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

我在Online

我在Online,我是一個補師,我在這裡過著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在Online

記者 鄭琬馨 文  2009/10/25

霹靂霹靂貓活在Online世界,永遠青春美麗,臉上找不到歲月的痕跡。(圖片提供/鄭琬馨)

Online,是我的世界。我叫霹靂霹靂貓,職業是補師。補師,不是補習班老師,而是一種專門幫人補氣血、補內力的補師。這種職業只存在於虛擬的遊戲世界。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世界,能滿足許多現實世界無法達成的幻想。有人說,在這裡的人是為了逃避,躲開一切力不從心、身不由己之類的鳥事。的確,如果人生可以如此操縱自如,那該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所以,我們這個世界人很多,住在不同伺服器、不同分流,有時候擁擠到你想進來都不得其門而入。請容小妮子我來為大家做個導覽,探索這個快樂烏托邦。

現實生活中的人,總要經歷生老病死,在這裡就沒有這種困擾了。不用擔心歲月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跡,不用花大錢去打玻尿酸還是肉毒桿菌,不用煩惱自己的醫療險保得夠不夠多。我們永遠年輕。天天呼吸同樣的空氣,不怕一樣的月光是否照著新店溪,不怕面對人事全非後的不勝唏噓。但這樣的人生是不是很沒有挑戰性?我不回答這種哲學性的問題,霹靂霹靂貓的人生沒有這種東西。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最大的目標是「升級」,正如同你們讀書要升學、工作要升遷。考不上好學校會讓父母失望、工作職位不升遷老婆可能會跑掉,但升級沒有壓力,這是最大的不同點。你高興升就升,不高興就可以一直待在原地偷懶放空無所事事,沒有人會說你不求長進。不須為五斗米折腰,不用奉承阿諛諂媚,不用害怕「老闆沒人性,害我得胃病」。我知道你們羨慕到口水都快流下來了,迫不及待想來這裡,但我才剛開始說呢!

啊!簡單跟你們講一下我一天的行程好了!當美好的一天開始時,首先面對的不是起床氣,因為我根本不用睡覺。也不是刷牙洗臉吃早餐,接著死氣沉沉走向學校或公司,悲哀地度過一整天。我要做的事只有打妖怪,聽起來很神奇吧!更神奇的是,我只要打妖怪就可以升級,也就是我前面提到過的那個人生目標。更更神奇的是我打妖怪的同時,還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這就像你們學生在課堂上偷看小說,或是職員在辦公室偷聊MSN。我們可不用那麼偷偷摸摸。一邊打妖怪,可以一邊看看商城今天出了哪些新貨,馬上可以替自己添些新行頭。真是個美好的世界。

聽說現實世界的人很孤單,常常感嘆天下之大,卻沒半個知音。而人際之間的相處,更是要戰戰兢兢、步步為營。Online的世界,讓你不用擔心沒朋友,也不用費心機來改善自己的溝通能力。我們說話的方式是打字,不需要與人面對面交談。所以不管你是禿頭還是胖子,不管你是不是十天沒洗頭、六天沒洗澡,不會有人替你的外表打分數。正如同我前面所說的,我們永遠年輕,所以不用害怕因為外表所帶來的歧視。用不著渴望麻雀變鳳凰或醜小鴨變天鵝,我們每個人都是鳳凰與天鵝。

再來說說治安好了,現實世界的社會新聞真是令我們害怕,暴力、色情犯罪事件層出不窮。窮人為生存而犯罪,富人為欲望而犯罪。我們這裏雖然也常常有殺人這種行為,但我們沒有可怕的司法系統,讓被害者還得經歷漫長的官司才能平反冤屈,有時候還會因沒有錢打官司,讓惡人逍遙法外。我們以牙還牙,你殺我,我就殺你,這裡不講究人權。「人權」是給人的權利,但當一個人不配為人時,就不應該享有人權。聽說你們那裡有些人主張要廢除死刑,說是要讓加害者有反省的機會,說是每個人都有人權。這真是一個奇怪的邏輯,加害人有人權,被害人死了都活該?

Online世界抱持的不是無政府主義,而是讓人承認自己的慾望。你們總是壓抑自己,太過於在乎別人的眼光,連「愛」這回事都要順應主流。男生只能愛女生,同性戀者得忍受異樣的眼光。好啦!就算是服從男生只能愛女生的規定好了,還要要求門當戶對。一定要搞得那麼複雜嗎?難怪你們那裡的人常常有憂鬱症的傾向。雖然霹靂霹靂貓不太懂哲學,但我知道愛是源自於內心的感受,那不是一種可以壓抑的東西。你們搞了那麼多規定,以為這樣能讓世界正常運行,卻不知道如此一來「恨」就出現了。

憤世嫉俗的人似乎都是這樣來的。因為愛的慾望被限制住,你愛文學,卻得被逼去念醫學院;你愛吃,男朋友卻告訴你吃太多會變胖;你愛在公共場所挖鼻孔,路人卻告訴你這樣很沒衛生。太多的規定、太多的束縛,任何一件事都可能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我知道你們不能放下,即使是生性樂觀的人,也只是設法讓自己心裡舒坦一些。地球一樣轉動,太陽一樣東升西落,你們一樣東奔西波,為了什麼?

說了那麼多,我也不是為了鼓吹你們來Online這個世界,只是要告訴你們人生似乎可以這樣過。聽說你們笑稱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叫「阿宅」,雖然我不太懂那是什麼意思,但好像不是稱讚人的話。其實我們這裡很多人是現實世界來的,他們就是因為受夠了那裡的冷漠,想要尋求一片可以自在呼吸的天空。霹靂霹靂貓存活的這個世界,很快樂!但這個世界的人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小祕密,就連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我,都很害怕遇到這件事。你知道是什麼嗎?偷偷告訴你,是電腦當機。

記者 鄭琬馨
我是鄭琬馨,名字很難寫的鄭琬馨。因為當總編輯的關係,所以想放一張新的照片,雖然電子紙剩下兩期…。
記者 鄭琬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