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期

是家人 也是最要好的朋友

「喂,富美喔,幹嘛?……,後你很三八耶!笨死了!……,哈好啦,先這樣囉,掰。」 這就是我跟家人間的相處方式,就跟和朋友相處沒什麼兩樣,直呼本名也是我們家的特色之一,就連父母也不例外。

是家人 也是最要好的朋友

記者 劉怡潔 文  2010/11/14

 

「喂,富美喔,幹嘛?……,後你很三八耶!笨死了!……,哈好啦,先這樣囉,掰。」
每次我掛上電話之後,身旁的人總會問起:「誰啊?你朋友?」「沒有啦,是我媽啊!」接著按照慣例就會冒出許多驚歎聲。這就是我跟家人間的相處方式,就跟和朋友相處沒什麼兩樣,直呼本名也是我們家的特色之一,就連父母也不例外。
 
 
和家人的相處就像朋友一樣(圖片來源/家庭出遊照)
 
爸爸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平常的興趣就是約幾個好友在家打麻將,雖然很愛唱卡拉OK,但家裡只有媽媽懂得欣賞他的歌聲;媽媽則是幼稚園老師,由於工作的關係,讓她一直保有一顆年輕的心,雖然有時年輕過頭了會讓我有點想毆打她;姊姊的人生就有如一齣戲,高潮迭起,不管做任何事都超誇張,是個情緒度高的異於常人的奇女子;而弟弟就是一個標準的正處於青春期階段的青少年,雖然表面上有時是個叛逆的死孩子,但其實卻是個貼心的小鬼頭。
 
在我們家幾乎沒有因輩分高低而產生距離感,我們和爸媽對話時用詞也跟和同儕對話時差不多,有時甚至還有髒話聲此起彼落,開玩笑也都尺度大開,嘲笑劉爸爸的禿頭危機和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歌聲,以及罵劉媽媽是個智障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而「呼叫本名」這個習慣好像就是由我首先發起的,不知哪天來的突發奇想,覺得叫「富美」以及「宜雄」,不是比人家叫「媽媽」跟「爸爸」要有趣多了嗎?有種在叫自己同學的親切感。於是,這項運動很輕易的就被我推動了。
革命時間:三秒,追隨者:我姊跟我弟。
 
每次看到富美又在跟宜雄撒嬌要買什麼的時候,我都心想:「天啊!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殊不知其實我完全被遺傳到富美這一點,很愛來跟宜雄撒嬌買東西這一套。疼老婆女兒的他通常都會受不了我們的攻勢而妥協,這時富美就會開始說道:「我們要感謝爸爸,因為他我們才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可以吃,有這麼漂亮的衣服可以穿,爸爸我愛你。‭ ‬」聽到這段話,宜雄雖然表面都說:「你少來這套。」但是嘴角卻都會微微上揚。真是高招!
 
富美最喜歡假扮成跟我們是三姐妹,「欸欸!我們是3S耶!大S、小S跟老S。」、「爸爸,你再不保養,人家會以為你帶三個女兒出門耶!」她總是愛這麼說道。今年雖然已經五十歲,還育有三個子女的她,卻看起來大概只有三十幾又春光滿面,而且已經有無數個路人跟我們說:「你們三個好像姊妹!」我才不得不承認這點,好吧!她看起來還真的很年輕、很像我的大姊。
 
            
 
(左圖)疼愛女兒的宜雄對於我們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攝影/劉子翔)
(右圖)富美和兩個女兒站在一起,看起來卻完全不像是一個媽媽的角色
(攝影/劉子翔)
 
常會聽說身邊有很多人跟他們自己的兄弟姊妹不合、常常吵架或是大打出手,在我們家則是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問題,我還常常覺得應該要煩惱「感情過好」了。我跟姊姊只差兩歲,彼此間可說是無話不談,雖然她最近交了男朋友,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視訊,但她在視訊的途中還是不忘讓我參與他們的話題。而現在就讀高一的弟弟和我跟姊姊的年齡差距較大,所以從小就被大家捧在手心上,一直到現在他都十五歲了,姊姊和媽媽還是很愛抱他親他、對他上下其手,儘管他是百般的不願意。
坐在電腦前的弟弟:「後優,你們走開啦!不要亂摸啦!變態喔。」
兩母女:「子翔你真的好帥喔,好像阮經天,親一下啦,怎麼這麼小氣。」
這大概是我每次週末回家都會上演的戲碼,我只有偶爾會出面阻止一下這場鬧劇,解救一下青少年小小的自尊心。
 
「欸,我很少碰到像你們這樣稱讚自己弟弟的姊姊耶。」
每次當我跟姊姊一直對別人稱讚自己的弟弟有多帥時,總會的到這樣的反應。而富美更是誇張,那天我跟富美一起去接放學的弟弟,她對著剛上車的弟弟說:「欸,你是不是你們班最帥的啊?」,「才不是咧,還有更帥的好不好。」弟弟冷冷的回應,沒想到這時富美突然開始激動的說:「誰!還有誰比你更帥?你說啊!你說啊!叫他出來讓我看看!我就不相信誰會比你帥。」,「天阿妳兇屁啊!」坐在一旁的我頓時傻眼,真是個不講理的母親。
 
                          
 
三姊弟之間感情非常好,也常常一同出遊(攝影/賴富美)
 
富美以及姊姊從以前就是走一個感性的路線,跟她們比起來我真的是非常理性的一個。從小到大,每次電視上演出有一點點催淚的畫面時,我跟弟弟就會默默的將衛生紙推到我姊面前,因為我們都知道,她一定已經泣不成聲,更何況像《唐山大地震》這種電影,大概十包衛生紙都不夠用。而那天姊姊在跟男朋友視訊時,富美興奮跑進來,對銀幕中的姊姊男友說:「欸欸,我念一篇文章給你聽喔,是我寫我們家劉映萱的,你要仔細聽耶。」
「從前,每次我去接我們家大女兒放學的時候,她一上車,總是會批哩啪啦的跟我述說今天學校裡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完全無法打斷她,這樣聒噪的個性……,不行!我不能念這個啦!」然後富美竟然哭著奪門而出,放銀幕那頭的姊姊男友一整個不知所措。
接著姊姊接棒要幫富美念完這篇文章。「她這樣聒噪的個性……,噢我也不行了!」然後也跟著開始大哭。
在一旁目睹了一切過程的我,實在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兩個人抱在一起哭是哪招,自以為在演偶像劇嗎,未免也太emotional。
 
升上大學後,第一次離開家自己在外地生活,以前每年過生日時,我們都會買好多好吃的東西回家,再一起唱生日快樂歌慶祝。現在每年的生日都碰到期中考,正處於水深火熱狀態的我自然沒辦法回家慶生,不過每次在我生日當天,我總會接到一通吵吵鬧鬧的電話。
「喂。」
「預備,唱!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今天是劉怡潔小朋友的生日耶!收音機前的聽眾們,有沒有想點播什麼歌咧?」
「ㄟ……」
「好,那就為你帶來一首⟨海波浪⟩吧!悲傷ㄟ心情,沈重ㄟ腳步,勉強來離開……」
「我又沒有要聽這個!是你們自己想唱吧!」……
 
                                          
 
我的二十一歲生日(攝影/劉映萱)
 
這就是我的家人,瘋瘋癲癲的,但是我非常愛他們。
 
獻給才剛剛坐上飛機出國打拼的姊姊,希望你一切順利!
記者 劉怡潔
哈囉我是劉怡潔 常聽別人說我臉看起來很臭 但殊不知其實我只是睏了
記者 劉怡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