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期

那一年的幸福時光

這肯定不是一個親切的年代。 因為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我們都無法掌握,若不是很喜歡也得試著去接受,所以這是一個啟發性的故事,一個讓人要看清現實的故事。

那一年的幸福時光

鄭心舜 文  2009/12/06

小時候,女孩常覺得人生一片光明。 ﹝繪圖/鄭心舜﹞

這肯定不是一個親切的年代。因為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我們都無法掌握,若不是很喜歡也得試著去接受,所以這是一個啟發性的故事,一個讓人要看清現實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女孩與外公外婆住在海邊,原因不可考。但那絕對是段令人難以忘懷的幸福時光,兩位老人家將她當寶貝一樣地珍藏,不管想要什麼東西,秉持客家人勤儉精神的他們,都願意砸錢下去買;就算揍得附近小孩鼻青臉腫,女孩的外婆還會跟鄰居說:「你搞清楚點哪,我們家小寶貝手都破皮了。」那時候,女孩總以為自己大概是童話世界中的公主,青梅竹馬阿漢是唯一可以跟她平起平坐的未婚夫,外公外婆是她的子民,而其他路人都是奴隸。她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睜開眼睛統治世界。


直到有天,每年才會出現一次的爸爸,拿著一個螢光綠的飛盤說:「上車就給你玩哦。」然後女孩就被綁架了。她被迫離開自己的王國,到了另一個都市和原本的家人生活。剛開始,女孩每天都不快樂,這裡的人不會幫她倒茶水、不會把她當成公主,她每天都覺得這地方真是糟透了;遇到挫折的時候,她常跑到家門外的馬路,坐在地上對著天空哭喊著外公外婆,期待他們會伴隨著金光從天而降把她帶走,但這願望卻從來沒有實現過。日子久了,女孩漸漸淡忘以往的光輝歲月,開始想融入新的生活;不幸的是,家裡的另一個胖姐姐卻常常與她作對。


在爸媽面前,胖姐姐披著傻氣敦厚的外皮,常拍著女孩的頭說會好好疼她;四下無人的時候,便露出狡滑殘暴的真面目,假使女孩無法忍受進而反抗的話,胖姐姐就會哭著跑到爸媽面前告狀。通常,這時候女孩就必須接受處罰,但是爸爸無奈的發現,用打罵教育完全無法匡正女孩行為,畢竟女孩內心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做錯。所以,爸爸想出另一個辦法,他拿了朱自清由許多短篇故事寫成的《談修養》,規定女孩必須每天閱讀,並和他分享讀後心得,如果看完《談修養》就換別本書,在這樣的潛移默化下,女孩漸漸平息心中的憤怒,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她跑去向胖姐姐虛心求教,如何和讓自己變的跟她一樣厲害,這時候姐姐皺起猙獰的小肥臉說:「誰叫你都不會在大人面前裝一下,現在學也來不及啦,你早就輸在起跑點了。」然後附上幾聲大笑揚長而去。這個回答如雷轟頂般地打在女孩身上,她發現原來人必須受限於外界的眼光,不能隨便讓自己的心情表露出來;自己原來不是天賦異稟,而是需要更多的努力去充實不完美。這一天,女孩成長了,當然這都要感謝胖姐姐的金玉良言。


時光匆匆過去,女孩到了上大學的年紀,她就讀的是一所國際化的頂尖大學,裡頭任何的人事物都可以讓她心生讚嘆。因為在那裡,她可以認識來自各地的朋友,可以發現原來什麼事都有可能做到,也開始體認到原來世界真的很大、值得探索。理所當然地,這所國際化的大學裡也有個國際化的社團,他們有著龐雜的組織與會內專有名詞,難以理解的組織文化無形中與外界形成隔閡,許多外人常搞不清楚他們到底在做哪些大事業,因此常聽到有人偷偷叫這個社團—邪教。女孩並沒有加入邪教,卻被他們推出的海外志工計畫吸引,他們告訴所有來參加的學生們,這是個國際性的學生組織,意思就是世界各地的大學都有邪教分會。只要學生參加他們今年的東歐計畫,便可以利用暑假到烏克蘭、波蘭、土耳其等地做國際志工。女孩聽了之後非常嚮往,她默默告訴自己:也許,積極爭取的時候到了。


為了參加這個計畫女孩必須通過英文面試,並準備一大堆複雜的備審資料,對語文能力一向沒什麼自信的她,從半年多前就卯起勁來努力地惡補英文,終於一次就通過面試。當時,她以為這是積極生活的起點,卻沒想到這是惡夢的開端。


正式成為海外志工的一員後,便是利用邪教的國際平台找工作,必須一篇一篇的將各單位貼出的招募文章看過一遍,像大海撈針般的寄信過去等待回音。通常寄出五十封大概只能收到十封回信,其中五封還是表明他們已經招到志工的拒絕信,但女孩只覺得失敗了就繼續找新的;儘管後來才發現,原來邪教成員有另一個軟體,可以直接把剩下的工作名額篩選出來,不用像她一樣盲目亂寄,女孩還是覺得沒關係。畢竟她雖然已經百般配合邪教規定,參加好幾次自己一點都不感興趣的社課,但她本來就不屬於他們的一員。


後來,女孩自己聯繫上了一位俄國負責人,甚至談到要簽約的階段,但邪教的計畫負責人卻告訴她:「現在要交由總會統一跟東歐那邊簽約,名額很多我保證絕對沒問題,你也不想一個人到俄國吧?」就因為這些話,加上女孩心想和大家一起到同一個國家也比較安全,便寫封道歉信拒絕了原本幾乎到手的工作,安心地將一切交由邪教的台灣總會處理。到了六月學期快結束的時候,女孩接到一通負責人打來的電話,萬分抱歉地說已經沒有名額了,而且女孩的語言程度資料莫名的被填成最差的等級,所以才會一直簽約失敗。女孩感到十分不解,畢竟他們當初志得意滿保證的樣子她都還清楚記得,語言程度也是配合邪教去參加檢定才拿到的資格,如今簡單的一句話就徹底毀了她籌備已久的計畫。


女孩難過地只想逃離這個學校,但又因為要期末考,所以只每天好把衛生紙夾在眼鏡上流淚唸書。就像那一天胖姐姐開導她一樣,女孩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努力的時間、付給邪教的金錢都是這麼難以回收,因為邪教一點都不在乎她這個小人物。希望落盡之後,她無奈地了解,日子還是必須靠自己腳踏實地過下去。


過個一個漫長的暑假,開學了。
學校裡又出現邪教召幕海外志工的海報,許多懷有夢想的學生熱烈地參加他們的講座,期待給自己一個新的挑戰。
而女孩只是站在一旁,冷冷地笑著。


也許時間真的會沖淡掉記憶中的不愉快,但她相信唯有讓人成長,這些時間才算有意義。畢竟,世界本來就不是她想像的快樂童話。

記者 鄭心舜
     Hola!
記者 鄭心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