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期

創為新調 蕭麗虹由竹圍出發

來自香港卻說著流暢的中文和輪轉的台語,在柏克萊大學主修經濟卻擁有著開放的藝術家靈魂;蕭麗虹身上結合了許多矛盾的元素,卻巧妙的將這些不同的背景融合成獨特的生活方式。笑容爽朗的她目前是淡水竹圍工作室的負責人,除了為藝術家們爭取創作空間外,也希望將創意文化由社區推廣到各個角落。

創為新調 蕭麗虹由竹圍出發

記者 鄭心舜 報導  2009/11/29

正在和參觀訪客談論作品的蕭麗虹。 (攝影/鄭心舜)



來自香港卻說著流暢的中文和輪轉的台語,在柏克萊大學主修經濟卻擁有著開放的藝術家靈魂;蕭麗虹身上結合了許多矛盾的元素,卻巧妙的將這些不同的背景融合成獨特的生活方式。笑容爽朗的她目前是淡水竹圍工作室的負責人,除了為藝術家們爭取創作空間外,也希望將創意文化由社區推廣到各個角落。


來台的轉折 由陶藝出發

「我認為男人可以做的女人也可以。」蕭麗虹笑著談起會選擇讀經濟的原因,是想在當時男人主導的體系中證明自己的能力,她與台籍丈夫結婚後曾在美國、新加坡等地從事財務工作,直到三十年前左右才搬回台灣定居。剛開始由於語言不通,以及各方面的文化尚未適應等因素,夫家的人希望她留在家裡帶小孩先熟悉台灣環境,而這個「待在家」的決定,卻成為蕭麗虹轉換到藝術跑道的轉捩點。蕭麗虹的夫家是受日式文化深刻影響的傳統家族,在脫離職業婦女的生活方式後,她利用閒暇時間跟著婆婆學習插花,但是因為找不到滿意的花器,決定自己嘗試燒製後而對陶藝產生興趣。


雖然可以說是半路出家,蕭麗虹卻不改以往積極的態度,去接觸毫無經驗的事物,甚至在陶藝雕塑領域大放異彩。從事藝術創作後,她也因此體會到創作者們在狹小的城市裡,需要的是開放性的空間以及政府方面的相關協助;創作不應該只是待在房間裡,而是應該要有類似藝術生活的概念,除了提供創作者們整體的藝術氛圍外,也將原本有距離感的藝術品,滲透到參觀民眾的生活裡。從早期支持華山酒廠轉型為藝文特區,並積極推動台灣閒置空間再利用計畫開始,蕭麗虹決定走進竹圍,在淡水成立「竹圍工作室」,希望由地方開始為環境注入新的藝文動力。


工作室到創藝國際  以行動表達
 
工作室剛成立時與目前開放型態不同,蕭麗虹笑稱那時候有個綽號叫「藝術家的秘密花園」,意思是只有內行人才知道的地方,會來的同好們除了彼此交流創作經驗外,也培養出難得的好感情。那段時間利用獨立自營的方式,提供藝術創作者進行展演、工作的生活空間;由於工作室是利用幾棟廢棄廠房改建而成,附近居民不清楚他們在做什麼,也較少有互相接觸的機會。直到五年前,他們另外發展出了「竹圍創藝國際」,將舊有的工作室概念拓展為企業化經營的角度,透過國際上的創意接軌,為亞洲地區的藝術村型態做整體的發展研究;國內方面則和當地社區合作,共同策劃淡水 藝術活動,並到學校安排認識環境課程。在發展另類藝術之餘,也期待與社會做溝通對話。

常有騎著單車的民眾,被竹圍的房舍吸引而駐足參觀。(攝影/鄭心舜)

蕭麗虹不只是單純的藝術家,還身兼經理人、文化策動者和教育家等角色。這也使外界對她目前所該扮演的角色提出疑問,是否她所致力的藝術創作推廣運動,令她逐漸脫離藝術家的原始本份。對此,蕭麗虹提到:「因為我真的愛好藝術,才可以像現在這樣慢慢轉型,我覺得比較重要的應該是……過程裡面有沒有價值。」蕭麗虹用她的實際行動傳達信念,雖然目前工作室營運狀況不如預期中順利,她卻透過藝術家特有的直率,逐漸影響著來訪的民眾。


自比雞舍 重視新生代創作者

從學經濟的專業人員到陶藝家,再轉型成現在多樣化的實踐者,蕭麗虹表示幾年前她也曾一度考慮要放棄,想回到香港、大陸去發展另類藝術空間的計畫。「我發現大陸的年輕人真的非常熱情、好學,每次演講他們都會「
目光金金」的看著你,結束後也會跑來提問題,就會很有成就感啊。」蕭麗虹談起這幾年到中國的經驗,表示有許多藝術家朋友曾鼓勵過她離開台灣發展。因為和台灣的年輕人比較起來,中國的青年學子充滿著向上的奮鬥心,為了脫穎而出願意主動學習,在他們身上通常能夠得到較多的回饋。但是由於生長背景的緣故,多數的大陸學子從小較缺乏藝術創作方面的薰陶,因此需要花費較多的心力把他們「帶起來」。相反地,蕭麗虹卻在台灣年輕人身上看到這項優勢,由於多數台灣人從小便培養基礎的藝術美感,面對新生代的創作者,她只需要稍微「拉一把」,便可以試著將他們推向國際舞台。蕭麗虹認為台灣只是缺少將創作環境落實到城市裡、生活中的這項思維,這也是與歐美最大的不同之處。


與歐美相比,較少亞洲國家會主動提供創作環境給藝術家們,使得許多剛嶄露頭角的創作團隊,找不到適合發展的生存空間。蕭麗虹也體認到了這些現象下的隱憂:政府將多數資源放在美術館引進的外國展覽,或是投資在具有名氣的藝術家身上,卻忽略了培育新一代創作人才的重要性。她比喻目前的情況是:「我們這些比較成功的藝術家,現在就像母雞一樣比較值錢;但是大家都忘記了,以後還要有雞蛋才能永續發展下去。」蕭麗虹還把竹圍工作室比喻為雞舍,希望透過自身的力量幫助創作者爭取合宜的空間,也為孕育下一代的創作人才做準備。


談到當代的展示藝術,蕭麗虹認為目前台灣風行的展覽型態,比較偏向人和物品之間的交流,許多人參觀後,過幾天就忘了看到作品的感動,這是因為現在的藝術展覽缺少了人跟人之間的互動,以及進一步的文化交流。她努力的不單只是向政府爭取閒置空間,還包括將文化創意推展到城市,再由台灣社會做出有效的藝術串連,躍升到國際交流水平的目標。目前這些構想還在淡水這夾雜都會與歷史風貌的小鎮實踐中,也期待蕭麗虹帶著她本身融合的矛盾文化,將原本藝術家的秘密花園打造成共享的庭院,由竹圍開始逐步整合成新的藝術社群圖像。

 

 

記者 鄭心舜
     Hola!
記者 鄭心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