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期

埔里打鐵百年情

傳統打鐵業雖然如今盛況不在,但對打鐵十分執著的老師傅依然繼續堅持在烈火中打造屬於他們的驕傲,時代選擇遺忘他們,但歷史中他們仍會被深刻地記得。

埔里打鐵百年情

記者 徐念慈 報導  2010/01/03

            

電風扇息息吹走火爐的熱風,機器運作聲中,老師父調大收音機,老歌瀰漫整個打鐵工作室。(攝影/徐念慈)


埔里鎮早期是著名林木集散地,因為農業、伐木業對鐵器的高需求,造成打鐵業的盛行。日據時期殖民政府鑑於打鐵業製造的的煙塵和噪音擾民,遂將散居埔里各區的打鐵店集中到南興街現址,而日本人當初的這項規畫,也造就了今日打鐵街的風貌。

近年來埔里鎮在推動觀光的需求下,也將此地規劃成觀光景點,供外地人參訪。然而隨著時代潮流的變遷,傳統打鐵業在工具量產化及農業機械化的衝擊下,不可免地逐漸走向沒落。相較於全盛期三十幾家打鐵舖,現在僅存的已經不到十家。
             
雖然如今盛況不在,但對打鐵十分執著的老師傅們,依然堅持在烈火中打造屬於他們的驕傲。「我們做這行已經做了三代以上了。」滄桑的語氣中有著藏不住的堅毅,時代選擇遺忘他們,但歷史中他們仍會被深刻地記得。
 

 

埔里鎮知名的打鐵街,一層樓的老鐵舖全都歷史悠久,政府推行觀光運動後,地面和入口意象陸續被整治,但基本上老師父還是以打鐵維生。(攝影/徐念慈)

 

 

 

每戶打鐵室裡,都供奉著爐公的香火。(攝影/徐念慈)


打鐵步驟一刻都不能馬虎。(攝影/徐念慈)

 




老伴老來伴。午睡後,老師父喜歡和老伴閒聊。(攝影/徐念慈)

 
 

紅紙夾著川流不息的期許,但這個老行業如今卻走向凋零。(攝影/徐念慈)


關於打鐵,師傅若有所思地望向遠方。(攝影/徐念慈)


打鐵爐劇烈地燃燒,這樣的光景還能持續幾年呢?(攝影/徐念慈)

 

記者 徐念慈
最近散漫時,迴盪的著一句諺語: 人生是很需要聚焦的,至少你的人生不是散漫的。 也學會了感受 深夜裡 溫熱的牛奶 漩著乳色的奶泡 靜靜啜飲 反而遠比很多時候要來的寧靜 不懂的還很多 所以我要用力的感受下去 內心的狂瀾  不一定是表象所想 後照鏡的天空 有時比正眼直視還蔚藍。
記者 徐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