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期

《睜開左眼》 攝影記者訴悲歌

《睜開左眼》是台灣第一部屬於電視攝影記者的紀錄片,前資深電視新聞攝影記者李惠仁,透過鏡頭記錄四名攝影記者的工作,帶著觀眾剖析電視新聞攝影記者在媒體產業當中的樣貌。

《睜開左眼》 攝影記者訴悲歌

記者 林乃絹 文  2009/11/22

 

《睜開左眼》是台灣第一部電視攝影記者紀錄片。(圖片提供/李惠仁)

 

「新聞記者的血液流動的速度和方向和其他人也許不同,每每發生重大事件時,潛藏在血液中的熱情以及見證歷史的衝動,立刻從沉睡中被喚醒。」導演李惠仁緩緩道出記者對新聞的熱情。《睜開左眼》是台灣第一部屬於電視攝影記者的紀錄片,曾經是資深電視新聞攝影記者的李惠仁,透過鏡頭記錄四名攝影記者的職業,帶著觀眾剖析電視新聞攝影記者在媒體產業當中的樣貌。

 

導演李惠仁對攝影的執著,讓他開始了拍攝《睜開左眼》的靈感。(圖片提供/李惠仁)

 

動搖的新聞 記者定位矛盾
有十五年攝影記者資歷的小蔣,憑著對新聞的熱忱,曾經參與白曉燕案五常街槍戰、華航大園空難攝影工作,那樣怵目驚心的畫面,即使事件落幕多年後仍然餘悸猶存,「『創傷症候群』一直存在,只是沒人提及而已。」小蔣輕描淡寫地說著內心的震撼,更點出攝影記者為了捕捉畫面,抓起攝影機就沒有害怕的權利。只是,他始終無法在文字記者與攝影記者之中找到一個明確的定位,「我是攝影記者,不是攝影師。」兩者的差異在於攝影師必須聽導演的指令捕捉畫面,但攝影記者能夠用自己的角度拍攝新聞畫面。然而,當今新聞攝影鮮少將自己定位在「記者」的角色,被動地聽令於文字記者或者長官的需求,小蔣感慨現在的攝影記者必須聽從文字記者的要求,一段完整畫面經常被缺乏經驗的文字記者寫得支離破碎,曾被封為「文字殺手四大惡人」之一的小蔣詮釋新聞裡的文字是靈魂,畫面是血肉,但無奈的是長官忽視畫面而重視文字,這正是攝影記者的辛苦與無奈。攝影記者的重要性在於讓影像永久保存,片中小蔣以玩笑的口吻說:「如果五十年後人們想要瞭解一則新聞,別人會來買影像,而不是買文字稿。」在重視團隊合作的新聞行業中,畫面能提供事件真實,文字能給予深度透析,兩種角度皆新聞,文字與攝影的位置該如何拿捏,一直是個難解的題。

首次拍攝業配新聞的秉宙,娓娓道出對於新聞生態扭曲的失望:「自己就像在賣新聞,有點不務正業。」在台灣有線電視蓬勃發展的時代,新聞台在收視率與廣告業務之間相互競爭,新聞強調羶色腥,一般閱聽人對新聞媒體的評價不出「花俏」、「做假」,在惡性競爭的循環下,電視新聞也逐漸遺忘堅持與原則,不僅替政府宣傳政令,也替企業產品包裝,新聞開始出現廣告式專題,新聞和廣告已經處於模糊的灰色地帶,「新聞自由不可侵害,價錢合理者另議。」秉宙諷刺地說著業配新聞的「原則」。當客觀陳述事實的新聞不再,代之以主觀宣傳特色的廣告,記者的角色也開始受到質疑。

