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創意教學 金荷莉用心待學生

金荷莉(Holli Kinstle)目前擔任交大的通識外文教師。來自美國的Holli總是能夠各種不同的方式來吸引學生的吸引力,但是這並不全是因為美國籍的這項特徵,而是Holli對於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溝通與相處模式有一套自己的看法。

創意教學 金荷莉用心待學生

記者 許庭瑜 報導  2009/12/13

目前在交大教書的金荷莉,是個非常活潑開朗的老師。(攝影/許庭瑜)

位於交通大學正中央的浩然圖書館地下室,外語中心內靠窗的沙發座位,每個星期四下午以及星期五中午時間是美籍老師金荷莉(Holli Kinstle)的英文圓桌時間,總是會吸引各個系對英文有興趣的學生前來練習英文口說。富有創意的討論題材以及容易理解的解說方式是Holli的最大特色,也是為什麼她在英文圓桌如此受歡迎的原因。


來台灣已經十四年的Holli,現在是第二年擔任交大的約聘教師,除了開授基礎通識的英文會話、閱讀課程之外,也在外語中心接下了英文圓桌的課務。爽朗的個性以及熱情的活力總是能夠讓參與的學生放下心中的顧忌,開口說英文或是更主動積極的投入活動。但是在開朗的外表之下,Holli的童年其實並不像現在表現地這麼光明燦爛。 

 

不同人生 造就不同的價值觀
當Holli還是個嬰兒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所以Holli與哥哥Jack從小就由母親一個人扶養長大。由於母親的全職工作沒有辦法時常陪伴孩子,Holli從小就是跟Jack玩在一起。直到上了小學之後,他們才發現Jack有腦部方面的疾病,也因此讓Holli在小學的時候總會有人藉由討厭Jack的藉口,來欺負Holli。「但是我不討厭我哥哥,因為他還是教了我很多事情。」Holli提到因為Jack的頭腦有問題,讓她從小就對腦部構造很有興趣,同時學會了如何用比較簡單易懂的方式,讓對方了解自己想表達的事物,也默默地在她心中埋下了能夠體諒他人的想法。對於目前從事教育行業的Holli來說,這兩點都是非常重要的特質。


孩提時代總是不斷在畫畫,做白日夢還有接觸大自然的Holli,上了大學之後突然發現自己從來沒有所謂的夢想,「我非常羨慕那些知道自己想要做甚麼的人,因為比起精通在一門科目上,我更喜歡每種知識都略知一二。」Holli說。不過最後Holli還是因為Jack的關係,選擇了跟頭腦研究相關的科系,為了就是希望能夠瞭解腦部是怎麼控制我們的思考或者其他方面的情緒,就像影響他哥哥一樣。Holli決定去讀心理學系,並希望能夠幫助人們解決他們的情感問題。


但是在心理學系的求學過程並不太順利,在心理學之後,Holli又修了商業設計的課程,卻也發現如此商業化的模式並不適合她。最後,出於對文學的喜愛,加上自己對於語言的興趣以及家人的支持,Holli決定主修英國文學。大學畢業之後,Holli發現工作並不向學校諮詢家說的一樣好找,因此Holli一邊在書店打工,一邊旁聽了各種的研究所課程,希望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


Holli選修課程的其中一門作業便是要她到外國人的家中,教他們英文。這樣的一個契機開啟了Holli對於自己夢想的追尋,對於這樣一個異國的交流。在教學的過程中,Holli覺得自己並不單單只是個教導者,同時也從她的學生身上學習到很多他國的文化以及民情等等,從此便奠定了Holli想教外國人英文的夢想。雖然來到台灣對Holli來說是個意外的插曲,起先也只預計停留兩年,但是因為各方面的穩定,加上剛好有更好的工作機會,Holli這一待,就待了十四年。

 

