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期

同手同腳 珍惜有你

曾經過著獨生女的日子,每天被家人抱在懷中,不用付出什麼就可以得到許多的關心和疼愛。看著媽媽的肚子越來越大,開始不斷被灌輸裡頭裝的是未來的弟弟,以後要照顧他,當個好姐姐。在出生後的一年又253天,家裡多了一個人,是個白白胖胖的男寶寶...。

同手同腳 珍惜有你

記者 彭婉婷 文  2010/11/28

經過著獨生女的日子,每天被家人抱在懷中,不用付出什麼就可以得到許多的關心和疼愛。看著媽媽的肚子越來越大,開始不斷被灌輸裡頭裝的是未來的弟弟,以後要照顧他,當個好姐姐。在出生後的一年又253天,家裡多了一個人,是個白白胖胖的男寶寶,從小就是一個會討長輩歡心,貼心又可愛的小孩,大大的眼睛、可掬的笑容,舉手投足都是注目的焦點。再加上爺爺奶奶傳統的觀念,雖然表面上是公平對待,但常常在無意間的一句話或是一個動作表示出對弟弟特別的關愛,做姐姐的在一旁看在眼底特別刺眼。

 

    
姐弟倆小時候的可愛模樣。(照片翻拍/彭婉婷)   

 

小時候的他總是跟上跟下,姐姐有的他都想要有,玩在一起最後一定是翻臉收場,不知為了搶玩具和不服遊戲結果而大打出手多少次。小學時,有一回是熱水VS電蚊拍,那時候的心態也只是純粹將道具作自我防衛使用,誰知突然哪根筋不對,失去理智而進入了攻擊模式,幸好姐弟間雖然沒什麼手足之情但還存在著人性。往往激烈的鬥爭過後,隔了幾小時又是一片嬉鬧的美好光景。

 

                                                    小兩歲的弟弟總愛模仿姐姐。(照片翻拍/彭婉婷)  

 

 有話直說的個性,讓姐姐在幼稚園就以哭鬧的方式表達對祖父母偏心的不滿,常常喊吃飯第一個先叫的是弟弟,要不要出去玩第一個先問的也是弟弟。隨著年齡的增長,了解到祖父母過去的生活環境,當時男女差別待遇更是明顯。另一方面,身邊感同身受的大有人在,有了宣洩的窗口也嘗試說服自己接受並且習慣這樣的不平等。但這並不代表不在意,敏感程度也沒有減少,反而更加注意父母對待姐弟倆的方式,常常一句不經意的言語,都成為彼此爭執的來源。進入青春期的弟弟在家中的話明顯減少,對於爸媽的問話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對朋友則是滔滔不絕、暢所欲言,媽媽說是因為小時候每次弟弟一講話,姐姐總是打斷甚至反駁,導致弟弟現在在家不太願意說話,是這樣的嗎?把這樣的責任歸咎於別人,是否太不公平了?

姐弟倆的個性幾乎完全相反,弟弟從小被歸類為「聰明的孩子」,求學路途順遂,不曾遇到挫折,姐姐總是跌倒了再爬起來,一波三折;弟弟好玩,在外頭交友廣闊,假日總是往外跑,外務很多,姐姐則喜歡待在家中,靜靜的做自己的事,非必要不出門。弟弟做事情往往事半功倍,學測前三個月努力唸書,考上了第二志願,姐姐則努力了三年還達不到目標,對於這樣的命運安排,讓姐姐常常在心中默默抱怨老天的不公平,但對於弟弟有超過於自己的成就,也很欣然接受並感到開心。

一直以來姐弟倆不曾聊心事,國高中時期在家幾乎不講話,因為價值觀差異,常常看不慣弟弟的行為和態度,話講不到兩句就是吵架。不知道為什麼姐姐在家從來不叫一聲『弟弟』,是不習慣?還是不想?在公車上遇到可能會看一眼或是稍微打聲招呼,就算旁邊有空位也不會坐在一起,倆人都知道那一定會是個尷尬的畫面。媽媽也不知道為了姐弟倆反目成仇的狀況哭過多少次,「你們簡直跟仇人一樣!」她常這麼說。「以後爸爸媽媽都不在了,就剩下你們兩個要互相照顧,現在這樣以後要怎麼辦…。」每次聽到這句語重心長的話總讓人心如刀割,心裡酸酸麻麻的,但這樣的生活模式已維持好幾年,要有什麼改變,很難…。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姐姐大二,弟弟高三的那年四月。

一天早上清晨約六點,姐姐房門外突然傳出「咚咚咚咚!」的腳步聲,依稀聽到爸爸對弟弟說:「快起來幫忙!」接著兩人急促快速地跑過走道,過了不到一分鐘又聽到爸爸對弟弟說:「你搬前面,我抬後面!快點!」隨著機車聲揚長而去後是一片寂靜,這時還窩在被中的姐姐察覺大事不妙,還沒回過神的姐姐想著是誰?是誰被抬下去了?是媽媽!接著呆滯了好一陣子,不知道怎麼辦,瑟縮在床上不敢面對現實、不敢了解狀況。直到奶奶面色凝重的走進來,說媽媽剛剛一直吐,接著就四肢無力、全身癱軟,詳細情況也要等爸爸回報。聽完又陷入了一陣恐懼,悲觀的想法盤旋在腦海。等待消息的時間漫長無比,終於,爸爸回來了!說媽媽腦充血情況很危險,要送到台北榮總,弟弟還在醫院陪媽媽,接著迅速收拾盥洗衣物,匆匆忙忙離去。此時姐姐的腦袋又陷入一片空白,完全喪失理性以及處理事情的能力,只能在家中發呆等消息,每當電話鈴聲響起,整個心便糾結在一起,想知道目前的狀況又怕面對不願意接受的事實,衝突、矛盾、擔心、害怕,這樣的衝擊讓人像個沒用的廢物,不知所措。

當爸爸隨著救護車送媽媽到台北,弟弟回到家,他哭了。語帶哽咽地說要趕去台北,抓了幾雙襪子,帶了些衣物,接著「碰!」地一聲關上門,他義無反顧地上台北陪媽媽。那做姐姐的在幹嘛?雖然因為感冒,爸爸怕傳染給媽媽要姐姐留在家中,但只要做好防護還是可以過去,但姐姐最後選擇在家中幫忙打電話,聯繫台北的親戚以尋求協助。相較於逃避現實的姐姐,弟弟的擔當以及勇氣令人佩服,這樣的突發狀況誰不驚慌、誰不害怕,但誰又有勇氣去面對?

總認為自己有生病的權利,因為會有父母的照顧,但是當父母生病的時候呢?經過這次事件讓姐姐體會到弟弟的可靠及擔當,心中深感佩服外也了解到,當下在一起的時光是最重要的,相信姐弟倆都意識到了這點,要讓父母開心也要珍惜身邊的人。

難以想像,「聊天」對兩人來說曾經是多麼困難的事,現在已不成問題,因為姐弟倆都學會了珍惜。

 

    
  鄭重介紹,他是我弟弟。(圖片來源/彭婉婷)

記者 彭婉婷
                                      自認為是無敵悶騷人 因地制宜  沉默和瘋狂都是我的專長  不是個善於交談的人  但我喜歡聆聽大大小小的故事  願這學年用自己的雙手 譜出一篇篇精彩動人的樂章                                          
記者 彭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