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期

一鳳 跳出精彩的人生舞曲

一個單純喜愛音樂的初衷,帶她進入了舞蹈的世界,跳舞對她來說就像呼吸一樣,是一種生活型態。一個「小綠綠」曾經以為會考上師大,念完教育學程後就出來當老師,但是卻意外走上完全不同的路——成為舞蹈老師。當街舞走進生命,她的人生開啟了新的價值與意義。她,是今年二十六歲的蔡怡梵,一鳳。

一鳳 跳出精彩的人生舞曲

記者 鄭家宜 報導  2010/11/28

個單純喜愛音樂的初衷,帶她進入了舞蹈的世界,跳舞對她來說就像呼吸一樣,是一種生活型態。一個「小綠綠」曾經以為會考上師大,念完教育學程後就出來當老師,但是卻意外走上完全不同的路——成為舞蹈老師。當街舞走進生命,她的人生開啟了新的價值與意義。她,是今年二十六歲的蔡怡梵。
 

  
1984年生的一鳳,不只長相甜美,言語動作也都十分可愛。
(攝影/鄭家宜)

 

偶然機運 用身體詮釋感動

剛開始跳舞時朋友覺得他的本名很難記,而且當時市面上推出了一支e phone手機,於是e phone就成為他的綽號,後來許多人在網路上打字,但懶得更改錯字,就變成現在街舞圈所熟悉的「一鳳」。高中就讀北一女中的一鳳,參加了學校的舞蹈社,跳的是現代舞、古典爵士等,雖然對開發身體的肌力和柔軟度有很大的幫助,可是這些舞風與街舞有差別,她想要學不一樣的東西。高三的某一天下課後,一鳳在中正紀念堂看到很多b-boy(beat boy,跳地板舞的男生)在做ice(地板舞的基本動作)就跟著做,認識這群朋友後就跟著他們一起跳街舞。當時因為比較沒有經濟基礎,所以選擇在Feliz FuFu街舞教室當櫃台小姐,只要工作完就可以進去上課。後來因為很多前輩的幫助,自高三學了兩年街舞後就開始當老師。一鳳語帶謙虛又十分感激地說,當時Alumi老師覺得她還可以,就請她幫忙代新竹MIX街舞教室的課,本來只需要代一個月,後來MIX的聲宇老師也幫她開了課。直到現在,一鳳的教舞年資已邁入第七年,不過不只教課,表演、廣告代言等各經歷都十分豐富。

 

 
 一鳳在舞蹈教室教舞的情形,影片中的舞風包含Street Jazz和Reggae。
(影片來源/Youtube)

 

音樂是她最初的起點。一鳳在國高中剛接觸到Hip Hop音樂時就很喜歡,想要了解關於音樂以外相關的事物,也希望可以詮釋自己喜歡的音樂,但是從沒想過自己會當舞蹈老師,「我只是喜歡音樂,想要詮釋音樂,想要表達我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一鳳如此解釋,「當你聽到一個讓你悸動的音樂,你是可以用身體去表達、去詮釋的時候,那個感覺很幸福,就像會唱歌的人用聲音去詮釋一個東西,舞者就是試著用身體去詮釋。」

對一鳳來說,跳舞是一種生活的型態,她認為接觸街舞不能只接觸舞蹈,一定要接觸塗鴉、音樂等Hip Hop四大元素,並把它跟生活結合在一起。晚上會聽著R&B音樂睡覺;開心或參加party時會聽Reggae或流行音樂;買衣服則選擇較有街舞元素的服飾。就像呼吸一樣自然且必要,街舞文化和精神已經深深融入一鳳的生活中。
 

充實過活 用興趣化低潮為契機

目前就讀東吳大學法律系的一鳳,白天要上課,晚上要跑工作室或各學校教舞,常常忙得不可開交的她卻說大學這段時間其實是很棒的,除了上課之外,其他空閒時間很多,可以真的盡全力去跳舞。畢業後,會有許多隨之而來的負擔和抉擇,要考慮的事情太多,就會沒辦法將心思全部放在跳舞上。大學延畢一年的一鳳,因為跳張惠妹的Star Tour世界巡迴演唱會所以曾休學兩年,但這也是她最難忘的經驗。興奮神情溢滿整臉的一鳳說「Mei姐」是她從小到大的偶像,有機會幫「Mei姐」伴舞,跟她一起工作、出國表演,以及跟國外的舞者合作,還能在彩排時聽「Mei姐」在台上清唱,實在很棒、很難得,同時也給了一鳳很多幫助和靈感。
 


