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期

解謎風潮 推理小說在台灣

伴隨著都市化的不安及社會失序的恐懼,以法律而非武力為制裁工具的偵探角色,成為了人們心目中的英雄。雖然謎的呈現形式不同,但推理小說仍具有濃厚的儀式性,讀者跟隨著偵探的腳步,從充滿不確定的、失序的狀態,在一定的模式下走回可被認識的日常。

解謎風潮 推理小說在台灣

文/ 陳宣聿  2009/12/20


◎推理小說熱潮塑造福爾摩斯成為一般大眾心目中的偵探形象。
 (圖片來源/
http://www.kweb.be/

 遠見雜誌於二○○七年刊登了「台灣人不讀書」的報導,文中描述,台灣將近有四成的成年人不讀書,且生活中大量使用網路做為休閒的比例偏高。或許該報導將不讀書和「知識水準下降」的連結過於武斷,但從中仍可想見台灣出版業在網際網路影響下艱困的處境。然而,在出版業看似蕭條的情況下,推理小說在台灣的仍維持著每年兩百多本的高出版量。網路書店博客來特別為推理小說設立的「推理藏書閣」區塊,以及誠品網路書店中規畫出的「謎理館」,都再三揭示了推理小說已成為台灣民眾閱讀版圖的一部分。


謎團與推理的魅力
推理小說一般而言被認為是以合理的方式解開謎底的小說,不管是殺人、竊盜、失蹤或者其他任何一種構成「謎」情況的事件發生,在推理小說中,這些事件將會依照合理的劇情,藉由被賦予「偵探」角色的人物之手逐漸邁向解開的過程。現代式的推理小說以美國作家愛倫坡於一八四一年所著的《莫爾格街凶殺案》為濫觴,之後由英國作家柯南‧道爾一八八七年開始出版的《福爾摩斯》系列引起了推理小說的熱潮,並確立了推理小說成為大眾文學中的一個分類。

推理小說的成立前提,除了理性思考外,還蘊含了某種程度的法治基礎,一八三○年代英國的警察制度漸趨完備,人民對於「犯罪」也有了全新的認知,伴隨著都市化的不安及社會失序的恐懼,以法律而非武力為制裁工具的偵探角色,成為了人們心目中的英雄。雖然謎的呈現形式不同,但推理小說仍具有濃厚的儀式性,讀者跟隨著偵探的腳步,從充滿不確定的、失序的狀態,在一定的模式下走回可被認識的平常。


由小眾到大眾

早從日治時期開始,台灣便出現了以文言文翻譯而來的《福爾摩斯偵探案》。而戰後的台灣所實施的戒嚴體制下,出版物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查,導致大眾文學的發展一時中斷。在歐美和日本,推理小說的發展已經行之有年,成為大眾文學的重要部分,許多的經典和流派也確定了其發展地位。但台灣一直到一九七○年代末期,林白出版社才引入了「推理小說」的概念,並帶起一股日系推理的風潮,然而因為翻譯品質良莠不齊,不久便漸漸退燒。

一九九七年,在詹宏志策畫下遠流出版社推出了「謀殺專門店」系列,有系統的將西方的推理小說作了介紹,除了內容本身外,在導讀方面也是下了十足功夫,不僅為推理作家作了定位,更企圖將西方推理小說的歷史做一個全面性的關照。這種以系統化方式介紹給讀者知識的同時,也同時打開了推理小說的小眾市場。

而在台灣,推理小說首次擠進暢銷書排行榜便是的二○○四年的《達文西密碼》,配合電影的強勢宣傳蟬聯於暢銷排行榜兩年之久,而丹布朗同系列的小說《天使與魔鬼》也在銷售數字上獲得不錯的佳績。對於達文西密碼的成功,顯示了推理小說也是有可能取得漂亮的銷售數字,看準商機的出版社也紛紛跟進,一般消費者逛書店時比以前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推理小說。

 