試圖弭平 台灣學生分級概念  
在竹北某家補習班兩年的合約結束之際,Holli接到了一份來自於將退休於大華技術學院老師的邀請,希望Holli能接下這個工作。在交接的時候,那位老師說對於大華的評語讓Holli有些驚訝。「這是一份不錯的工作,雖然裡面的學生都是輸家,但這邊的待遇還滿好的。」Holli重複了當初聽到的評語,並且提到在面試交大英文教師時,其中一位主考官曾經對她說過,交大的學生都是精英,是非常優秀的;但大華的學生卻是沒有能力,位置在很底下的一群學生。

 

面對這樣的分級方式,Holli覺得這實在是不太公平,她認為很多台灣人對於非精英學校的學生,甚至是一般認為比較不好的學校的學生,都覺得這些人是沒用的、無法成功的。相反地,那些大家都熟知的明星學校學生就是成功的一群、有前途的,而這看法也確實影響了學生的態度。很多大華的學生會認為自己的成就不好,或是自己的意見根本不值一提。但是Holli長年和哥哥相處下來的經驗讓她非常清楚,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扶持,可以改變很多事情,所以她很努力在讓這些學生正面看待自己的能力。


很多人曾經問過Holli,交大的學生比起大華的學生來的優秀很多對吧?但她的回答卻是,因為他們有這些優勢:好學校,補習班,而且一直以來都有人不斷的對他們灌輸,「你們很優秀的觀念。」事實上有些大華的學生比起交大的學生要來的優秀多了。英文和科學不一樣,有些大華的學生對於英文非常感興趣,對於不同於台灣的文化也抱持著高度的熱情,這樣的學生往往可以在英文方面達到很好的成就。反觀交大,很多人只把英文當作一個基礎課程,不太在乎,甚至上課時態度隨便。為了改變這樣的風氣,Holli在第一堂上課時,就跟修課同學建立默契,讓他們知道回應是很重要的。「你用怎麼樣的態度對學生,他們就會怎麼對你。」這是Holli深信的道理。


多元創意 樂在享受教學

除了通識英文課外,英文圓桌是另外一個能夠讓Holli發揮自己創意的地方,一個禮拜兩次的主題總是五花八門,也都十分有趣。每個禮拜的英文圓桌素材製作是Holli最喜歡的事情之一,面對於這些五花八門的材料,Holli從來不厭煩的去蒐集資料、整理訊息。對Holli來說,英文圓桌的素材製作就像結合她自己的各種喜好一樣,畫畫、設計以及整理各式各樣的知識。也因為Holli自認為是一個創作家,她從來不喜歡直接用網路上的東西當做素材,相反地,她會到處看書,或是體驗各種活動來當作刺激點子的泉源。

比起一般的學習方式,金荷莉更喜歡用活潑的手法帶動大家的學習欲望。(攝影/許庭瑜) Holli精心製作的英文圓桌素材。(攝影/許庭瑜)

已經把台灣視為第二個家的Holli並不打算回到美國,而目前交大的工作對Holli來說還是個新的體驗。但是如果退休的話,她希望可以為台灣的學生設計一些跟學習英文有關的教材,就像每個禮拜在英文圓桌聊天的素材一樣,最好是多元豐富又有趣。這樣結合自己興趣,又能夠帶給其他人好處的生活一直是Holli所期望的。 

 

記者 許庭瑜
浮泛的人生中我們不過是一粒微塵 但我們還是這樣活著,無論好與壞 喜歡音樂,搖滾、後搖、R&B、抒情甚至歌劇 覺得自己的一生中若是把音樂抽掉,會接近黑白 熱愛漫畫以及卡通,因為那是生命的能量 自從跟漫吐版結緣後自認為變得比較批判 卻發現無法應用在書評、影評還有樂評 但是比起人物、社會議題以及照片故事 不得不承認他們算是平易近人的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也挺開心的 不要期待電子報可以為你做什麼 而要反問你為電子報付出了什麼 以上  
記者 許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