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期

新制上路 百分百住宿率

在各大學校園中,住宿權一直是學生最關切的問題之一。交通大學至今擁有十七棟宿舍,總計兩千零七十七間寢室、七千兩百六十一個床位,大學部女生住宿率保障百分之百,整體住宿率超過百分之五十,皆為全國之最;不過,在每年抽宿舍期間,住宿權、寢室分配問題往往都被提出來重新討 論,校方學生宿舍管理委員會(簡稱宿委會)雖然每年都有提出修改辦法,但還是無法做到盡如人意的決策。

新制上路 百分百住宿率

記者 陳柏全 報導  2010/01/03

宿舍是許多大學生的第二個家。(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各大學校園中,住宿權一直是學生最關切的問題之一。交通大學至今擁有十七棟宿舍,總計兩千零七十七間寢室、七千兩百六十一個床位,大學部女生住宿率保障百分之百,整體住宿率超過百分之五十,皆為全國之最;不過,在每年抽宿舍期間,住宿權、寢室分配問題往往都被提出來重新討 論,校方學生宿舍管理委員會(簡稱宿委會)雖然每年都有提出修改辦法,但還是無法做到盡如人意的決策。

交通大學東區的宿舍群,其中包含了大學部的女二舍(兩棟最高的建築)與八舍(女二舍前面),還有即將變大學部宿舍的七舍(照片右下角的部分)。(攝影/陳柏全)

 

新制上路  大學部保障住宿
交通大學的住宿權分配,除了大學部女生保障住宿外,與其他學校皆相同,大一生強制住宿,其餘年級的男生由電腦分配住宿權。在二○○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三舍宿舍長楊志亭在交大的BBS公開版上,發表一篇「明年宿舍分配方式」的文章,內容根據當天所開的宿舍長會議決議,說明包含大二、大三的男生住宿率要提高到百分之百。三舍、七舍共六百二十個床位供大四男生八百多名學生抽,然後五舍、六舍兩間研究所宿舍改為四人寢,填補研究生讓出七舍給大學生後床位的不足。此篇文章剛發出,隨即引發熱烈討論,許多人質疑為何要犧牲大四與研究生的權益,並且商議去住宿服務組抗議,但也有人認為此舉立意良好,只是需要修改部分細節確保完整性。
 

  光復校區 博愛校區
大學部(男) 八舍、九舍、十舍、十二舍、十三舍 三舍
大學部(女) 女二舍、竹軒 二舍
研究所(男) 七舍、研一舍、研二舍 四舍、五舍、六舍
研究所(女) 十一舍 逸軒
交通大學十七棟宿舍的分配表。(製表/陳柏全)


在此篇文章發出過後的五個小時,學生聯合會(簡稱學聯會)緊急發出澄清稿,內容提到某些資訊錯誤的地方,例如:大四男生原則上是百分之百的住宿率,因為還要確認新生男女人數多寡,看是否會擠壓到住宿空間;另外,大四生並不是只能抽三舍與七舍,還是可以保留原有寢室,也就是說大學生宿舍八舍、九舍、十三舍等宿舍,還是會出現大四生的身影。現任學聯會會長,電子工程系三年級的徐晨浩表示:「此次修改案是根據十月二十八日第一次學生宿舍管理委員會決議,三舍宿舍長是在十一月十二日的宿舍長會議才得知,或許是我們解釋得不清楚,造成大家誤會,但隔天我有找他一起去住宿服務組(簡稱住服組)詢問,一切都會以會議紀錄為準。」


被忽視的研究生權益
針對這次的修改案,現任住服組組長喬治國說:「主要原因是許多家長向校方反應,大學生的自主能力不如研究生,希望能減少外宿的可能性,再加上頂尖大學計畫的緣故,既然大學部女生住宿率都達到百分之百,那男生也要盡可能地達到。」此次修正案是投票表決以九比四有條件通過,權益影響最大的是研究所男生,雖然修正案後面有附三項條件,分別是:一、原碩、博士班床位總量不得減少;二、爾後不得以研究生自主能力較強而降低光復校區的研究生床位;三、博愛校區五、六舍床位增加後,機車棚容量問題,惠請營繕組進行評估整理。不過在扣除掉七舍後,研究所男生宿舍在光復校區只剩下研一舍與研二舍而已,等於大部分研究所男生都必須自備機車以應付上課所需。

