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期

同人販售 愛的非主流創作

對台灣的許多動漫迷來說,CWT(Comic World in Taiwan)以及FF(Fancy Frontier)等大型同人販售會,可以說是年度的重大盛事。同人活動最早是零散地舉辦在台北以及高雄等地區,直到二○○三年開始才開始舉辦固定的場次,並且都集中在學生的寒暑假期間。

同人販售 愛的非主流創作

文/ 許庭瑜  2009/12/20

CWT會場中所販售的各類同人商品,中間的本子為場刊。
 (攝影/許庭瑜)

對台灣的許多動漫迷來說,CWT(Comic World in Taiwan)以及FF(Fancy Frontier)等大型同人販售會,可以說是年度的重大盛事。每到寒假或暑假的季節,總是吸引多達上萬的迷群聚集到台北共襄盛舉。這些同人活動最早是零散地舉辦在台北以及高雄等地區,直到二三年開始才開始舉辦固定的場次,並且都集中在學生的寒暑假期間。因此每到CWT或者FF的活動日期,台大的體育場外總是可以看到壯觀的入場排隊人潮,以及角色扮演者外拍的情景。


 

◎一排排同人創作商品令人目不暇給。(攝影/許庭瑜)

同人作品 熱情是創作源頭
在各式各樣同人販售會中,前來參與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要購買,或者販賣動漫迷獨立創作的各種衍生作品。基於對原作品的喜愛與熱情,不少動漫迷便開始在網路上,以自己喜歡的角色出發,動手繪圖、寫原著衍生小說等,這樣的形式也就是所謂的「二次創作」,不過比較常見的說法則是「同人創作」。這些同人作品的出發點大多是對於角色的愛好,但也可能是出於對原作品的「怨念」,也就是不滿意原作品某部份的內容,而產生的衍生物。即便如此,這些衍生物的產生仍然代表了同人創作家的熱情與信念,支持他們創作下去的動力便是他們對於原作品的喜愛。

這些同人創作家在網路上發表作品,當累積到一定人氣時,不少作者就會決定將這些作品印成實體,並透過「通販」的方式,指的是經由郵局匯款後,再將作品掛號寄出去的交易行為;或者拿到CWT以及FF這類的同人會場中販售。因此CWT和FF可以說是台灣動漫迷們互相交流的大好時機,近千位的同人創作者同時聚集在一個同人販售場地,彼此互相競爭、交流,或許每個人擅長與喜愛的領域都不大相同,但是仍然可以遇到和自己意氣相投的夥伴。除了創作者之間的交流外,這類同人場活動也是創作者與自己粉絲見面的契機,在購買同人商品的同時,也能夠一睹創作者的廬山真面目。

雖然在CWT以及FF中,同人作品都以漫畫或者小說的形式販售為最大宗,但是仍可以發現不少其他類型的同人週邊商品,從最常見的徽章、明信片以及吊飾等,到日常生活中會用到的衣服、杯子、包包甚至跟動漫中角色相同的裝飾品,都是可以販售的內容。對於同人作家以及動漫迷來說,重點不在於商品出產的形式是什麼,而是對於作品的喜愛讓任何東西都有可能成為商品。


爭奇鬥艷的會場
一般來說CWT和FF會場內的攤位大多介於四百到七百攤之間,因此要如何在這麼多攤位間,吸引自己的客群目光就變得相當重要。尤其是舉辦在寒假以及暑假這種大場的時候,整個會場擠滿了從台灣各地,甚至是香港來的動漫迷時,大型看板或是掛報就等於是燈塔一般,提供動漫迷們前進的目標。

會場內除了最令人矚目的大型掛報之外,攤位的裝潢也是吸引人的要素之一,許多攤位無不竭盡所能地想將自己的特色表現在襬飾上,不論仿造知名連鎖便利商店的11-7或是打著自己品牌的攤位,都是為了能夠讓別人一眼就注意到。與漫畫中身高設定相仿的立型看板也是不少攤位的主打,而有的攤位甚至直接將人當作活動廣告,自己化身為販賣的角色,一方面吸引迷群前來觀賞攤位,一方面滿足迷群心理,能夠更接近自己喜愛的角色之慾望。

