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期

男宿女住 酷不酷?

依據住宿輔導辦法第伍條第十款規定:(一)擅自留宿異性或帶異性進入浴室沐浴者;(二)至(六)省略; 以上一經察覺即取消在校申請宿舍權及住宿資格,不退還已繳交之宿舍費,且依學生獎懲辦法及學生借用宿舍契約書相關條文處理。 不知道有多少的交大學生曾經認真讀過以上文字?

男宿女住 酷不酷?

記者 李宜融 報導  2010/11/14

據住宿輔導辦法第伍條第十款規定:
  (一)擅自留宿異性或帶異性進入浴室沐浴者;
  (二)至(六)省略;
以上一經察覺即取消在校申請宿舍權及住宿資格,不退還已繳交之宿舍費,且依學生獎懲辦法及學生借用宿舍契約書相關條文處理。

不知道有多少的交大學生曾經認真讀過以上文字?

 


各大男宿前,都貼了嚴禁女生逾時逗留的牌子。(攝影/李宜融)
 

宿舍管理,依法行政

許多大專院校宿舍的規定裡,女生若要進入男生宿舍,在白天的一個特定時段是允許的,但過了晚上十二點後不得再逗留。不過若是實際了解各大校園中的住宿狀況會發現,女生在男生宿舍過夜的情形其實屢見不鮮,許多知名國立大學都有這樣的狀況,學生之間也都見怪不怪。相較之下許多私立的大學反而因為門禁嚴格,這樣的情況較少。


在交大曾發生不少留宿被抓到,而被退宿的例子。交大七舍黃姓管理員說,這樣被抓到的案例大約一個月有一到二次,收到通報的時間差不多都在晚上一點左右,因為一點去抓的時候通常都已經躺在床上準備就寢,因此一定抓的到,如果有抓到的話也都一定予以處份。黃先生已在交大擔任宿舍管理員四年,他認為大學生幾乎都已經滿二十歲了,結交異性朋友很正常,但是晚上帶回宿舍過夜就是違反校規,除非是住在校外那就沒有人管,但是只要是在學校內有人通報檢舉,他就一定會對檢舉人負責。

其實比起有抓到的,沒被抓到的比例實在高太多太多了,黃先生認為學校宿舍的門禁管理不夠周延。他表示,以光復校區八舍來說,整棟宿舍的自動門有四五個,且管理室設置在七舍,根本防不勝防。雖然學校並沒有強力去要求或杜絕,但相較之下,女生宿舍做得嚴謹多了,單一的出入口很難有異性進出。



交大女二舍門口這學期初多了一個告示牌,提醒女生勿在違規時間逗留男宿。(攝影/李宜融)

 

妥協?配套?別干擾!

交大電子所蔡同學則認為,這樣的現象對女生的形象不好,且根本是一種變相的性別歧視。「此風不可長。」蔡同學表示,女生這樣任意的進出男生宿舍甚至過夜,對於男生宿舍的其他住宿同學是一種干擾。「難道男生就沒有隱私嗎?」雖然對於有女朋友的人來說,這或許只是一種方便,但對他們的室友來說,或許就不是那麼令人愉快了。交大大三女同學小白(化名)則認為,若真要強烈管理,那同樣住在一起的男女同性戀也應該列為對象,因為他們同樣會干擾到其他室友,宿舍若要進一步管理,以性別來說便太狹隘了。

自由,對許多人來說的確是上大學後感受到最大的改變,尤其對於離家在外就學的人來說,第一次這樣掌控自己的生活起居和一天作息,可以改變的事物便很明顯。住在學校的宿舍裡,享受學校所提供的環境和較便宜的住宿費,基本的遵守校規當然無可厚非,因此學生們想爭取讓這樣的過夜合理化,似乎不大可能。交大女同學小白也提到,以現行的狀況來說,通常只要男生的室友不反對,大部分都不會有甚麼問題。

最多的反對意見往往來自於家長,擁有開放思想的家長本來就屬於少數,但就讀交大機械博士班的黃同學表示,他的媽媽就是這樣有開放思想的家長。提到男生宿舍有女生進住,他媽媽還認為學校應該在宿舍內設置保險套販賣機,而不是一味以被動的方式制止,黃同學也說他並不會很畏畏縮縮的去做這件事,反而認為學校應該有一些配套措施,像是使用者付費等,畢竟進到別人的寢室住宿,對於其他人的使用權益一定是會有干擾的。


時代進,風氣變,暫定現況或許好

這樣的現象從什麼時候開始或許很難真正了解,隨著風氣的改變,許多更開放自由的思想充斥在生活周遭,以前陣子在台大校園發生的活動來說,一群同學試圖在學校推廣男女混宿,引起不少爭論,這樣的做法雖然並不為大多數的人所認同,但已經可以看出這樣的觀念,在新一代的大學生中已經有了一些定見,將女生帶進男生宿舍這件事情在道德觀念來說並不構成罪惡,這樣的想法雖然慢慢在改變和普及,但能真正維持的時間會是多久?

隨著時代轉變,這些想法或觀念會隨著這群青年們成長,甚至到他們成為父母嗎?其實都還存在著一個大問號。現今擁有較開放想法的父母並不為主流,可見中國人的傳統思想根深蒂固得紮實,當這些年輕人變成父母時,很難避免的,會將當初父母教他們的那一套再拿出來教育自己的小孩。大多數的人是這樣成長,想必在將來的幾十年內也很難能有更大的突破。這些支持男女同住的人,過了幾十年後會抱持怎樣的想法,都是現在無法斷言的。



這樣的灰色地帶,或許真是目前狀況的最佳解。(攝影/李宜融)


現今的狀況處於一個混雜的地帶,男宿女住這件事情雖然一直存在,但卻巧妙地消失在大眾的言論中,學生們不去嚷嚷,校方則以被動的方式處理。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事實,卻能絲毫不張揚地維持下去。這樣的一個灰色地帶像是學生與校方間互不過度干涉的結果,彼此靠著這樣的默契過得很舒適,學生同樣這樣過夜,宿舍若有人通報校方便去抓,但大多數人仍生活在這塊灰色地帶,維持這樣的關係運作。

不過,這種看似有默契配合下的灰色地帶,或許正是目前的最佳解答--開放的觀念不是人人有,但這樣模糊界線不攤開來說,便不會有更好的解決方案。而現在停留在一個模糊也互不傷害的階段,成了這個問題最好的答案。

記者 李宜融
自我介紹在於暴露自己害羞膽小不愛說話的個性 黝黑的小白兔有著衝突性的分享文字 相信電子報能帶給自己的成長 是地獄還是天堂要走一遭才會知道 晚一點再告訴你   喔 可以叫我小呆
記者 李宜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