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

價值

為什麼人總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加諸別人之上?又為什麼人總要活在別人的價值之中?

價值

記者 葉東瑜 文  2009/10/25

這個世界充滿各式各樣的價值,從物品的價值、事情的價值到人的價值。只是價值這種東西根本是人定的,為什麼總有人喜歡把自己的價值觀放在其他人身上,並以刻薄的態度加以衡量?

尤其這個社會的價值觀,不輕易讓人分離。舉學歷來說,近年來才有不以大學以上學歷為尊的傾向,而且還是拜大學多如麻、少子化所賜。這就是台灣人的價值,稀奇的、少見的,就認為比較好,比如好幾年前的狗不理湯包和比較為人所知的蛋塔風潮;不然就是看似高尚的,就認為比較好,比如名牌包的周邊商品。

人類是多麼的膚淺,當一個人在嘲笑別人穿著很「居家」的時候,往往看不到自己身上那些禁錮自己思想的穿著,以為是自己所選、自己的品味,殊不知那才是最不自由、最被「設計」的穿著,而一路被牽著鼻子走、追趕流行,之後喪失自我。以上所講還只是物質上,台灣政府眼巴巴地追著外國的政治政策、制度跑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如廢棄九九乘法表,外國才正想用呢!時常認為像外國這樣做才對、像外國那樣做才對,為什麼不有點骨氣讓外國覺淂「要像台灣那樣做才對」?就算把別人那些套路拿過來,自己也不會變通,這就是台灣政府,只要表象,不要成果!

講到我最想提的思想上,總有人認為什麼是「正確的」思考方式,當在界定所謂的「正確」,無形中也界定了「不正確」,試問:一個人有什麼資格說別人的思考不正確?當這個世界連思想都可以衡量價值時,價值反而無法代表什麼了。當然,這世界上是該有一些不變的價值觀,例如殺人放火是不對的之類;但不能理解的是,人類總要創造一些虛無飄渺的價值,覆蓋或偽裝一些真相。
最明顯的就是化妝這件事,不只是女生,也有男生會做這件事。化妝本有其本身的價值──遮蓋自己不好的地方、彰顯自己好的地方──但很多人都浮濫地化妝,拚命地在自己臉上(更甚者頭髮)大做文章,宛若在向別人宣告:我恥於自己原本的樣子,我必須以假象示人。這種過分的化妝不只欺騙別人的眼睛,也是欺騙自己的自尊。外在虛假的價值,跟內在自卑的自我價值形成強烈的對比,與其說塑造了自己的新價值,還不如說將自己覆蓋上了一個與自己內在八竿子打不著的價值。

再說與我們最相關的大學系所等等,從上次的學測和指考選校不選系的情況,就知道人類是多麼的虛榮,能夠為了學校上面的名字而放棄真正自己心裡嚮往的科系,又或者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就考了一個自己不清楚是做什麼的系,只因為覺得只要學校好,未來都有可能有出入。這點父母也有些許責任,我當然並不認識全國的父母,但由這種情況可想而知,父母們不致力於發展子女的興趣,只一味地希望子女們的成績夠好、考到好的學校,不管是為了自己的面子,或是後來所謂的保障。我所指「所謂的保障」則是這整個社會的責任了,這個社會營造出的氣氛,就是學歷掛帥。所謂人的價值,或講白一點,人的「工具性」價值就是以那學校名字的價值做一種代替性、轉換性地衡量。因為只要出社會,人人都像是從零開始,只有過去的學習可以當作主管參考的價值,偏偏那種價值又是結果論。我看過一堆「黑馬」,也就是平常不讀書、成績不怎麼樣,只到最後關頭將成績拉高,考到一個好學校。我自己的哥哥就是一匹劣質黑馬,高中肄業還能上政大是他的傳奇,但他也只能上政大,就算這樣,他還是讓他國小的老師驚訝:他考得上政大啊?其他本來成績比他好的同學都沒考這麼好。高中的種種考試PR值幾乎沒進過前百分之50,雖然說高中也是台北男校前三名,但他考中這所高中又是另一個傳奇。他的成績原本也不夠考到這所高中,要不是當時的SARS,指考晚了一兩個月,他突然多了那些可以衝刺,他也與這所高中無緣。但他知道自己要什麼嗎?還不是只想考個高考,拿一份安安份份的死薪水。

這個世界太多被認為理所當然的價值:女朋友該長得漂亮,男朋友應該要很能幹;好的學校才是好,拿個碩士、博士才能證明自己的能力;有錢才是幸福、有成就才是成功的人生等等。這些價值一提出來就會被否定,但在真實狀況底下,這些價值普遍存在所有人的潛意識裡、紮根在所有人的認知裡,沒有人可以反抗,因為我們都活在其中。

這篇文章只是一個憤世嫉俗的人,講一些漫無目的的話,如果你想用自己的價值觀反駁我的觀點,我只能回你一句話:' Why so serious? ',你的價值觀真的是「你的」嗎?

最後補上這篇文章真正的原文,請不要任何價值評判它是詩、詞還是哪種韻文,因為它什麼都不是。



這城市到處都是價值

你的價值他的價值我的價值 好不真實

這城市販賣著價值

書的價值飯的價值水的價值 錢的數值

為什麼 總是有人將自己的價值加到別人身上

叫人揹負 所謂的理想 誰的理想?

一個人的理想只是另一個人的幻想

讀書真有那麼重要嗎

努力真有那麼重要嗎

是被建構出來的吧

因為活著沒有其他辦法

每個人 都在尋找自己的價值

為什麼 你要影響別人的嘗試

你很聰明嗎還是你能預知

只是自以為是地擇善固執

那什麼又是善的價值

還不是定出來的真實

為什麼 人得活在別人的價值之中

只因為逃離不了這現世的生活

為什麼 需要讓自己感到無盡惶恐

只因為別人覺得你應該這樣做

有人說這世界的價值觀已經開始混亂

我說感到混亂的 是自以為自己的價值觀是對的人

它們壓榨別人 強迫別人 引誘別人

只因為他們以為有那通往正確的門

--
為什麼 為什麼 你要告訴我怎麼做

我只是 我只是 想平平淡淡地生活
--

有人說在競爭的社會不進則退

那我說為何要活在競爭的社會

這世界 把競爭當作理所當然

覺得相互比較是必然

到最後大家都茫茫然 不知所以然

忘了最初是為了什麼流血流汗

記者 葉東瑜
人生中,難免會發生幾件意外的事。而進來交大傳科,對我來說,就是一件意外。 重要的不是意外本身,而是意外之後,能做些什麼。 相信我會在傳科、在電子報學習到很多東西,也希望我能在經過這些磨練後成長。    
記者 葉東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