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

兩岸學生交流 交大觀點

近年來因為政府對大陸的態度越趨開放,兩岸互動限制降低,海峽兩岸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再加上兩岸的地理位置接近,歷史同質性高,使用的語言也都是華語,即使有口音上的差異,比起其他非華語系國家,溝通互動相較容易。2008年六月,行政院會通過「小三通人員往來正常化實施方案」,在同年十二月全面直航,只要持兩岸有效出入證件的人員,都可以合法進出台海兩岸。兩岸的文化、政治、經濟、人力、技術的互通勢不可擋。

兩岸學生交流 交大觀點

記者 宋宜玲 文  2009/10/25

  

今年九月西安交大舉辦「手拉手,心連心,兩岸同胞情」研習營活動,包含台灣交大、政大、義守等,共計七所台灣學校共襄盛舉。拍照同時台灣的學生還不忘舉起自己的校旗,形成多旗並舉的有趣畫面。攝影宋宜玲


近年來因為政府對大陸的態度越趨開放,兩岸互動限制降低,海峽兩岸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再加上兩岸的地理位置接近,歷史同質性高,使用的語言也都是華語,即使有口音上的差異,比起其他非華語系國家,溝通互動相較容易。2008年六月,行政院會通過「小三通人員往來正常化實施方案」,在同年十二月全面直航,只要持兩岸有效出入證件的人員,都可以合法進出台海兩岸。兩岸的文化、政治、經濟、人力、技術的互通勢不可擋。


兩岸學術交流 擦出新火花
教育單位是比較不具有政治色彩和利益糾紛的地方,兩岸的學術交流也比較單純。台灣有很多公私立大學與中國大陸的大學締結姊妹校,並且不時舉辦兩岸師生學術交流座談。不同的學校,對於處理兩岸學術交流的行政單位有所不同。有些是隸屬教務處管轄,有些則歸在國際事務處,這是很有趣的現象。其中是否有隱含的政治思維,暫且不在這篇談論。

在國立交通大學,國際事務處的安華正老師,專門負責接洽大陸學校。從他桌上直放著五六本厚重的資料夾,其中不乏有大陸地區公文、大陸地區外賓來訪、大陸簽約之學術單位、大陸合約報部等等的分類,不難看出台海往來的密切度。安華正表示,以往兩岸的交換學生都是系對系,一般不會透過國際處。直到今年九月才開始有校對校接觸,但是大陸城鄉差距大,學校素質參差不齊。國立交通大學在面對大陸的大學提出交流邀請時,並不會全盤接收,只會挑揀頂尖大學。「他們的大學程度差異大,我們也是頂尖大學,交流是希望讓我們更好,交流的學校當然需要篩選。」

 

 

2008年上海交大舉辦的文化夏令營開幕式,現場開旗,期許這次文化交流能夠順利美滿。(圖片來源/邱璵芝)

                                  

今年西安交大舉辦的研習營開幕式,西安交大老師授禮給台灣交大安華正老師。(攝影/宋宜玲)

 
       

 

 

台灣交大學生劉峻言在眾人鼓舞下,隨興在交流開幕式上台大秀熱舞,贏得滿堂彩。(攝影/宋宜玲)

 

西安交大開幕式準備了一連串社團表演,迎接從台灣來的師生。圖為西安交大國樂社。(攝影/宋宜玲)

 


兩岸學術交流類型有很多種,對象有學生也有老師。時間長短也分成一
禮拜、兩個月、到一學期不等。目的也有很多種,從環保、文化、生態到學術等應有盡有。目前國立交通大學與對岸接觸到的學校很多,有交大共四所:上海、北京、西安、西南交通大學、廈門、浙江、中山、復旦、北京、清大、電子科大等。每一年不論寒暑假或是學期間,都會有很多交流的機會。

除了表演社團,學生社團營隊也是交流的一大重點。交大應用數學系陳維寧同學表示,他去年七月曾參與由上海交通大學主辦的「兩岸學生文化夏令營」,上海交大邀請了許多台灣大學一同參與,藉由這次夏令營機會讓大家接觸不同地區文化,「其實那邊的人跟食物與台灣差不多,沒什麼適應不良的地方。」今年九月到西安交大的交大管科系學生劉峻言也這樣說:「台灣大陸沒什麼不一樣,除了很甜的玉米濃湯讓我不習慣以外。」

