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

跳躍的精靈 Lenka的異想界

妳心輕盈跳躍如孩童,反覆呢喃清唱著一種很難抵擋的溫暖,悲傷時,就只想跌入妳絢爛的世界,被妳的親暱安慰。

跳躍的精靈 Lenka的異想界

記者 徐念慈 文  2009/11/08

《Lenka》專輯封面大量使用了剪貼、繪畫妝點 。(圖片來源/jamesgulliverhancock.com)



提到西洋新生歌手Lenka Kripac,台灣民眾可能會感到有些陌生,但或許不少人早就透過日常生活裡的其他大眾媒介聆聽過蘭卡的歌曲。
蘭卡首張專輯《Lenka》的主打曲〈the show〉,被多家廣告公司相中而成為廣告配樂,隨著電視媒體不斷播放,悄悄地流動於我們生活四周。 

而蘭卡不只搭上廣告的間接行銷,她清快俏皮的旋律更在美國各大影集引起一陣小旋風。美國熱門影集《醜女貝蒂》、《實習醫生》、《亂愛高校生》等影集,都邀請她為作品獻唱主題曲,蘭卡更因為《醜女貝蒂》的名氣而被廣大的影迷戲稱為「醜女貝蒂最甜美代言人」。在這一系列大眾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讓她首張專輯就登上告示牌「熱門潛力榜」第三名。


精靈般的呢喃  輕盈跳躍
蘭卡專輯最大的特色之一,在於她清澈甜美的聲音會營造出輕盈俏皮的氣氛,讓人不禁像個孩子般蹦蹦跳跳於她奇幻的思緒中。《Lenka》專輯的封面和MV與大多數藝人不同之處在於,不再只是專注拍攝歌手本身,而是大量使用了繽紛的色彩、鮮豔的卡通圖案和剪貼拼湊樣式,創造出奇幻而童稚的風格,甚至唱片公司還特別將MV分成兩個版本,一個真人演出,另一個全部用卡通、皮影戲處理。她的專輯不只音樂是個賣點,甚至從音樂錄影帶到專輯海報或外觀都充滿特殊的藝術感。

蘭卡的官方網站、宣傳海報擁有大量的卡通風格。(圖片來源/蘭卡官網)


除了歌聲清新甜美外,蘭卡也十分精於樂曲創作,是個全方位的創作型女歌手,她歌曲的靈感往往取材於我們看似平凡的日常生活,從心靈層面出發,加以挖掘出其中特別的意義,不論從歌詞或曲調都看得出蘭卡獨特的思想與價值觀。Lenka在他首張專輯《Lenka》中,以〈the show〉展開專輯的序曲,輕盈的小步舞曲、看似童趣天真的呢喃,其實潛藏了蘭卡詮釋出的人生觀:雖然人生舞台迷惘,但就讓我們盡情享受它,歌曲中反覆詠唱這些詞語「Just enjoy the show. I want my money back」(好好享受人生這齣戲,我要它值回票價!!),也難怪這首曲子在全球引起廣大共鳴;〈We would Not Grow Old〉清澈的聲音講述了那份早已被大人遺忘的情感,青少年期間單純無邪對永恆的執著,隨著蘭卡甜甜的嗓音被喚醒於記憶的深處;而〈Trouble is a friend〉帶著懸疑的鋼琴小調貫穿整曲,用天真的方式講述對麻煩的無奈,就像個小女孩想悄悄地將麻煩甩掉,卻又不斷被麻煩抓住的緊張感,搭配上歌詞後整個樂曲畫面感十足,蘭卡本人就表示「這是一首為大家打氣的歌。我不喜歡看到人家沮喪,我想為大家打氣。」呢喃的樂曲背後,其實偷偷埋藏了蘭卡對於人性的關懷。

 

 

 


  

