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期

屬於瑠可的《Last Friends》

一部以女同志的愛為主軸的日本連續劇,打破連續劇的窠臼,也讓我們了解到了愛的真諦。

屬於瑠可的《Last Friends》

記者 林詩雯 報導  2010/03/28

 

 
《Last Friends》的每一位主角都受到命運的牽引,彼此糾結。岸本瑠可的同性之愛是劇中的高潮,讓人心疼,也體現出女同志的壓抑與感傷。(圖片來源/Google圖片)

 

到今天,我的家人、朋友都一直支持著我。不是作為一個女人,也不是作為一個男人,而是作為一個人,愛著我,支持著我。---《Last Friends第十一章》


在內心的最角落,是不是也有個難以啟齒的秘密,一同與你長大成人?狀似正常無異,卻影響深遠,你的笑容是真實的你嗎?《Last Friends》一部關於祕密的戲劇,壓抑與解放。岸本瑠可(上野樹里飾)的同性之愛徹底刺傷著她,她選擇默默守候所愛的人,默默保護藍田美知留(長澤雅美飾)不受男友欺侮;默默隱忍女同志的身份,害怕家人、朋友受傷。最終是愛在瑠可與愛人、朋友、家人間逐漸昇華為無可取代的關係,他們之間的羈絆由一串串的痛苦記憶與心靈歸屬緊密交織而成。諒解與包容成就了瑠可也拯救了她的朋友與家人。


全劇主軸 女同志的心路歷程
《Last Friends》打破傳統連續劇既有的窠臼,男女戀情不屬於它,同性戀情也不屬於它,屬於它的只有愛的奉獻。劇中主軸以生活在Share House的人們出發,有內心孤寂的空姐、害怕性愛的美容師、被老婆背叛的男人,各自有各自的問題與痛苦,卻都在這間房子裡得到了釋放,瑠可也一樣。對美知留的愛情從高中隱瞞到重逢,那股感情像火山爆發,從最深處被抽出,原本已平靜的心瞬間被攪亂,美知留的出現讓瑠可再也無法藏住秘密。面對著家人的關愛,瑠可雖然感到幸福,卻是沉重的壓力。因為深愛所以不願傷害彼此,是瑠可心中最溫暖的付出,但也讓她漸漸迷失,對美知留的愛無法表現;對家人、朋友也無法以真實的自己呈現。瑠可受盡煎熬的內心是《Last Friends》中讓人心疼的故事,卻也是現實女同志的心情寫照。

遭受及川宗佑(錦戶亮飾)恐怖之愛所虐待的美知留投向瑠可尋求慰藉,卻未發覺瑠可的心從來都不單單只是友情。默默愛著美知留的瑠可決定以「好朋友」的身份成為她的庇護,在這過程之中卻對自己的身份越來越感到困擾。我是誰?我是個女生,心靈卻是個男兒;我愛上美知留,可是不願讓這個事實去傷害到身邊所有我愛與愛我的人。雖然存在卻不是真實的自我呈現,我是誰?劇中對女同志的刻劃是以壓抑的心面對愛人、家人與朋友,害怕傷害成為瑠可最大的傷痛。壓抑到了最後,瑠可求助心理醫師的協助,期望找出答案。女同志在面對社會價值觀的龐大壓力下,承受難以想像的痛苦,劇中瑠可的每一步,都是現實女同志的真實呈現。對於身分認同的混亂與倫理道德的束縛,瑠可要如何走下去?唯有身邊朋友、家人的諒解才能獲得解救。

看著美知留受到暴力虐待,如果瑠可是個男人就能光明正大地成為她的肩膀給她依靠,而她卻只能對著鏡子前的自己傻楞。憎恨自己的瑠可決定離開Share House,離開讓她痛苦的美知留,離開日本到國外動手術。變性是瑠可內心解決自我身分認同的一個方式,以為當自己成為男人時,內心的衝突就不會再有。但瑠可真正的痛苦來源並非是身體結構,而是不能以真實的自己與人相處。在向水島武(瑛太飾)坦承心中壓抑許久的秘密之後,瑠可獲得釋放。雖然及川宗佑不斷以各種手段重傷她,但已走出傷痛的瑠可在面對困難時,有身邊支持的人給她力量,讓她有勇氣對抗外在壓力。反觀現實生活中的女同志,真能如劇中的瑠可在坦然面對後,獲得朋友、家人的支持嗎?一種理想的結局在《Last Friends》裡產生了。大家都知道諒解與包容對女同志是必要的,但承受著父權主義價值觀的傳統社會下,現實世界裡的女同志要獲得解放的路還是很長。


身心不對稱 女同志現實中的痛

劇中以越野賽車手的身份作為瑠可的社會背景,強調「不論是男是女,都能靠自己的實力贏得勝利,不受先天的身體構造限制」是向整個男生一定強於女生的社會氛圍的一種反彈。面對象徵極致男性權力的及川宗佑,瑠可的「女人身體」一再被強調、比較。練習越野賽車時,賽車教練對女性身體的歧視讓瑠可很不是滋味;或是因為身為女生而無法強而有力的保護美知留,讓瑠可想要變得更強等等,都是展現出女同志在性別刻板印象框架下所受到的影響。

男人總是因為身體結構天生強於女人,而自以為所有事都能比女人強,能夠操控一切的特性,是以及川宗佑作為劇中代表,強烈對比出被「男人」所象徵的力量、權力吸引的瑠可。劇情安排瑠可為賽車手就是希望能夠打破僵局,體現出身為人的意義,而非只著重於性別的認同。最終瑠可不再執著於成為「男人」,而是開始正視身為瑠可的她,擺脫性別所帶來的刻板印象,活得更像自己。但終究戲劇就是戲劇,理想離現實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女同志在面對「男性權力」時依然弱勢。在整個社會體系的運作下,生存是女同志必須考慮的現實面,瑠可靠著自己的實力成為冠軍,但現實世界中,有多少女性可以成為冠軍?


真正的愛 超越一切
《Last Friends》裡的每個角色都有秘密,最終都找到了出口。劇情並未讓瑠可與美知留成為眷侶,因為它要的不是愛的結果而是愛的展現。兩個女人在一起真的就能幸福嗎?《Last Friends》從未要塑造出同性之愛的超脫與偉大,而是具體呈現女同志對於自我認同與家人、朋友的愛恨糾葛。雖然得到了家人與朋友支持,真實的社會依然存在著,瑠可面對的是整個社會而非單純的自我認同,要有活下去的動力只有靠著互相扶持才能成真。

《Last Friends》最終章結尾:「家人、朋友、夫妻、戀人,同時擁有這四層關係,但又不屬於其中任何一種……My dear friends. Your are my last friends.」表達了劇中主角們不可取代的深厚情感,也說明愛超越了性別,超越了性愛,互相扶持一起走過不論是快樂或是悲傷的歲月,才是愛的真諦。

記者 林詩雯
我是一個對自己喜歡的事物,會勇敢、努力去追求的人。很多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我喜歡的是至少擁有記憶,有過程就會很滿足了。雖然平常看起來(?)有點呆呆的,喜歡把事情看得簡單一點,可是我覺得我並不是一個笨笨不懂事的人。我會很清楚的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對未來有自己明確的想法,期許自己在年老時,回顧過往,並不會是空洞的。我不太喜歡過著很制式化的生活,總希望在生命之中,有很多不一樣的經歷,可以去看見很多事物,體會很多事物,只為了到老年時,回想起來就是一個「酷」字,這點傳播就真的很適合我。我也喜歡有自己的空間,空間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樣我才可以主宰我自己。
記者 林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