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期

這條文化創意的漫漫長路

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正式在年初通過,對於台灣的創意市場而言,無疑地是往前跨了一大步,然而許多先進國家近幾年來愈趨重視「文化創意產業」的概念,也是此立法背後的推力之一;台灣以往不論在文化或是創意方面,始終都沒有成為國家的重點發展項目,甚至在拼經濟的口號聲中,許多精神層面的建設,很容易被漠視與遺忘,這也導致台灣在文化創意產業的領域中沒辦法有所突破,而與許多國家出現相當程度的落差。

這條文化創意的漫漫長路

記者 林忻 報導  2010/03/28

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通過,對台灣的創意市場而言是一大進步。(圖片來源/Flickr)


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正式在年初通過,對於台灣的創意市場而言,無疑地是往前跨了一大步,然而許多先進國家近幾年來愈趨重視「文化創意產業」的概念,也是此立法背後的推力之一;台灣以往不論在文化或是創意方面,始終都沒有成為國家的重點發展項目,甚至在拼經濟的口號聲中,許多精神層面的建設,很容易被漠視與遺忘,這也導致台灣在文化創意產業的領域中沒辦法有所突破,而與許多國家出現相當程度的落差。

其實文化創意產業,對台灣而言並不是個陌生的辭彙,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主任郭良文表示,其實早在1982年台灣就已經開始出現對於文化創意產業的提倡,只是許多政府機構諸如文建會、新聞局或資策會……等部門,都有各自對文化或創意發展的一套做法。長久以來這些政策與計畫過於零散,缺乏一個整體的統籌,一直到今年才有一個完整的法案,為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做一套系統性的規劃。然而,造成發展遲緩的原因不僅僅是政策面的缺失,還有許多先不足、後天失調的因素參雜於其中,例如台灣早年政治封閉,社會風氣保守,而刻苦耐勞、埋頭苦幹似乎也被認定為所謂的台灣精神,在這樣的環境下,「創意」對於台灣而言,彷彿是個過於不切實際的字眼。


與北歐經驗相似  台灣文創萌芽
台灣早期艱困的光景,其實與設計的國度-北歐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地理條件上,北歐甚至更為艱困。很難想像當今在國際上,以現代化與未來感著稱,且不論在科技或是設計產業中,都首屈一指的北歐,一直到20世紀初時,都還只是個貧困的蠻荒之地;氣候嚴寒與土壤貧瘠,嚴重擠壓了北歐發展的空間,就連村上春樹在《人造衛星情人》一書中,都對北歐有如此的描述:北歐國度,是一個夏季沒有黑夜,冬日沒有白天,連上帝都要為之垂淚的地方。不過隨著時代的齒輪不斷向前,北歐也在科技日新月異的進步下,得以開發豐富的當地資源,搖身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工業強國,而在經濟隨之復甦後,北歐人開始出現對生活的探索與思考,並且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中,提煉出璀璨而肥沃的創意市場。

從北歐的例子反觀台灣,同樣在時代變遷下,台灣似乎就是少了那麼一點對自身環境的人文關懷;台灣曾經以加工出口貿易使經濟快速成長,但是「加工」這個介於買方與賣方之間的中繼站角色,隱約之中彷彿塑造了一種機械化的形象:台灣,沒有思想與情感的大機器。可想而知,這個大機器與設計或創意產業所不可或缺那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自然是八竿子打不著。所幸在社會越來越開放,與科技越來越進步的趨勢之中,多元的文化彷如活水一般注入台灣,台灣開始有了自我意識而活絡了社會的思想,也漸漸有人看到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性。


文創產業  需以藝文內涵為基底
文化創意產業不只是一套包裝國家的漂亮說詞,以長遠的眼光來看,以創意包裝文化,以文化充實創意,兩者之間相輔相成的激盪下,不但能夠讓人民的生活環境與人文素養加值,也可以增加民眾對於國家的認同感,而文化創意產業最終的價值,還是讓一個國家的經濟有所成長。也由於創意產業背後夾帶著強大的經濟誘因,因此全球許多國家看準這塊創意的大餅,紛紛投入大量資金與心力在扶植文化創意產業。舉例來說,在《極地之光-瑞典設計經濟學》一書中,作者馬克斯形容瑞典政府為一個設計與藝術產業的「專業經理人」,政府透過舉辦大量的藝文活動與美學教育,培養人民的文化與藝術內涵,長久下來有政府這個穩定而強大的靠山為後盾,不但人民的品味與美感提升,瑞典創意產業的市場自然也跟著擴大,進而成為今日我們所熟識的設計國度。

除了瑞典外,其他例如丹麥、芬蘭等北歐國家,在創意產業的領域中都有非常積極而完善的規劃,因而孕育出許多人文薈萃的精華區域:斯德哥爾摩南島發展為瑞典創意與設計產業中心的SOFO區、丹麥被譽為全球設計之都的哥本哈根、芬蘭充滿藝術氣息的赫爾辛基……等,這些城市發展並非一朝一夕建構出來,也不是僥倖的天時地利所造成,這其中充滿精密的城市計畫,與人民對於城市的認同以及強烈的社區凝聚力;從這個角度審視台灣,似乎沒有一個如同北歐這些城市,能夠凝聚文化創意產業的地域。


台灣文創  向未來邁步

台北是台灣經濟與文化的心臟地帶,但是在所有資源都匯聚在這裡時,即使是位於東區的黃金地段,區域結構也仍顯鬆散,無法讓文化建設與創意產業成功整合在一起,最後為這個台北精華區帶來的,只剩下充滿銅臭味的商業群聚。馬克斯也在書中提到,就算是走在有著誠品、茶街、服飾店、小酒館、咖啡廳的東區,還是能清楚地知道這裡少了一些東西,少了一些美感與文化的修養,少了一些好奇心及擁抱生命的生活態度。正如馬克斯所言,現在台灣缺少的,大概就是一種富有內涵與人文思想的生命力吧。

雖然台灣在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而這些空間需要靠更多的思考、更多的重視,與更多嚴謹的計畫以及人民的認同及共識,才能將之填滿補足,在文化創意的領域中,台灣還有很多障礙與困難需要克服,但是在今年創意產業發展法的通過後,似乎可以開始對台灣產生一些期待與希望,即使起步較晚,但是台灣已經準備好要開始改變,姑且不論政策的周全與否,只要能夠引起更多人的重視,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就會相對擁有更多發光發亮的機會,這也是一條在時代的演進之中,必經的漫漫長路。

記者 林忻
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無數個年頭,開始往傳播的道路前進。未來,路上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風景,也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岔路,但是要常常提醒自己,be myself!
記者 林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