廣泛的興趣   點亮生命的演技與樂曲
澳洲歌手蘭卡雖然在美國以歌唱走紅,但在樂歌曲聞名前,其實她是以電視、電影演員的身分活躍於演藝界。她在青少年時期就參加了國際知名劇團「澳洲青年劇團」,成為了妮可基嫚的師妹,甚至受到奧斯卡影后凱特布蘭琪的教導。而這段期間,在2004年多了個轉捩點,蘭卡因為加入電音搖滾團體「Decoder Ring」並在該團擔任主唱和鍵盤手,期間替短片《猶太男孩/Jewboy》編寫配樂而風靡許多電影節會場,更躍登澳洲大小音樂祭典舞台。受到該項肯定後,Lenka離開樂團,單飛到美國洛杉磯尋找更多音樂靈感,同時不斷在工作室裡頭製作自己的歌曲,2007年獲得Epic Records的欣賞而得到發片的機會,也藉由這張專輯她與美國許多知名製作人和樂手合作,透過與他們的互動、學習,蘭卡在樂曲上的深度與廣度方面都更加細緻。

這條看似成功的音樂之路,起初也是在叛逆與喜好中搖擺。蘭卡雖然在青少年時期萌發對演戲強烈的愛好,但蘭卡音樂啟蒙其實更早,大約六歲時就會隨著嬉皮父親吹奏的小號歌唱,慢慢培養出對音樂的興趣與技術,但實際上,蘭卡非常討厭強迫式的樂器學習,甚至她爸媽為了讓她繼續學習樂器,還跟她說只要她能在音樂上拿到B,就允許她打耳洞,而蘭卡在一拿到B後,就從此不再接觸這些樂器,一直到蘭卡參與一齣須要歌唱的表演後,才重新燃起她對於歌唱的熱忱。由上述讓人莞爾一笑的小故事,讓人不禁推敲出,蘭卡本身外型與歌曲會這麼充滿古靈精怪的氣質,可能與她淘氣、小叛逆的特質有著相當大的關聯性吧。


幸運女神親吻過的才女
成功賣座的音樂,往往必須有多方視聽媒體管道的配合,在這點上蘭卡的這張專輯可以說是占足了優勢,這條音樂道路可說是被幸運女神眷顧過。雖然對於蘭卡在音樂創作的功力感到肯定,《Lenka》整張專輯清新不黏膩,甚至透過蘭卡詼諧的想法與編曲,很能讓聽慣複雜激烈樂風的聽眾感到新奇與有趣,但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張專輯是透過多方大眾媒體大量曝光於螢光幕之前,才能輕易獲得這麼好的成績。必須提出的質疑點在於,憑藉著民眾對於這種曲風與創作模式的新鮮感,蘭卡首次就成功敲破全球市場的大門,但如果未來歌手沒有另外突破的表現或更鮮明的形象,只單靠高曝光度的宣傳,反而容易讓市場對於該樂風感到厭倦,進而破壞掉一條正在萌芽的樂風。

台灣有許多樂曲風格就曾因此而走向沒落的道路,該現象發展往往如下,某類型的曲風銷路火紅後,大家開始一窩蜂的仿製宣傳同屬性的歌曲,這種同類型的曲風大量曝光於螢光幕前,品質往往無法達到一開始的水準,而民眾的新鮮感一消失,反而會從一開始的欣賞轉而變成厭倦而疏遠之,而一個新生的樂風就因此被市場淘汰遺忘,實在很讓人感到惋惜。也期盼1987年出生的蘭卡,在步上人生三十歲大關後,除了對演唱、演奏技術的更精進外,能繼續保有童心與獨特的思想,將她眼中繽紛絢爛的世界,傳遞給在這地球上每個感到憂傷、困惑的心靈。

 

 

 

 

 

記者 徐念慈
最近散漫時,迴盪的著一句諺語: 人生是很需要聚焦的,至少你的人生不是散漫的。 也學會了感受 深夜裡 溫熱的牛奶 漩著乳色的奶泡 靜靜啜飲 反而遠比很多時候要來的寧靜 不懂的還很多 所以我要用力的感受下去 內心的狂瀾  不一定是表象所想 後照鏡的天空 有時比正眼直視還蔚藍。
記者 徐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