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期

不願面對的真相-減碳成效

近年全球氣候的異常變遷,人類已深刻體悟到對生活造成的劇烈影響。多國皆有共識,為了使整個地球永續發展,節能減碳、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已是刻不容緩,台灣政府與企業間亦有多項政策措施因應,期盼引領全民進入低碳生活圈。然而近來多項政策除了強調提升民眾對減碳的意識,「溫室氣體減量法」尚未通過以及重工業排放量管制仍飽受環保團體批評,現階段所發揮的節能減碳比例似乎極為有限。

不願面對的真相-減碳成效

記者 楊茹閔 報導  2010/01/03

近年全球氣候的異常變遷,人類已深刻體悟到對生活造成的劇烈影響。多國皆有共識,為了使整個地球永續發展,節能減碳、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已是刻不容緩,台灣政府與企業間亦有多項政策措施因應,期盼引領全民進入低碳生活圈。然而近來多項政策除了強調提升民眾對減碳的意識,「溫室氣體減量法」尚未通過以及重工業排放量管制仍飽受環保團體批評,現階段所發揮的節能減碳比例似乎極為有限。

 

 

台灣在全球二○一○抗暖評比中整體排名被列為「差勁(Poor)」(橘色),差一點落至「非常差勁(Very Poor)」(紅色)。(圖片來源/The 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 2010)

 

台灣在多項國際環境評比的數據已成為「台灣不願面對的真相」。國際環保團體(Germanwatch)於二○○九年十二月份公布的二○一○一年氣候變遷績效指數(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 CCPI)國際評比,台灣在全球五十七個排碳大國中,減碳績效排名從去年第二十九名大幅下滑到第四十四名;而在二氧化碳的人均排放量評比中,也高居全球第十六名。儘管現任環保署以此數據取自去年舊資料為由企圖劃清責任,但不可否認的是,台灣在減碳議題上的確要有強烈危機意識。

針對全球減碳績效評比排名大幅滑落,全民應如何從生活中落實減碳目標?環保署強調消費者的觀念落實很重要。為鼓勵民眾多選購綠色環保標章產品,環保署在二○○九
年十二月十五日公布選定「台灣碳標籤」,標籤上數值表示該產品生命週期所排出的二氧化碳總量。環保署公佈「台灣碳標籤」最快於二○一○年三月起上路,未來希望廠商主動申請在產品上標示碳標籤,讓消費者優先選購碳排放量較低的產品,同時研擬推行民眾購買綠色環保標章產品或碳標籤產品可以累積點數,到綠色商店、合作商家即可兌換商品或享有折扣,希望民眾共同協力,達到減碳目標。


2009年12月15日環保署舉行台灣碳標籤徵選頒獎典禮暨碳標籤發表會。左圖為「台灣碳標籤」;右圖為環保署長沈世宏(左)與「台灣碳標籤」設計者陳文順(右)。(圖片來源/中央社)



碳標籤道德訴求 效果有限
對於碳標籤能達到的成效,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秘書長李卓翰則表示,碳標籤的推行比較傾向道德訴求,一味地要求消費者效果將有限,因應補助等配套措施才是更重要的部份。台灣大學生化與科技系的楊承翰也認為:「政府需要有針對排碳影響更嚴重的重工業排放管制作為帶頭的政策,而不只是要求小市民,否則很難服氣」。

環保署近年在中秋佳節也嘗試以「全球抗暖!中秋佳節拒烤肉!」、「不要讓嫦娥吸二手煙」為口號,呼籲民眾減少烤肉機會,減低傳統炭火烤肉所產生的煤煙,台中市公園等公共空間甚至全面禁止烤肉,違者最少罰款新台幣一千兩百元。以同樣規範民眾的邏輯看來,鼓勵大眾減少烤肉的用意是良善的,而個人也許也想盡一己之力做好環保,但是李卓翰認為,民眾烤肉的碳排放量相較於重工業大廠的排放量實屬小宗,政府更需要在大環境政策上訂定明確的方向。



拼經濟 重工業汙染犧牲環境
目前「溫室氣體減量法」仍在立法院審議,長期研究溫室氣體管制、及控制技術的交通大學環境與工程系所教授白曛綾即指出:「台灣仍在以犧牲環境來追求產業發展,因此政府才未將減排期程納入立法,未有明確定案都是因為害怕『溫室氣體減量法』中明訂減排時刻表後,會導致企業成本提高而移往海外投資。」


(資料來源 /環保署網站;製表/楊茹閔)



根據全球第一個全面監控發電業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資料庫網站「二氧化碳監控行動」統計,台灣在國家排放總量位居全球第十三位,並且在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二十五座發電廠之中,有三座發電廠入榜,台中縣龍井鄉的台電台中火力發電廠更高居榜首。


有效減碳 仍須回歸長遠政策
面對這些不甚光彩的記錄,科學家與學者也在省思全球暖化與經濟發展之間,如何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目前廣為討論的方案之一即為「碳排放交易」。碳排放交易是透過碳的額度與交易的基準,各類別產業會依產業屬性訂定排放的標準量,當工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低於標準量,則可將多餘的二氧化碳額度在碳排放交易市場中售出;反之,超過排放標準量的企業,則需要從交易市場中購買更多的二氧化碳額度,以符合國際間規定二氧化碳排放殘量的要求。

然而民間有一些批評聲浪認為碳排放交易其實是在資本主義的邏輯下運作,圖利了資本額高的企業。交通大學環境與工程系所教授白曛綾則解釋,碳排放交易的確是保有彈性也符合成本效益減少碳排放的方法,前提是碳交易需設定明確的總量管制,也就是工廠與工廠間的總排放量需要有一限度規範,若是總量超過可排放量,大廠再有錢也無法購買額度。


回歸政府決策面,前工研院環安中心組長、以及環境與發展基金會副總經理陳文卿表示,政府在政策上對大廠應有明確規範,並全盤性的訂定目標與規劃進度時程,具體列出五年甚至十年後可預期的確實減碳情形,在執行成本上詳實編列減少一公斤排放量需多少預算,如此才能更有效率的達到全面減緩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

減碳議題的討論不僅是宣導大眾肩付起守護永續地球的責任,也同時宣示台灣在國際上需善盡國際社會成員責任。最重要的一點為,台灣以貿易立國,在全球高度重視減碳的趨勢裡,必須建立更完善的因應政策去依循相關國際貿易規範,以爭取生存空間。

記者 楊茹閔
 我是楊嚕米 在這裡重新認識世界和自己。                  
記者 楊茹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