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期

我願意 為你歌唱

男孩希望 有人能夠為他唱歌 終於 一位少女出現在男孩的面前

我願意 為你歌唱

記者 許庭瑜 文  2010/03/28

女孩希望,能夠為男孩唱歌,只為他唱歌。(攝影╱許庭瑜)

 

 

男孩希望  有人能夠為他唱歌
於是他向上天祈求著

每一天 每一天
都期盼著有人可以實現這個夢想

 

 

 


終於

一位少女出現在男孩的面前

 

我願意  為你歌唱喔

所以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男孩忘記了
忘記女孩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忘記自己最初衷心許下的願望……

 

 

 

甚至

 

忘記了女孩的名字

 


**                                                                                                                                                          **

『Miku--』男孩喊著,使得站在前方不遠處小山丘上的女孩回頭,兩隻長長的馬尾隨著身體的轉動飄著,在空中劃下美麗的拋物線。


「什麼事,Master?」Miku嘴角微揚,露出好看的微笑,而眼前的這個男孩,正是自己的主人。第一次相遇時Miku就知道,男孩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會為了他而歌唱,只為他歌唱……


『怎麼又自己一個人躲在這裡練歌了,』男孩稍嫌吃力地爬上Miku所站的小山丘上,詢問的口氣顯得有些哀怨,『難道你不喜歡我為你準備的練習室?』
帶著責難眼神望向Miku的瞬間,男孩只意識到一片翠綠,但他不確定那溫暖的草色系到底是來自於Miku本身,抑或只是周圍的草地反射進Miku的眼瞳中。


直到Miku瞇起那雙醉人的綠眼,男孩才發覺自己看傻了。
「不是的Master,我只是覺得這裡的天空很漂亮,如果能夠在這裡練習唱歌,或許就可以把這樣的美麗景象保存在歌聲中吧,這樣一來,Master也可以感受到。」女孩說話時的表情很認真,「而且,我也希望能夠把Master送給我的曲子唱到最好。」


這時男孩才發現,Miku的身旁散落著一張張的樂譜以及歌詞,每一隻曲子,都是自己親手寫下,然後送給Miku的。想到這,男孩不知怎麼地臉頰熱了起來,於是趕緊轉身背對女孩,『趕...趕快回家了啦,差不多要做晚飯了。』雖然聲音越來越小,但是男孩的這句話成功讓Miku轉移了注意。


「呀~都這麼晚了嗎?」女孩趕緊蹲了下來,將一地的寶貝紙張收齊疊好,並抱進懷中。等到Miku抬起頭時,男孩的手已經伸在眼前。
所以Miku笑了,笑得翻常燦爛,同時也把自己的右手交到男孩的手中。




「吶吶~Master,今天的晚餐有青蔥嗎?」

 

 

**                                                                                                                                                          **

唱歌是一件快樂的事情,Miku一直這麼認為。


唱的好的時候,Master會摸摸Miku的頭,給予稱讚;遇到瓶頸的時候,Master會熬夜聆聽Miku的歌聲,將缺點都挑出來。


所以Miku最喜歡Master了。Miku也盡量把握時間練習唱歌,她想唱出Master期望的歌聲,為了達成目的,不努力點是不行的,畢竟,Miku雖然有著好嗓音,卻沒有辦法像其他人一樣流暢地唱出歌詞。
即使如此,Miku還是想唱歌,對女孩來說,唱歌是唯一想做,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


「而且好像只有在唱歌時,才能夠展現自己的個性,沒有歌的自己,就變的什麼也不是了。」但是為什麼會這樣呢?Miku總是百思不得其解。


『大概是在誕生之前,就被歌聲所吸引了吧。』雖然正戴著耳機在作曲,回答的也沒有什麼邏輯,但是Master的話總是可以輕易地化解Miku的疑惑。
既然是為了唱歌而誕生的,那麼就只能盡力唱到最好吧。


寫歌的時候,Master總能夠將單純的音符化成動人的樂曲,沉醉在樂譜中的側臉很吸引人;寫詞的時候,Master就會略帶憂鬱地,咬著手中的鉛筆,構思出美麗的故事。


因為能讓Master開心,所以Miku會努力唱歌的。

 


**                                                                                                                                                          **