光復校區研究生所住的研一舍。(攝影/陳柏全)

當天開會的研究生代表,就讀族群與文化研究所二年級的劉人豪表示:「學校就這樣直接忽視研究生的權益,是因為研究生參與學校事務較少嗎?還是說學聯會都是大學部的人呢?明明研究所人數高於大學部,但卻用自主能力來說服我們,真是搞不懂,怎麼可以這樣就把研究生都趕去博愛校區呢?」此次的修正案其實在去年的宿舍長會議時已提過,但遭到大部分學生代表的反對,認為這樣的方式並不符合平等準則,雖然學校方面允諾會新建BOT(Built Operate Transfer,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宿舍供研究生使用,但目前連招標的廠商都尚未找到,一切都只是紙上談兵,令學生代表們難以接受。

當時的提案遭到嚴重反對,但卻在此次更高層級的宿委會通過了,主要原因是宿舍長會議是以學生代表為主,學校只會派住服組的人員當紀錄或列席;但宿委會卻是以校方為主,各級人員加起來共十三位,反觀學生代表只有十位,在人數上就處於一定的劣勢。電子工程系大四學生,多次參與宿委會投票的陳恩翊指出:「雖然學生代表有十位,不過研究所男生代表卻只有兩位,再加上當時幾位學生代表都缺席,無論怎麼投票,學生都是吃虧的一方。」由此看來,當時的投票是學生代表不足的情況下展開,也許該怪罪那些沒去的學生代表,但學校在決議這類關於大量學生權益的問題時,是否應該要採用更慎重的方式,而非這樣經由少數人草率地決定。


大數法則下的犧牲者
修正案中的討論重點皆著重在大四生或研究生權益被犧牲,但卻沒有人關心之前已因為沒抽中宿舍,後補卻又很後面,只好被迫外宿的學生。「這是大數法則下該有的犧牲者,會抗議的也只是少數而已,沒辦法。」喬治國說著,雖然在去年第二次宿委會曾有家長提案,要求處理,不過整個案子在之後的宿舍長會議時,無法通過決議,只能以核備狀態被丟在一旁,並沒有再進一步的發展。根據校方在九十七學年度的統計,連續兩年沒抽中宿舍比例約百分之五,對比於目前已定案的修改法,連續兩年沒抽中宿舍,目前外宿的傳科系大三學生溫苔詠表示:「這麼剛好,已經兩年沒抽中宿舍,這個法案又在我升大四時實施,若不小心住到三舍的話,那也跟外宿差不多,再加上客家學院以後搬遷到竹北,很無奈,只能照著學校決定的走而已。」

綜觀整個住宿權問題,雖然客觀來看,研究生自主能力真的比大學生來得好,不過大家都是繳一樣學費進入學校,也同樣身為交大的一份子,在新竹房價動輒四、五千元的環境下,不該只用這個論點就犧牲研究生的權益;同樣地,雖然在情與法難兩全的情況下,對於那些之前沒抽中住宿的同學,是否能多給予一些關懷,而非只用大數法則下的少數人去忽視他們,如何平衡其中的關係,有賴校方與學生代表投入更多心思。

記者 陳柏全
我是陳柏全,因為些許意外所以被叫做鴨子,     當然我比較喜歡大家叫我鴨哥,出身於雲林     ,畢業於天主教私立正心中學。無意中踏入     了傳播這個大領域,我喜歡影像的東西,無論     是電視、電影或拍照,最大的希望是大學四年間     能拍出一部感動人心,能讓人歡笑也能賺人熱淚的     影片,歡迎喜歡電影的人可以找我討論呦!!!          
記者 陳柏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