搭配行銷 日系推理正夯
相較於當時歐美推理的大行其道,日系推理似乎顯得低調許多,然而這一切從二○○六年開始有了改變,獨步文化出版社的成立,打著日系推理專門出版社的旗幟,踏入了推理小說的市場。和經典選集不同,獨步以作家系列作為出版的重心,將作家的作品和名號以品牌的方式經營。一方面重新出版如松本清張、橫溝正史等大師的經典作品,另一方面也向台灣讀者介紹日本推理史上的中生代(如:宮部美幸、東野圭吾、京極夏彥等等)、以及新生代作家(如:乙一、伊坂幸太郎等等),企圖填補日系推理小說在台灣的空白。同時,除了書本之外,獨步在書籍的行銷上也增加了許多創 新的方法,例如為配合松本清 張《砂之器》書籍的出


◎《砂之器》小說同名的紀念酒(圖片來源/酒藏


◎獨步文化和便利商店合作,為旗下小說推出限量版的icash卡片(圖片來源/獨步文官方部落格

版,便推出了回答問題便可參加抽獎的活動,而該活動的獎品既不是套書也不是作家簽名,而是和作品同名稱的酒。

在推出每一則新作品的同時,獨步幾乎都會舉辦或大或小的活動。活動範圍不僅僅是在網路,松本清張在百年誕辰時獨步也在書店的一角做了展示和佈置,將原本只屬於日本的紀念日擴大為推理小說界的盛事。並且在官方部落格上刊登推理協會的會員所發表的書籍評論,讓讀者讀完書本後能夠看到容易地看到作品心得,使得閱讀這件事不再只是個人,而是產生了小小的社群的凝聚力。也因為品牌定位明確和行銷方式的成功,使得獨步在短短三年之間成為了「日本推理專業出版社」的龍頭代表。

針對獨步的來勢洶洶,皇冠出版社也不甘示弱的積極推銷自家的推理書系,皇冠出版的定位為大型綜合出版社,推理僅屬其中的一個分支,然而因為長時間出版推理書籍,皇冠出版也獲得了一定程度的讀者支持。今年,皇冠出版社邀請新本格推理的大師島田莊司來台,於九月和十一月分別在台北和台南舉辦了島田莊司的特展,島田莊司的早期作品以複雜的機關和手法聞名,在展覽中,除了可以親身體驗《斜屋犯罪》中的「斜屋」外,更可以看見作者書房的陳設以及世界各版本的島田莊司小說,令喜愛島田的書迷們喜出望外。島田莊司此次來台除座談會之外,更在台設置了同名的推理小說獎。 


走出台灣的推理路?

英美推理和日系推理一直以來是台灣推理小說市場的兩大宗,呈現二元分庭抗禮的狀態,但近年來在翻譯市場佔有率高的市場上,也漸漸出現台灣本土的推理小說創作者。目前台灣的推理小說獎共有兩個,一是已經舉辦了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獎,以短篇作品為主;二是今年新設置的島田莊司獎;以長篇作品為主。如今,第一屆島田莊司獎的首獎得主已經出現,皇冠出版社在官方網站中表示,該獎項是為了鼓勵華文的本格推理小說創作者而設,同時,日本新本格派推理大師,島田莊司本人也將會參與作品的評鑑。然而弔詭的是,島田莊司並不懂中文,因此作品會被翻譯為日文後,經大師評鑑再作決定。島田莊司表示,此獎項以推廣本格派推理為目的,評鑑的重點在於謎團的設計而不在文字能力,因此雖然翻譯會造成些許的失真,但仍可以藉由營造謎團的技術來評定作品的成功與否。但這段解釋卻讓人產生了新的質疑,若是以謎團設計為重點評比的話,那麼與鼓勵「華文的本格推理」的前三個字顯然有所相悖。

此獎項的設立不禁讓人質疑是否搭了「島田莊司」之名的順風車,然而若是不搭順風車,本國生產的推理小說是否能受到推理市場的重視也是一個疑問。究竟台灣是否真能走出一條自己的推理路,或許這也是需要時間來檢驗的。

 

 

記者 陳宣聿
  這裡是陳宣聿, 時間和空間都是很神妙的東西,一生很快就會過完了 在那之前加油吧,身為人類努力的活著。          
記者 陳宣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