體2PM隊長朴宰範,因過往的反韓言論受到譴責而退團停止演藝活動的事件中,遠在台灣的歌迷就積極組織聲援活動,以「Taiwan Hottest(2PM歌迷名稱)」的名義集結起來,拍攝了應援影片。目前全世界的2PM歌迷也持續合作,在Twitter平台上以網路串聯的方式,請願支持朴宰範回歸演藝圈。這種串聯合作的動力,除了出自於對同樣藝人的喜愛,迷群間也必須存在相互支持的精神,才有機會順利進行。


由台灣2PM歌迷合作完成的影片《Without Jay, 2PM is imcomplete》
(影片來源/Youtube)

 

 

統一的形象 誰來決定
無獨有偶,Super Junior的成員強仁,日前因酒後鬧事行為,暫時消失在螢光幕前。台灣Super Junior歌迷便發起寫信到韓國,表示對強仁的關心與安慰運動;然而隨後強仁爆發涉及法律和道德問題的酒後駕車事件,歌迷的態度也開始呈現兩極化分布:歌迷支持的限度在哪、是否因為是迷就該對藝人的行為照單全收,歌迷要如何在理性與感性當中做取捨,成為重要議題。迷群在認同團體價值觀的同時,對於個人意識的維護是否還有掌握能力,如歌迷只會一味維護偶像,而無法分辨是非,就很容易被冠上盲目的帽子,招致外界異樣眼光。如Super Junior強仁的這次事件中,就有部分Super Junior歌迷維護偶像的偏激言論,被放大到整個群體延伸為「E.L.F都很不懂事」。個人與迷群,實為緊緊相扣;而在六月的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即使歌迷約定好要有禮貌的表現,實際上在群情激昂的時刻,Super Junior歌迷的瘋狂尖叫聲仍讓許多其他歌手的歌迷大表不滿,批評的聲浪自然也是針對所有「E.L.F」和Super Junior本身而來;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兩度訪台造成機場大亂、設施損壞的SS501身上。瘋狂歌迷的行為,透過新聞媒體的報導,在一般閱聽人眼中被與SS501的所有迷群畫上等號,迷群中的個人,有時只能跟著這個被統一形塑的框架隨波逐流,迷群中的多數或行為外顯者,則形成一種團體暴力的現象,控制了整個迷群的形象。

歌迷包圍SS501保母車的行動,可能影響社會對SS501歌迷的認知。攝影/陳怡


其實即便是同一團體的迷群,其組成還是有其異質性,當今迷文化的發展面向,也早已脫離偶像崇拜的範圍。對許多人來說,它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提供情緒的寄託與自我認同的場域。韓國偶像團體的迷群文化透過共有名稱與色彩,而產生特有的緊密結構,為迷偶像的行為添加更多情感上的意義。然而卻也更容易形成感性的沉溺,甚至有以團體之名,行少數代表多數的行為。依然在同一屋簷下的歌迷們如何自處、又該如何解決團體中的問題,值得討論;而隨著沒有停歇之意的韓流風潮,這些迷群團體在台灣會以何種趨勢繼續發展,也有待持續的觀察。

記者 陳怡
我是陳怡,好記的名字、吵鬧得像麻雀一樣的性格,大一到大三總是活動不斷。 意外的,唯一能夠讓我安靜下來的是寫作。   於是我覺得我既外向又內向,我認為那是矛盾而更直接的人說我奇怪。 或許吧? 絕對不願意落後主流,卻喜歡在i-pod裡面放一大堆說了大家也不清楚是誰的歌曲; 在電影台看完所有票房強片之後,還是喜歡一個人去影展看那些根本不會登上院線的電影; 每次都把七九折的暢銷新書買回家,往往還是重複回去讀以前買的書; 比起大合照更喜歡自拍跟拍風景,拍人的時候愛的是他們自然的樣子。   希望這種奇怪對你們來說,可以換成另一個形容詞,叫做「令人印象深刻」。  
記者 陳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