但美夢總是醒的很快,有時候就算想抓住它的尾巴,也只是徒勞而已。


男孩早已不是原本的男孩了,經歷了四次的花開花謝,男孩成了專業的唱片製作人,已經沒有時間再聽女孩唱歌,更別提幫女孩寫歌了。


不過,女孩依然每天跑到山丘上,對著藍藍的天空歌唱,耀眼的陽光刺痛了女孩的眼睛,女孩眨眨眼,讓眼淚留下之後,又繼續唱著,


唱著Master為她寫的歌。

 

 

一遍又一遍,Miku的歌聲迴盪在山丘間,但這次,沒有人來叫她回去吃晚飯。

 

 

等Miku唱累了,準備回家時,她聽到了陌生卻又熟悉的嗓音,還有既優美又柔和的曲調。如果說Miku一直在努力的是Master所嚮往的歌聲,那麼現在聽到的嗓音就是Miku希冀的目標。


到底是誰,女孩慌張了起來,「是誰在唱著Master為我寫的歌曲…」Miku吶喊著差點嘶吼了出來。
太過熟悉的旋律,太過明顯的換氣位置,Miku突然明白到,這首曲子是Master親自教導給另外一個她從沒見過的女孩,那個Master一直嚮往的歌聲。


Miku哭了起來,但她分不出,是替Master找到理想中的聲音喜極而泣;還是因為Master已經不需要Miku這個替代品……


替代品,Miku因為這個想法嚇到眼淚都停止了。之前Master這麼努力聽Miku唱歌,就只是為了能夠讓Miku更接近理想嗎?所以當Master找到理想之後,就不需要Miku了,是吧?


而且,不能為Master唱歌的Miku就不是Miku了,「該怎麼辦呢?」女孩虛弱地喃喃自語。

 

即使在眾多的聲音之中,我依然能夠馬上認出你唷。(攝影╱許庭瑜)

 


**                                                                                                                                                          **

女孩感冒了,因為病毒,又或者因為心毒。

Master在屋外發現倒下的Miku之後,馬上就將Miku帶回屋內。但即使回到了屋子裡,Miku仍然覺得寒冷。





好想唱歌。


Miku的聲音已經無法像以前一樣清澈,Master也不會再花更多心思糾正自己的歌聲了。




但,還是好想唱歌阿。


Miku知道,或許再過不久,主人就真的不會再看她一眼了,為了唱歌才誕生的Miku,已經要被丟棄了。


「只是現在的我,還是想唱歌呢。我是不是變成任性的壞孩子了呢,Master。」從被褥中爬出來,Miku站上了房間的木頭地板上。


「就當作是,獻給Master的最終告別曲吧。」



但是為什麼,我已經感受不到唱歌的喜悅了呢?果然是因為,Master不需要我了吧,我果然還是,為了唱歌給Master聽,才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



唱完這首歌之後,就請Master把我消除吧,回歸到0與1的世界。「如果,還能夠記得思念的感覺就好了。」



Miku最後的一曲,落幕在淚珠低下去的剎那。

 

然後是永遠的寧靜,女孩不會再發出任何聲音,也不再替任何人唱歌,被消除的記憶,也將找不回來了……吧



對Miku來說是這樣,那對人類呢?


人類的記憶,又是否能夠比機器記得更勞,更深刻。




**                                                                                                                                                          **


「Master你好,我的名字是,初音未來唷,請多多指教。」




夢醒了,男孩說不出這是場惡夢還是美夢,或許到了最後,男孩已經連Miku的名字都忘了,但他總依稀記得,一雙漂亮的綠眸子、長長的雙邊馬尾,以及一片綠意盎然之中,只屬於自己的歌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願意  為你歌唱唷

所以

 

 

 

 

 

 

 

 

 

 


請你記得我

 

好嗎?

 

 

 

 

 

 


記者 許庭瑜
浮泛的人生中我們不過是一粒微塵 但我們還是這樣活著,無論好與壞 喜歡音樂,搖滾、後搖、R&B、抒情甚至歌劇 覺得自己的一生中若是把音樂抽掉,會接近黑白 熱愛漫畫以及卡通,因為那是生命的能量 自從跟漫吐版結緣後自認為變得比較批判 卻發現無法應用在書評、影評還有樂評 但是比起人物、社會議題以及照片故事 不得不承認他們算是平易近人的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也挺開心的 不要期待電子報可以為你做什麼 而要反問你為電子報付出了什麼 以上  
記者 許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