一鳳參加在北京的第18屆金曲獎 MTV頒奬典禮,擔任「Amit」
張惠妹的舞者。(照片來源/蔡怡梵提供)

 

一鳳認為教課不只是一個工作或收入來源,也是她生活的一個重心和興趣。但是,表演一支舞並不是只有三分鐘的時間,前置作業很長,要花很多時間準備,因此花費的時間和收入其實不成正比,可是一鳳堅定地說:「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就覺得不會累,只要帶著熱誠去做就不會覺得辛苦。」另外,不管是什麼型態的工作都一定會遇到疲乏期,但如果有一個興趣當作支撐力量,比較容易熬過低潮。一鳳較常遇到的問題是教課變化很大,導致經濟不穩定,畢竟舞蹈是一個屬於創作、藝術性質的工作,當缺乏靈感時就會很容易進入低潮,但是對一鳳來說,這個低潮能將他推向更高的地方,反而是一個轉捩點、一個契機。在壓力很大,事情很多很麻煩時,有時他會出國釋放壓力,散一下心,沉澱過後的吸收能力甚至會更好,另外的方法則是拼命接工作,把自己逼到極限,這樣也會有靈感和新東西出現。

一鳳喜歡現在的生活,也期待大學畢業後可以全職教跳舞。但是跳舞這件事到了一定年紀後必須轉換型態,轉成排舞老師或者開工作室,不過一鳳本身不太擅長經營商業的東西,因此不會想去負擔這個風險,她也自認沒有那個背景和能力,不足以成為排舞老師。而一鳳也早已對人生有所計劃,估計三十五歲前結束教舞,之後會以大學念的東西為發展基礎,補習考公務員或者考國考。不過一鳳並不是三十五歲後就完全不跳舞,只是重心會稍移轉,跳舞成為生活中的樂趣,並會一直持續下去。她心滿意足地說:「我喜歡這個東西,它並不一定要能回饋我什麼,單純只是音樂、只是跳舞就已經給我很多。」

 

  
表演、廣告代言經歷豐富的一鳳,總能在舞台和鏡頭前盡情表現自我。
(照片來源/蔡怡梵提供)

 

全心感受 每種舞風的故事

談到台灣的街舞圈,一鳳也有許多個人見解。她認為台灣的舞蹈文化可以再分支細一點,像在日本專精於一領域的人就比較多,台灣除了old school的Breaking、Locking和Popping之外,其他的部分可能就是大家都會各碰一點。「如果能不跟著潮流走的話會更好」一鳳從當比賽評審的經驗中發現這種現象很明顯「如果那一年流行Reggae,那年比賽的女生可能幾乎都會跳Reggae,而近一兩年流行Waacking和Vogueing,所以表演出來的也都是那樣。」台灣較少人專注在自己的擅長範疇,若專精一領域的人能再多一點會更好,整個街舞生態也會比較多樣化。

相較於以前,現在的資源很多,也比較系統化,很多年輕人都對街舞十分有興趣,也都很厲害,但是一鳳認為必須再多花點功夫在了解歷史、舞蹈起源,或者各種不同類型舞蹈的相關性。一鳳說她以前開始想練Dancehall時,台灣只有一、兩個人在教,因為不盛行,資源獲得就會很困難,必須自己去找資料,但現在年輕人因為資訊太豐富了,獲得東西比較容易,所以會少掉這一塊的工作跟努力,似乎也就不是這麼了解或重視這個東西的價值。

 


純真、自然、不做作的一鳳,上課教舞十分有趣,
廣受學生們的喜愛。(攝影/鄭家宜)

 

樂觀的一鳳努力生活、積極追求夢想,用音樂和舞蹈表現自己的人生意義,活出不一樣的生命力。她最擅長也最喜歡的舞風Dancehall,需要運用許多肌力跟爆發力,而且跳起來十分開心,就如同他對生命和舞蹈的態度一樣,盡情揮灑青春,用心、用力詮釋生命和與眾不同的自我。

記者 鄭家宜
呼嚕通地就到現在了 但其實不想長大 有時會不自覺地說傻話做蠢事 有人說沒關係很可愛 但自己也曾為此煩惱不已 喜歡簡單的生活 喜歡笑 喜歡開心 喜歡藍藍的天空(但又怕曬太陽) 常常沒主見 但有時又有某種堅持 不知道為了什麼 但知道要努力生活 For 不後悔。
記者 鄭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