   

◎同人販售會場內各式各樣吸引人的裝飾。(攝影 /許庭瑜)


◎顧攤者的穿著與同人本內的角色相同。(攝影 /許庭瑜)


不論是CWT還是FF的活動,除了購買與販售同人創作商品之外,另外一個主要的特點就是角色扮演,在動漫界俗稱cosplay。藉由CWT與FF的號召,大量的動漫迷湧進台大校園,也因此帶動了玩cosplay的人──被稱作「coser」的角色扮演者的前來。與同人創作者不太相同,雖然coser也是出自對原作品的喜愛而行動的,但是同人創作者是將自己的想法透過圖畫或是文字表現,coser則是身體力行,藉由與角色相同的妝扮與道具,將自己化身為喜愛的角色。不論是暑假場的豔陽或是寒假場的冷風,都無法熄滅coser對於角色的愛好。

在現實世界中呈現動漫角色的模樣,最困難的一點便是身高差的問題了。對於許多女性coser來說,為了能夠與角色擁有相同的視角,不少人會選擇穿上高達十八公分高的鞋子來滿足這項需求。在不熟悉動漫這塊領域的人眼光看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在這些coser眼中卻是再平凡不過的舉動。透過這些coser以及同人商品,CWT以及FF活動總是不乏吸引人的事物,彼此爭奇鬥艷,看誰吸引的人群比較多。

 

◎為了能夠跟扮演的角色有相同的身高而穿上高達十幾公分高的鞋子。(攝影/許庭瑜)



衡量市場需求 思考場次增減
雖然CWT與FF為同人作品的販售會場,但是由於CWT以及FF在台灣已經有一定的知名程度,不少非同人創作的作家也會在場內販售自創的個人作品,有的社團或作者更因此在台灣打出自己的品牌,比如說九藏喵窩已經是CWT與FF常客所熟悉的品牌。這類攤位的出現讓CWT和FF的內容更顯豐富。

由於近年來台灣的動漫迷持續增長,CWT和FF的場次已經不足以應付如此廣大的群眾,因此除了寒暑假之外FF方面更創立了PF(Petit Fancy)場,但場地與攤販皆比FF來得小。CWT則是除了台北場次增多之外,還新增了CWT-K(高雄場)以及CWT-T(台中場)。一年大約增加了三、四個場次,如此頻繁的數目不免讓人有些驚訝,並令人懷疑台灣動漫迷的市場是否大到足夠支撐這些場次。

在十二月十六、十七日也就是CWT23的會場上,就有社團在cosplay拍照區內訪問拍照的動漫迷,「是否認為最近因為同人販售場次增多,導致coser的素質不如以往。」扮演任何一個角色是費心又費力的,再加上服裝、假髮以及配件等開銷,對許多coser來說,是沒辦法在每項細節上去準備的,因此也可能無法達到最好的扮演水準。這點對同人創作家來說也是相同的,為了趕上卡在寒假與暑假之間的好幾個場次,不少同人作家的作品都不如當初只有寒暑假場時來的精緻。

台灣的動漫市場仍然在發展中,往後的各類同人販售活動都可能再擴大,但是要如何維持這市場之間的供需平衡,以及動漫迷和非動漫迷在校園場地的使用上,仍然需要妥善協調。

◎十二月十七日在台大巨蛋內舉辦的CWT23,比起寒暑假的同人販售場來說,人潮算少的。(攝影/許庭瑜)

 

記者 許庭瑜
浮泛的人生中我們不過是一粒微塵 但我們還是這樣活著,無論好與壞 喜歡音樂,搖滾、後搖、R&B、抒情甚至歌劇 覺得自己的一生中若是把音樂抽掉,會接近黑白 熱愛漫畫以及卡通,因為那是生命的能量 自從跟漫吐版結緣後自認為變得比較批判 卻發現無法應用在書評、影評還有樂評 但是比起人物、社會議題以及照片故事 不得不承認他們算是平易近人的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也挺開心的 不要期待電子報可以為你做什麼 而要反問你為電子報付出了什麼 以上  
記者 許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