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

多元整合 禮儀服務新詮釋

近年來,喪葬禮儀業出現前所未有的現代化趨勢,禮儀師的出現成為眾所矚目的新興行業,而人們對於禮儀師的了解依舊懵懵懂懂。

多元整合 禮儀服務新詮釋

記者 林乃絹 報導  2009/10/25

「即使是最悲傷的離別,也要留住你最美麗的容顏。」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用一句簡單的話語,清楚明瞭地描述禮儀師的職業目標。近年來,喪葬禮儀業出現前所未有的現代化趨勢,禮儀師的出現成為眾所矚目的新興行業,而人們對於禮儀師的了解仍停留在刻板印象中。


與家屬溝通並協助進行儀式,是禮儀師工作之一。(攝影/林乃絹)



新興服務業 滿足多樣需求
隨著現代化的發展以及歷年來政府政策的轉變,人們對於傳統的殯葬儀式有全新的思維模式。不僅殯葬禮儀由繁入簡,殯葬業的經營型態、從業人員的組成,也受到人群結合形式、生死觀及殯葬政策影響。「現代化的喪葬儀式逐漸邁向專業化、商業化、同時世俗化。」對宗教民俗深入研究的交大人文社會學系教授羅烈師這麼說。殯葬禮儀服務人員,逐漸擺脫社會對於殯葬業者貶多於褒的形象。基於現代人對於往生後的世界的多樣性需求,傳統殯葬業導入企業化與人性化管理,以「專業服務」的特色形成一種特殊的服務業──禮儀師應運而生。

「我是一個從這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的守門員。」在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中具體說明 了禮儀師的角色。而在現實世界裡,「禮儀師是公司和喪家的中間橋樑」國寶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禮儀師陳祥睿這麼詮釋自己的工作。禮儀師總是在人的「生命終點」出現,對於逝者或生者都具有極大重要性,不僅是個輔導者、協調者、更是個陪伴者。禮儀師的角色扮演得體,能夠讓家屬在面對生命轉變的過程中,衍生正向思維。國寶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經理梁信和表示:「一個禮儀師可以讓別人對生命結束有不同的想法,也可以讓家屬在面對死亡的悲慟時沒有遺憾。」禮儀師一職是另類的服務業,工作內容複雜,包含治喪事宜、儀式協調和心理輔導。責任制的工作等同於二十四小時服務,而服務不可重複性以及一次性的特色,都考驗每個禮儀師的專業程度,這些工作特性讓禮儀師與其他服務業更顯與眾不同。


現代化趨勢 禮儀服務變調
從過去傳統葬儀社到現代禮儀公司,喪葬服務的型態已經呈現極端差異。在生死學市場的解放下,以往葬儀社剝削經濟利益、「蓋往生被」搶生意等為人所詬病的問題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人們對於禮儀服務現代化的質疑。首先,專業化的禮儀服務取代了喪家的自主性,儀式的僵化削減了情感的抒發。「專業的套裝服務,讓家屬在儀式中的情感面被壓抑。」羅烈師說明喪葬儀式的關鍵在於生者的情感過渡,然而禮儀師除了協助儀式進行,往往因為過分專業,取代了家屬成為主角。然而,禮儀師則認為過去儀式的主導權在葬儀社,而現在主導權已轉移至家屬。

「以前葬儀社仗著家屬不懂,像黑道一般作生意,沒有談價空間。現代禮儀師是教育家屬喪事如何進行,家屬可以自由決定。」陳祥睿表達禮儀師對家屬的尊重。再者,集團化的企業組織下,延伸出商業化的經營形式。服務人員科層化、殯葬合一銷售策略,使得現代服務在市場經濟下缺乏人情味。「辦理告別式的過程中有爭議,棺木加價的標準未在條約中載明,讓家人心情受影響。」往生者的家屬提起親身經歷,不免感嘆禮儀服務商業性造成的疏離感。另一方面,羅烈師對此卻抱持正面觀感:「商品價格透明化,讓喪葬儀式省下更多費用。」顯示禮儀服務商業化一體兩面的特性。而殯葬儀式的世俗化降低儀典的神聖性,在生死觀改變的現代,凡俗觀點取代神聖權威,個人價值觀逐漸去除宗教色彩,禮儀業者將之視為謀生工具。禮儀人員在行禮過程中制式化的進行服務,缺乏情感的介入,「禮儀人員協辦喪葬儀式就像公關公司在辦活動,同是服務業,只是做事方法不同。」羅烈師舉了生動的例子表達個人觀點。國寶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禮儀師廖明昭反駁外界的質疑:「從事禮儀服務最重要的是一顆心,態度很重要。」強調從事禮儀服務,與人的互動比專業更重要,提供完善的服務,看到家屬的喜悅。若家屬願意把禮儀師當朋友,產生信任感和依賴,是禮儀師最大的成就。

喪葬禮儀的現代化包含了專業化、商業化和世俗化,禮儀服務已經呈現制式的流程。(攝影/林乃絹)

 

用心服務 禮儀師破除迷思
禮儀師的形象,透過影視宣傳和行銷包裝,展現全新的面貌。但大眾對於禮儀服務人員仍存在許多迷思,「大家都會認為我們這行收入很高,可能跟同業炒作有關,其實不是每個禮儀師都有這麼高收入,那是需要用時間來累積。」陳祥睿一語道破外界對於禮儀師高薪的說法。而從事禮儀服務業的壓力,更是超乎人們想像。在人們生命最低潮的時刻出現,面對整個家庭的成員,除了必須協調各方面的協力業者,更要負擔起悲傷輔導的責任,不定時的工作時間必須時時處於備戰狀態。 

禮儀師的工作繁雜,每一份工作都是對個人專業程度的考驗。(攝影/林乃絹)
「在這個行業每天都充斥在悲傷的環境中,會受到每個庭或家屬的情緒感染。這麼久的時間,心情都是 有點低落的。」廖明昭沉重地說著工作帶來的心理壓力,從事這個行業,心情的調適是一大課題。「心態要常歸零,一直用同樣的心態去面對就不會改變。」陳祥睿這麼說。企業化的公司也會安排專業課程,例如悲傷輔導、心理治療等,有助於禮儀師的心靈成長。當然,禮儀師的訓練也是人們關注的焦點。突破過去師徒制的養成,現代化的禮儀公司建立了完整的教育訓練制度。除了提升專業技能,更能確保人員素質一致性。「傳統禮儀從業人員是從『做中學』,沒有制式化的訓練,做錯了也沒有人知道。現在公司會有連串的培訓,是一種制式化的過程。」陳祥睿多年的從事經驗,讓他看見禮儀服務企業的前瞻性。

從傳統走向現代,喪葬禮儀服務由禮儀師接手,正面的形象塑造已經獲得大眾的肯定。無論現代的趨勢如何變化,若能用心瞭解儀式行為的功能與目的,結合傳統習俗的精隨,同時因應時代思想,就能讓禮儀服務創造生命的無限價值。

禮儀師在告別式會場忙進忙出,打理一切細節。(攝影/林乃絹)

 

 

記者 林乃絹
  Hello~我是非專業司法記者林小可^_^ 既瘋狂又衝動地選擇以「死刑存廢」為題,開始這學期的系列報導。 認識自己的懵懂無知,也發現自己的不知好歹, 一次次的深度採訪、資料收集和報導撰寫,總有意料之外的收獲! 無論如何都沒有放棄的理由,因為夢想依然清晰,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麼必定是成為新聞記者這件事:)      
記者 林乃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