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期

協尋男童 交大學生總動員

上週日交大學生透過BBS的NCTU_TALK板發起校園搜尋走失的彭小弟弟,除了實際出面搜尋之外,也藉由BBS的即時性來達到傳遞最新資訊,更自發性的回報搜索結果,並由板主統整以利其他人能更迅速瞭解狀況,或者幫忙。

協尋男童 交大學生總動員

記者 許庭瑜 報導  2009/11/22

彭小弟弟落入竹湖地點的附近所設立的警告標示(攝影/許庭瑜)

 

上周日(十一月八日)來自苗栗的彭強小弟弟與媽媽前來交通大學參加活動,卻在下午失蹤。而交通大學的學生,在得知彭小弟弟在凌晨一點仍下落不明後,便自發性的利用BBS的即時性與便利性,在交大BBS站的TALK板(NCTU_TALK)上發起協尋小弟弟活動,並且由板主統整大家回報的資料,希望讓更多人注意到,或者能夠一起幫忙尋找彭小弟弟。不幸的是彭小弟弟的遺體於周三(十一月十一號),在交大的竹湖被人發現。

最先在TALK板上PO出第一篇彭小弟弟走失文章的丹尼斯,當天下午三點多遇到彭小弟弟的媽媽才知道有小孩走丟:「當時看到媽媽在找小孩的時候好像也沒有很著急,大概是覺得小孩很皮,亂跑才會不見的吧。」目前就讀交大資工所研一的丹尼斯回憶道,當時丹尼斯和同行的Beelit都沒有非常著急,認為這樣的事情常常發生,應該不久就會找到了。「但還是想說PO一下TALK板,至少讓大家知道這個消息,或許有人有注意到小孩的行蹤也不一定。」Beelit來到交大已經第五年,很清楚什麼樣的管道在交大才是最快、最有效率的,對交大學生來說,要讓全校在最短的時間內都被告知的方法就是透過TALK板,「他等於是交大的廣播系統。」丹尼斯對於TALK板有這樣的看法。不過丹尼斯四點發表的文章卻沒有被廣泛討論,一直到凌晨一點的時候,交大傳科系余建良的第二篇文章才讓大家重視起小弟弟失蹤的事件。

 

 

拋開睡眠 只為尋人
「那時候我在大學路遇到小弟弟的媽媽,但是自己卻無法做什麼事,所以希望大家能夠將心比心,幫忙注意看看有什麼消息。」對於TALK板的普及性和即時性給予高度肯定的余建良提到:「文章發出去沒多久,就有人丟我水球(BBS上的一種即時聊天工具),問我詳細的情況。」對於交大學生迅速的動作,余建良表示真的很感動。沒多久TALK板就發起了出門找小弟弟的聲浪,許多人離開電腦走進夜色裡尋找小弟弟的蹤影。板友們也開始組織起來,希望由TALK板板主利用板主權限來擔任統合資料的工作,把大家找尋後回報的訊息都集中在同一篇文章,方便大家更新資訊。當時現任TALK板板主小黑也猶豫了一陣子,猶豫要不要將進板畫面改成小弟弟的特徵以及家人的聯絡方式,因為怕大家覺得找小弟弟這件事不重要,「但發現大家反應都很熱烈,一直有人出去找然後回報,一直到五、六點大家才把整個校園都搜尋完畢。」整夜沒睡的小黑並不覺得這是件苦差事:「我只要在房間裡用電腦整理資料,更新進板跟置底文就好,其他人卻是在第一線去外面找人。」小黑認為,出去找的每個人想法應該都跟他一樣,沒有多考慮做這些事情到底該不該或好不好,只希望能夠早點找到彭小弟弟。

 

TALK板板主將進板畫面改成小弟弟的特徵以及目前最新資訊(截圖/許庭瑜)

