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期

旅行的意義

我忘了那是哪一天,只記得那個下午刮很大的風。

旅行的意義

記者 樓楚楚 文  2010/03/21

我忘了那是哪一天,只記得那個下午刮很大的風。本來想去銀行換錢,結果走著走著發現四周的景物越來越陌生。直到幾乎沒有路可走,想必銀行也已經關門,於是沮喪地折回。

我開始覺得不安。因為我意識到自己迷路了。不知道應該在哪一個路口轉彎,而周圍也鮮有人經過。只有大風的聲音,還有路邊和我一樣手足無措的植物們。

未知的地方令人心生嚮往。(攝影/樓楚楚)


這大概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情況。在陌生的地方迷路。每一次都是那麼的擔心害怕,可是最後總是可以安全地回去。於是現在,迷路成了我樂於經歷的一項冒險。它是一次可以隨時隨地展開的旅程。只有在這樣的時候,你才得以讓自己以全新的視角審視這個世界。你會發現,即便是那些你習以為常的景色,都會在你的眼前以一種嶄新的樣貌呈現。這樣的變化,讓人心裡沉靜。我開始不再覺得害怕。當我注意到自己只是一個旅人,在這裡沒有人認識我,沒有人能說出我的過往。於是有一種疏離感在我和他們之間。這樣的感覺就好像觀看一部電影,你可以安靜地哭,安靜地笑。但所有的故事都與你無關。

於是你不再記得你所留戀的或是你記恨的,你也不會再反復思考同樣一個毫無意義的問題。你從來沒覺得世界這樣的清晰過。這樣的冷靜、客觀,以至於你可以看得清它本來的面貌。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會選擇獨自出行,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把自己丟在一個從未到過的地方,會逼迫你直面這個世界,直面自己的內心。


我喜歡旅行,嚮往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比如內蒙古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或是拉薩澄淨明媚的太陽光下隨風飄揚的彩色經幡。因為那樣的時候,我會很清楚地知道,我從哪裡來,又會往哪裡去。可是這樣的問題,可能有些人從來也沒有思考過。他們只是永遠往返於上下班的通勤車裡,靈魂跟不上腳步。

我們總是在自以為最熟悉的地方迷失方向,總是在氣喘吁吁跑到終點時才問自己,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也許有一天,當你精疲力盡地坐在擁擠的地鐵裡時,會突然想到,我要去遠方。在新的地方重新認識自己,認識自己和周遭的關係。

就像以前,你從來不覺得家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不過是一個在放學回家的時候可以吃飯睡覺的地方罷了。可是後來你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上大學。那裏一年都不下幾場雨,冬天看不見綠色的植物。但是就是在那個地方,你明白了晚餐的時候,坐在桌邊等媽媽做好菜端上桌,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麼。你以前不理解為什麼放假過節的時候總有那麼多人迫切想要回家,後來你發現自己也跟他們一模一樣了。

我們總是要走到很遠,才明白自己會真正懷念的,是怎樣的人,怎樣的事。

現在我在臺灣,想要寫明信片寄回家。坐在桌子前,拿起筆,才發現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寫過信了。知道自己要寫什麼,要寄往哪裡,這真是一種幸福。



 

記者 樓楚楚
  嗨~大家好!我是這個學期剛從大陸轉來的交換生,我叫樓楚楚。 我喜歡在電影、音樂和文字中尋求感動,樂於捕捉生活中點點滴滴的美。 曾經從大陸的東南飛到大陸的西北去上學,也曾從日語系轉到新聞系來念書。有人說,你是一個永遠“在路上”的人。 我喜歡人生以這樣的方式進行,每一天都是一場冒險。有時候逆風而上,才會聽到心的聲音。 雖然只在臺灣停留短短一個學期,但我相信以後的某一天,當我回想起這段在交大傳科系的時光來,它將一定會是美好而令人記憶深刻的。 期待著結識每一個全新的你們。 請叫我楚楚。(*^__^*)
記者 樓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