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期

等候的身影

鮮血不斷地從我額頭上如無底洞般的傷口湧出,媽媽用她圍裙一角的布料緊壓住我的傷口,嘗試想要止住那源源不斷地從我體內流出的血,她的臉上有著在廚房忙碌過後的汗水參雜著擔心的眼淚,嘴裡不間斷地呢喃著阿彌陀佛,媽媽臉上的急切和哀傷是我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幕看見的影像,同時也是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愧疚。

等候的身影

記者 陳羽涵 文  2010/11/14

血不斷地從我額頭上如無底洞般的傷口湧出,媽媽用她圍裙一角的布料緊壓住我的傷口,嘗試想要止住那源源不斷地從我體內流出的血,她的臉上有著在廚房忙碌過後的汗水參雜著擔心的眼淚,嘴裡不間斷地呢喃著阿彌陀佛,媽媽臉上的急切和哀傷是我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幕看見的影像,同時也是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愧疚。

五歲時,當我在跟鄰居的小孩在玩捉迷藏的遊戲時,一不小心地撞上了柱子上的水龍頭,頓時身旁跟我一樣大的小孩都在尖叫,我剎那間還反應不過來,想說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接著,我只覺得頭上濕濕的,一股可以令我尖叫三天三夜的疼痛朝我襲擊而來,手足無措的我也只能傻愣地站在原地哭,媽媽聽到我的哭聲急忙跑出廚房,當她看到血流滿面的我時,媽媽也慌了,一方面趕緊叫爸爸開車送我到醫院,另一方面就是用她圍裙的一角壓住我的傷口,試圖想要止住讓那不斷流出的血,接著我便昏迷過去了。


媽媽提著米奇便當袋的身影永遠在我心中縈繞不已。(照片來源/ 陳羽涵)

提著便當的媽媽總會站在校門口的紅色圍牆旁等著我。

升上了國小,那時學校尚未提供營養午餐,所以老師都會登記全班訂便當的人數,小時候總是不懂事,看到身邊的人都是吃學校訂的便當就會也想跟隨大家,但每次當我跟媽媽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媽媽總是毫不猶豫地直接拒絕我,她堅持我每天一定都要吃她親手做的便當,所以我也都會在中午十二點的時候準時到校門口等媽媽送來的便當。媽媽送的便當裡永遠都會附上一罐舒跑,再和便當一起用米奇的便當袋裝著,但當我拿到便當回到教室的時候,看到大家都在吃學校訂的便當,不知為何我總是會覺得很難堪,覺得吃媽媽做的便當很丟臉,所以常常會生媽媽的氣,故意吃個一兩口就不吃了,但有一天在放學回家後,當我看到媽媽因為我又剩了一大堆菜沒有吃而露出失望表情時,我的心就莫名的感到難過糾葛。

水圳的那一站,永遠都有媽媽等待的背影。

升上了高中,因為學校離家裡比較遠,所以我必須開始住校,在搬去學校的前一天晚上,我還很開心的跟爸爸姊姊一起討論住校要買的東西,心中開始期待住校的生活,然而,當要前往學校的那一刻真正來臨時,我卻止步了,坐在車上,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我不要,我不要住校,我不要離開家裡,我不要離開媽媽」,我開始對著媽媽嚎啕大哭,求她答應我讓我可以不用住校,那時,媽媽看我哭得唏哩嘩啦,她也慌了,只好答應我無理的要求,但是如果不住宿的話,媽媽就要每天一早在六點二十分開車載我到離家最近的等車地點,然後又在下午五點五十分時在同樣的地點接我回家,一天之中最開心的時刻莫過於聽到司機說,「水圳到了」,我就會開心地衝下車,以跑百米的速度跑到媽媽身旁一起上車回家。

四處張望的媽媽站在火車站門口,試圖在人群中找尋我的身影。

升上了大學,由於學校跟家裡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已經不是每天通車可以解決的距離,所以我最後還是住校了,永遠記得剛開始的第一個禮拜我每晚都在哭,我想家,我想媽媽。所以該開始我總是會把握每個可以回家的周末,課表也排成可以讓我回家的最佳課表—─禮拜五整天空堂,然而,日子久了,跟同學也熟了,認識的人也越來越多了,我開始漸漸不回家,不是不喜歡回家了,而是回家變成不是我第一順位的選擇,直到有一天,距離上次回家的時間已經是三個禮拜前的事了,我接到媽媽的電話,她以一種期待的語氣問我是否會回家,聽到的當下,我就決定不論那個周末我有什麼天大的事我也一定要回家。走下火車,出了火車站門口,我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一直站在階梯下的平台四處張望,

看著車子越開越遠,直到它的影子消逝在路的轉角,我再也忍不住的哭了。

寒暑假對我來說是一年內最讓我開心的時候,那代表著我可以回家住個十天半個月,享受與家人相處的時光,然而,每當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越來越接近開學的日子,我的心情就會變得很低落,因為那意味著我又要離開家、離開媽媽了。通常大家都會在開學的前一天回到學校,因為必須先把生活用品搬回寢室,而我也不例外,我常常會在搬完東西後,一直不間斷地向媽媽提出要求,先是說一起吃飯,吃完飯後又要去好市多,直到我再也無法拖延媽媽陪伴的時間,媽媽總會先把我載回宿舍,然後再離開,當我看著媽媽坐上車,啟動引擎,輪子開始轉動,漸漸地消失在路的另一端,我就忍不住的哭了起來,覺得長大好累,離開媽媽好辛苦!

五歲的意外在我的額頭上留下了一條三、四公分長的疤,這條疤代表自我有意識以來第一次認知到媽媽對我的愛有多深,一個人單獨在外讀書,這條疤總會提醒我不管多累多辛苦,我都會帶著媽媽的愛勇敢的走下去。

記者 陳羽涵
  我是陳羽涵 可以叫我大牌 喜歡享受美食和旅行 站在異國的角落默默的觀察人群是我的興趣 最近呢 則是熱衷於減肥和購物 希望我可以平安地修完電子報    
記者 陳羽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