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期

《有禮的謊言》 戳破禮貌的假象

這本書由作者的過去和現在交織而成。十二歲那年,她的童年隨著母親的自縊結束,父親的打罵和繼母的謊言中傷使她總是渴望逃離這個家,母親去世四年後作者遷居美國,此後便定居於此。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作者寫下了這本書,用她樸實的文字,加以日、西文化的衝擊,精緻而銳利地刻劃出日本文化深沉的一面,寫下十二篇關於語言、表達和女人的文章。

《有禮的謊言》 戳破禮貌的假象

記者 吳雨璇 報導  2009/11/22

「然而實際上,這樣的禮貌用語,就像一張鋼網般,硬生生地把我拖進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的國家。」──《有禮的謊言》森京子。

 

為了符合禮儀的規範,人們生活在美好的假象之中。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部落格)

 

這本書的內容是由作者的過去和現在互相交織而成。十二歲那年,她的童年隨著母親的自縊結束,父親的打罵和繼母的謊言中傷使她總是渴望逃離這個家,母親去世四年後作者遷居美國,此後便定居於此。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作者寫下這本書,用她樸實的文字,加以日、西文化的衝擊,精緻而銳利地刻劃出日本文化深沉的一面,寫下十二篇關於語言、表達和女人的文章。

 

 

禮貌 真心或虛偽
有著多如牛毛的敬語和「道歉式」的語句,日語或許是世界上最有禮貌的語言了。日本文化對禮貌的重視是相當著名的,說到日本人的有禮,人們腦海中最先浮現的就是九十度鞠躬,九十度的鞠躬表示尊敬之意,而且必須稍做停留,若是比對方更早起身就是不敬。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孩子們從小就被教育「說話時,要像每件事都是自己犯了錯一樣的客氣。」這種情況在服務業更是發揮到了極致,作者在飛回日本的飛機上所聽到的廣播就是最好的例子,「每四或五句話裡,就有『我們感到抱歉』、『冒犯各位』、或是『希望沒有造成大家的困擾』等字眼出現。」

出自真心的客氣有禮是個美德,但出自必須的客氣有禮就成了虛偽。對作者而言日本文化中的禮貌是後者,由於風俗、環境的薰陶,禮貌對日本人來說已成為一種必須具備的本能,不再只是習慣而已,甚至連在家中講電話,都會向那個「看不到的人」鞠躬道歉。

 

 

壓抑的處世之道
不同的語言也造就了不同的處世之道:「在日本,直接對他人表達自己真正的需求,或詢問對方的需求,是一件唐突無禮的行為。」這樣的事在我們聽起來或許覺得很矛盾,若是不說,別人怎麼知道要幫什麼忙?若是不問,怎麼知道別人需要什麼?但是對日本人而言,他們認為「聽話者應該去揣測說話者不帶暗示的需求」才是正確而體貼的行為,即使是家人之間的相處也不例外。

在日本的人際關係中,信任關係和不過問是共存的;什麼都不問就是信任的表現,問的越少,表示對一個人越信賴。甚至,病人沒有知道自己病情的需要,尤其是攸關生死的疾病,家人知道的總是比病人多,因為醫生只會告訴他的家人,被蒙在鼓裡的病人必須相信醫生和家人的隱瞞都是出自於好意。即使病人想了解自己的病情,他也會克制不去詢問醫生關於自己病情的問題,因為這樣就表示他對醫生和家人的不信任。

如同作者所言,直接的表達被視為是不應該的,所以人們在說話時,往往不會表達出真正的想法,人與人的相處被認為必須是委婉而充滿不確定性的,一個人必須「敏銳地」猜測出別人的需要,無法做到這一點就跟直接提出問題一樣是「唐突無禮」的行為。這種感覺「就像在黑暗中駕駛而沒有前照燈的指引」一樣,也許下一刻就撞上別人卻不自知。

 

 

不適合女性生活的文化
每個人都知道日本是一個「男尊女卑」的文化,我們或許知道日本女性到現在還是被期望婚後就必須投入家庭,成為家庭主婦全心照顧家人、或許也知道日語中有些話女人是不能說的,但我們所不知道的是,當一個日本女性在電車上被性騷擾時,是得不到任何幫助的,她所能做的只有跟自己的好朋友討論,並且說服自己這只是一件「她們必須共處在一起,而不能想太多的事。」這就是日本的問題,一個男人在電車上對女性公然手淫被認為是不值得恐懼擔憂的事情,因為他「沒有碰觸她或跟蹤她」,對日本人來說這位男士「只是冒犯她並沒有威脅到她。」

外面的世界如此不安全,然而家也不是女性的避風港,至少對已婚婦女來說不是。家不是休息的場所,而是一個「迫使她們努力工作、犧牲奉獻的地方。」她們整天為家人打理一個溫馨舒適的家,但卻沒有人會對她的付出表示感謝,因為「她的價值在於假裝自己的辛苦沒什麼特別的能力。」過去中國文化也是同樣的情形,女性最大的價值是在家中相夫教子,這才是她的世界,是「女人的場所。」

同樣是被壓抑的生活,女人所受的限制比男人更多,許多男人都夢想有一個「日本太太」,日本太太代表的是一種百依百順、堅忍不拔的女性形象。日本文化比其他的文化更強調以男性為尊,即使時代改變,這種根深蒂固的想法依然無法改變。在這種文化下,女人都是一樣的:「我們是誰、說些什麼,並不重要,一個女人的聲音永遠都是一樣的:從喉衝來的孩子氣叫聲。」每個女人都要遵守一樣的規範,做一樣的事,這是她們被賦予的期待。

 

 

精緻銳利 解析日本文化
日本文化在台灣一直非常的流行,透過日劇、漫畫、旅遊節目等宣傳,日本成為我們所嚮往的對象。這種嚮往的追求來自於媒體對日本的包裝,日本被塑造為一種精緻細膩的存在,在擁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的同時,也有高度現代化的先進社會,是傳統和現代感並存的國家,住在這個國家裡的國民,自然都是和樂融融、相敬如賓。

但當他們的好被過度地誇大,我們往往忽略了美好表象背後的不完美,日本重視情面,即使自己受到傷害也不能聲張,因為這樣做只會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讓自己和對方都難堪,因此他們往往選擇隱瞞,這是一種「善意的隱瞞」,為雙方預留情面。也是因為這種「善意隱瞞」,讓人們在遇到家暴或性騷擾等事件時,選擇沉默,而這也是作者當初選擇默默離開日本的原因。事隔多年,再次踏上故鄉的土地,作者透過自己的雙眼,用身為作家的感受性,深度剖析這個不完美的社會,從自己生活經驗來解析日本人的劣根性,讓我們在崇拜日本文化之餘,也能夠從另一個角度窺見日本文化不同以往的樣貌。

 

記者 吳雨璇
馬上就是第一次的交稿了>
記者 吳雨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