 凌晨一點半之後的交大校園一點也不平靜,隨處可見結伴的學生拿著手電筒,一邊走一邊喊著彭小弟弟的名字。原本就打算出去找的余建良在接到好友的電話之後,便結伴一起在北校區搜尋,「光是在游泳池到十一舍後面的那一大塊空地,就看到四組人馬在找,每組大概都三到四人。」從這樣的人數看來,確實可見交大人的愛心與責任感,即便是仍在期中考的學生,也有不少加入了搜索的行列。而除了那些回報TALK板的人之外,有更多的學生是透過MSN或是自己的個板(BBS私人板面,有點類似部落格)約人出去校園裡面找,小黑就說到,他是看到個板之後才知道,原來某個人也有出去找。此外,在整理TALK板資訊之餘,小黑也會查看ALLPOST板,希望能發現更多的資訊。當天不少清大的學生透過TALK板或是經由交大學生的電話聯絡,也一起幫忙在清大宿舍區找尋彭小弟弟。「感覺整個交大的人都團結在一起了。」雖然疲憊,但是這樣的凝聚力卻也帶給交大學生很大的向心力,余建良認為TALK板功不可沒。

在經過凌晨的搜尋之後,Beelit和幾位交大學生認為彭小弟弟離開交大的可能性很大,因此發起了貼傳單的活動,星期一晚上便印好傳單,前往清夜以及交大附近的店家,希望能夠請店家多多注意。「真的很後悔當初沒有立刻幫忙找小弟弟,我們也不是警察,所以只能盡我們的能力做到發傳單而已。」Beelit的效率之高讓丹尼斯非常驚訝:「當我實驗室都忙完的時候,發現他也都做好了。」板主也即時替他們把TALK板的進板改成宣傳,希望有更多的同學能夠一同前往發傳單。「看到大家都為這個(尋找彭小弟弟)在努力,真的跟平常的交大很不一樣。」小黑說道。

 

 

BBS影響力 高度參與成可能
在很多人看來,BBS是鄉民(稱呼經常在使用BBS的人)在上面打打筆戰,只出一張嘴的地方,要鄉民去親身實踐比登天還難。Beelit也提到:「因為說得總比去做還來得容易多了。」但是小黑形容TALK板就像是一個交大學生經常使用的巨大溝通平台、一個可以彙整大家即時資訊的管道:大到學校的行政措施,小至草地上的草長得如何都是學生們討論的範圍;TALK板就是如此和交大學生融合在一起,所以能夠引起這麼大的效果,也因為它的即時性和互動性高,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大家都知道最新的資訊。Beelit表示,在交大待了五年,這樣全體鄉民總動員的事情卻是第一次看到。

「大家是有腦袋的,他們會去看哪些資訊值得注意。」余建良對這次交大同學的行為做了一個解釋,或許平常交大學生的參與度沒有這麼高,但是遇上真正重要的事情的時候,大家還是會很快的站出來盡自己所能去做,「尤其是像這種攸關人命的事情。」但是最後仍然不盡人意,週三早上發現了小弟弟的遺體。對於彭小弟弟的死訊交大同學也感到十分難過,除了TALK板上推到爆的R.I.P推文外,許多人的個板也都對這件事感受很深。「那天早上,不少同學在上課時眼眶都是紅的。」小黑感嘆的說道:「很遺憾最後是這樣的結果,但是看到全校的師生為一件事情這樣的討論關心,自己又是身在其中的一份子,就真的很感動,因為可以看到大家為這件事情拼命。」

雖然不少後續的新聞報導因為歸咎於交大竹湖的安全疏忽,讓不少交大學生感到難過,幫人找小孩還要被罵,也有人對家屬的指責覺得太超過,氣憤之下說出了早知道就不要幫忙找的話語。但就像板友tonytony1100說的:「並不是希望得到感謝,只是希望能夠看到好的結果!」交大學生對於這次的事件所付出的心力是有目共睹的,也是非常值得讚揚的。如果因為這樣的報導而讓交大學生變得對事情漠不關心,那才是學校真正的損失,也期望不要再有相同的悲劇發生。


交大的竹湖安全措施,或許還有進步的空間,避免再次發生不幸事件。(攝影/許庭瑜)

 

記者 許庭瑜
浮泛的人生中我們不過是一粒微塵 但我們還是這樣活著,無論好與壞 喜歡音樂,搖滾、後搖、R&B、抒情甚至歌劇 覺得自己的一生中若是把音樂抽掉,會接近黑白 熱愛漫畫以及卡通,因為那是生命的能量 自從跟漫吐版結緣後自認為變得比較批判 卻發現無法應用在書評、影評還有樂評 但是比起人物、社會議題以及照片故事 不得不承認他們算是平易近人的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也挺開心的 不要期待電子報可以為你做什麼 而要反問你為電子報付出了什麼 以上  
記者 許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