自願轉調業務部拍攝「置入性行銷」的小廖,說出了工作內容與記者角色的矛盾,大環境的影響讓媒體產業的發展逐漸失控。以往每年受邀回母校分享攝影記者工作經驗的小廖拒絕了邀請:「我現在為五斗米折腰,沒資格和下一代說攝影的高尚。」言談間將內心的沉痛掙扎表露無遺。置入性行銷近年來已經成為常態,無論是戲劇、電影、廣告、連新聞也不例外,政府和廠商花錢買新聞,置入性行銷儼然已經變相地侵犯媒體報導自由,當第四權開始沉淪,連記者也不曉得什麼才是值得相信的真實。「這不是記者的錯,而是主管的錯;但也不該是主管的錯,而是老闆的錯;但也不該是老闆的錯,而是社會的錯。」小廖面對工作的無力感,只能用「做好自己的工作」當作慰藉。「我不會希望後輩可以挽回新聞工作者的名譽,但是要知道自己是墮落的,不能沾沾自喜。」言語中盡是滄桑。面對媒體生態江河日下的困境,新聞從業人員該如何自處與自適,在在考驗著新聞人的智慧。

進入媒體工作五年的立強,已經看盡攝影工作的無可奈何,「記者工作很難做一輩子。」申請擔任消防隊義消是他職業生涯的另一個跑道,他在一次攝影工作時進入火場拍攝,擔任記者的新聞熱情在近距離與火焰接觸中熊熊燃燒,「當火噴到身上的同時,我還是扛著攝影機繼續拍。」這樣難忘的經驗之後,他選擇離開新聞圈成為消防員,在這個新工作中找到生命的動力。

 

 

變相新聞 攝影記者難解的結
全片緊緊串連著四個攝影記者,用工作的記錄道出媒體生態的困境,不露痕跡地批判著收視率主導新聞取向的當代,每則新聞事件被迫壓縮和過濾,呈現在觀眾眼前的只剩片面的資訊,小蔣認為攝影記者同時也是新聞事件的旁觀者,但他也沉痛地表示:「連媒體都會質疑事情的原貌是什麼。」新聞工作的壓迫性逐日高漲,小蔣因「擅離工作崗位」、「延誤公務」而被迫離開電視台,他諷刺地說:「文字寫兩小時的稿,我只剩七分鐘剪片,來不及趕上新聞,所以延誤公務。」離職後的他決定移民加拿大,「終於不用在台灣當攝影,每天去上班才是受辱。」非自願性的離職對小蔣而言反而是種解脫。

導演李惠仁提醒攝影記者不能被攝影機侷限在觀景窗裡看世界,要永遠睜開左眼。
(圖片來源/公視記錄觀點官網)
當扛著攝影機的攝影記者成為畫面的主角,他們譜出了攝影記者的心聲,從威權時代的尾巴到民主浪潮的興起,這群攝影記者在台灣的歷史中衝鋒陷陣,當時間的巨輪轉動著,新聞的定義也隨之擁有新的註腳。導演李惠仁透過這部紀錄片描繪「電視新聞攝影記者」與「新聞產製過程」的失衡關係,並且提醒攝影記者要永遠睜開另一個眼睛,不能被攝影機侷限在觀景窗裡看世界,學著用平常心看事物,也提供媒體產業一個反思的機會,更帶著觀眾重新定義新聞的真諦。

 「一直以來都用右眼看世界,此刻,我決定要睜開左眼。」李惠仁毅然決然離開新聞工作的同時,他輕嘆一口氣,堅定地說。

  


紀錄觀點《睜開左眼》預告片(影片來源/youtube)

  


電視攝影衝鋒陷陣,搶畫面和好角度(影片來源/youtube:20091026公視晚間新聞)

 

記者 林乃絹
  Hello~我是非專業司法記者林小可^_^ 既瘋狂又衝動地選擇以「死刑存廢」為題,開始這學期的系列報導。 認識自己的懵懂無知,也發現自己的不知好歹, 一次次的深度採訪、資料收集和報導撰寫,總有意料之外的收獲! 無論如何都沒有放棄的理由,因為夢想依然清晰,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麼必定是成為新聞記者這件事:)      
記者 林乃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