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期

草莽英雄 新竹救難協會

「救難隊沒有一個人的故事,不可能一個人就可以出任務的。」

草莽英雄 新竹救難協會

記者 李志豪 報導  2010/01/03

電影裡,小老百姓遇到生命危險大喊救命,遠方的英雄人物馬上就飛到等待救援的民眾身邊,輕輕鬆鬆地抱著遇難者脫離困境。但是現實生活當中,擁有超人能力的大英雄並不存在,只有無數充滿熱忱的「草莽英雄」,利用一身經過專業訓練的技能,進行急難救援。新竹市救難協會的大隊長吳敵,就是這些無名英雄的其中一員。
 

 

 帶領新竹市救難協會的大隊長吳敵(圖左)、理事長林建賢。(攝影/李志豪)


為了回饋社會 義不容辭
救難協會屬於民間團體,雖然政府有補助救難團體的款項,卻要由新竹的四個救難團體平分,一輛水上摩托車的售價就能讓這筆金額消耗地所剩無幾,因此會內的器材、物資,不是社會上企業行號的贊助就是隊員自掏腰包購買。吳敵在加入協會之前就會固定向慈濟等公益團體捐錢,而在加入協會之後,除了一些器材的添購,每個月的訓練課程也是自費學習,定期提升自己的救難技能。

對於救難的訓練課程和器材,吳敵的態度毫不妥協:「如果沒有專業的技巧和裝備,就不能下去救人。」提到去年在八八水災那位捨身救人,而不幸罹難的南投水上救生隊員張瑞賢,吳敵說:「他們一看就沒受過這類的救難訓練,我常常告誡我們的隊員加強自己的能力,不然不要貿然地救人。」

說起當初加入救難協會的原因,吳敵豪邁地笑著說:「沒有特別的原因,不是每個人都會想要為社會作一點事嗎?」 想要回饋社會的心情,讓吳敵在救難協會一待就是七、八年;但是這樣的資歷卻不算最資深的隊員,吳敵指著一旁蒙頭大睡的隊員:「像他就待了十幾年,我還不算什麼。」


協會未來的行動需要領導者開會溝通。(攝影/李志豪)

「平常協會的人有自己的工作,參加協會是行有餘力才做的」,在工作和救災之間, 吳敵認為他現在還可以平衡。新竹市救難協會理事長林建賢則說:「協會裡的隊員有時候因為經濟因素,必須專心在事業上衝刺而離開三、四年,但還是很關心協會的行動。」類似於救難協會這樣組織的民間團體,志工自身的經濟問題還是第一優先;幸好社會上還是有很多熱心人士,有人離開,也有人加入。







每次任務的生離死別
「她怎麼可能不說話。」家裡的另一半對吳敵一頭栽進救難活動頗有抱怨,但是卻沒辦法阻止吳敵的熱情;林建賢開玩笑地表示,「其實我們是拋家棄子來參加救難活動」。吳敵說道:「救難員身上的裝備是用來保護自己」,在第一線的救難人員面對的不只是災民的生命,還有自己的安全,「其實我們出任務前都有心理準備,我會抱抱孩子、老婆,當家裡都安頓好之後才會出門。」

這些年來雖然救過很多人,卻同時也看過無數具罹難者的遺體,救難隊員多多少少都會遇到需要搬運遺體的時候。「九二一大地震房屋倒塌,裡面的人來不及逃出來,屍體已經不是平常的樣子,我們還要用戳的把黏在鋼筋水泥上的屍塊戳下來。」林建賢談著救難現場的情形,神色十分地平靜;談到這些平常人敬而遠之的事情,一旁隊員小羅哥淡淡地說:「我們已經看過太多了,不會有什麼感覺了,我當兵游泳訓練的時候第一次摸到,到現在都不知道多久了。」吳敵則笑笑地回應
「我都忘記我第一次是什麼感覺了。」

在救災現場,隊員需要清醒的頭腦判斷現場狀況,林建賢無奈地敘述一個隊員遇到的事:「當時在車禍現場有三個傷患,其中一個有生命危險的重傷,只有一輛救護車,根據『檢傷原則』我們只能載兩個受傷較輕的傷患送醫。最後那個重傷患真的過世了,而急救隊員也被不諒解的家屬告上法庭。」(檢傷原則:在醫療資源不足的情形下,選擇保存最多生命)林建賢說:「一條條生命被放棄掉,我們真的很痛心,但是這是為了救更多人。」吳敵也附和道:「我們在學甲災區根據當地的通報名單搶救受災戶,經過一棟沒有通報有災民的民宅,雖然裡面的災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但是我們還是要先放棄救援他,因為他沒有立即性的生命威脅。」



無愧於心  受委屈也甘願
救難隊員的任務要跟時間賽跑,體力和意志力往往是最極限的磨鍊。吳敵不斷提到,八八水災之時,新竹救難協會七個人總共四十個小時沒有闔眼,光是在水裡就泡了二十六個小時,每個人都累翻了,只要有便當吃,不管食物冰的熱的趕快吃下去補充體力,直到待在災區現場用盡全力後,他們才回到新竹。

然而賣命救出災民後,應該受到答謝的隊員們,有時候反而是災民強烈的不滿。「面臨身家財產毀於一旦、生命受到危險,災區民眾心裡的焦急我們都知道,在那種情況下口出惡言我們可以理解,就算受委屈也沒關係。」對於災民質罵救難人員為何不趕快把自己家人親戚救出,林建賢表示理解、並哭笑不得地表示:「台灣人受到電視、或電影的影響太深,以為救難隊都是萬能的。」

因為心繫災民,救難協會在災情發生的第一時間就已經迅速集合、著裝完成,透過無線電掌握災區訊息並且即刻出發。「新聞記者到不了的地方才是災區」林建賢說,「電視上是不是都沒看到救難協會的新聞?因為我們只會出現在最需要我們的地方,新聞記者可以到的地方都不是災區了。」


消防體制不斷進步,救難協會主要救難項目慢慢以水域救生、天災救援為主;不只是新竹救難協會,全台灣的救難人員都在為台灣的救援行動盡一份心力。林建賢大笑說:「有錢人都是大善人,像郭台銘可以捐幾億元創立基金會;而我們只是一群草莽,只能用我們的方式回饋社會。」

記者 李志豪
  台客、諧星、機車人。 生不出優美的文字, 只會自以為幽默的評論。 人生不要太嚴肅, 寫新聞也要說笑話!
記者 李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