但到了不同的地方感覺就有差異,今年暑假曾參與兩次台海交流夏令營的交大外文系林依庭同學表示,第一次到大陸是去青海當志工教書,在清華大學備課。這兩個地區的城鄉差距就很明顯,「青海那邊的資訊很不發達,而且愛國愛得很徹底,被很嚴重地洗腦。」林依庭說當時有一個青海的國小生,問她們台灣總統如何產生,「當我們回答是民選時,他也很開心的說:『我們也是耶!』」實際上大陸並不如台灣民主。國小生認知的「民選」應該是國大代表內部的選舉,非全民普選。但偏遠地方的人因為接觸到的資訊有限,只能接受政府給予的偏頗資訊。

今年暑假第一次參加台陸交流的交大電機系邵偉忠同學說:「大陸比我想像的還要進步,但跟台灣仍有很大的差別。有些部分外觀感覺很高級,實際上仍有很多細節極待改進。」林依庭也覺得大陸會把高科技用在很奇怪的地方,例如很普遍的聲控廁所,「只要沒聲音就會自動關燈,害我向外面大叫『不要關燈』很丟臉」。西安交大學生李闖,聽到這樣的回應,笑著說:「大陸嘛,(經濟)剛起來,總是會有做不好的地方。」


兩岸文化差距 交換生最能體會
李闖是這學期剛來台灣交大的交換學生,只能在台灣停留四個月,「當初就只想來台灣,台灣交大算是比較早提出邀請的,我一看到就馬上申請,就飛過來了。」他說大陸的學校風氣都很沉悶。因為大陸人口多,競爭對象是以幾億人為單位,學生被迫要一直猛讀書,才會有出息。大陸與台灣的大學入學方式不同,大陸是以一個省份為單位給予錄取配額。舉沿海的大學為例,因為沿海資源比內陸多,大城市裡的大學分數也比較高,附近省分給予的配額也高。但對內陸地區學生就很不公平,被分配的資源已經先天不足,再加上配額少的情況,若不比別人多十倍的時間念書,是根本追不上其 他人的腳步。 

西安交通大學裡的康橋苑學生餐廳,大到需要手扶梯,與台灣的學校規模差異很大。(攝影/宋宜玲)
在西安交大張貼布告的方式,跟台灣以前的方式相同,是塗抹糨糊在紙上,而非用膠帶。(攝影/宋宜玲)
「台灣課本的內容太少了,一學期的內容可能只是我們那邊的一兩個章節而已呢。最讓我頭痛的是原文書,我在那邊都是念中文的,很吃不消呀。」雖然這樣說,但是在台灣念書的李闖,卻覺得在台灣很快樂,「學生都很活潑呀,哪像大陸學生,死腦筋,只會念書。」經常接觸台陸學生的安華正也認為,大陸很像二三十年前的台灣。因為大學錄取率低,他們很珍惜念書的機會,其學科能力也是有目共睹。但是台灣學生的優勢在於創意、多元化與想像力。「大陸的學生跳樓率也挺高的,兩年內就有五六個人吧,壓力實在太大了,不跳樓才稀奇呢。」李闖用輕鬆幽默的語調述說大陸升學壓力的負面效果。

提到生活作息,大陸大學生就像台灣高中生一樣,八點準時上課。而且課表除了少部分能選修外,幾乎照學校安排的照表操課。晚上學校準時十一點半關燈,但挑燈夜戰的學生人不在其數。在台灣,學生教授遲到是常理。但在大陸,學生遲到會被教授罵個臭頭,教授遲到還會被扣四個月俸祿甚至扣留兩次升遷機會。李闖:「我在大陸提早十分鐘到不算早,但在台灣上課提早到教室卻空無一人,害我急忙拿出課表看有沒有記錯教室。」

台灣與大陸雖有相同歷史淵源,但台灣的科技文明比大陸進步很多,思想上也與大陸有所差距。大陸的共產政治也為人詬病,但它的快速崛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大陸仗著其地大物博的優勢,快速發展武力、科技與培養人才。改革開放後該如何面對台海關係,台灣該如何讓自己更好不追上,是我們都應該關切的問題。

記者 宋宜玲
哈囉,我是傳科100級的宋宜玲 你也可以叫我Abby‧目前最常拿來稱謂我的名詞 雖然每個禮拜都要面臨到交稿的瓶頸 不但要寫文字,又要學html、電視、廣播等等!! 快讓我發狂了..... 但我想我會好好熬過去的!!! 也希望這學期能夠繼續加油,寫出讓大家喜歡的作品: )
記者 宋宜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