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

理性與感性 法律前線論死刑

死刑存廢議題引起軒然大波,儼然成為社會熱烈討論的焦點,許多政要名人紛紛公開表達個人立場,但是,這場台灣司法的風暴,卻少見司法人員表態。這些站在第一線面對死刑爭議的法律人,褪去面對司法案件時的理性外衣,感性地用個人經驗審視死刑存廢的未來發展。

理性與感性 法律前線論死刑

記者 林乃絹 報導  2010/04/11

站在司法前線的司法人員用理性和感性看待死刑存廢的未來。(圖片來源/The Law Office of Mark Gallo)

 

死刑存廢議題引起軒然大波,儼然成為社會熱烈討論的焦點,許多政要名人紛紛公開表達個人立場,但是,這場台灣司法的風暴,卻少見司法人員表態。這些站在第一線面對死刑爭議的法律人,褪去面對司法案件時的理性外衣,感性地用個人經驗審視死刑存廢的未來發展。

 

律師顧立雄在兩公約研討會中進行死刑釋憲演說。(攝影/林乃絹)
接觸死刑案 律師刑警感觸迥異
律師顧立雄不諱言地表達個人支持廢除死刑的立場,曾經擔任蘇建和案與陳前總統國務機要費案辯護律師的他多次受任死刑案件,這些經歷間接影響他對刑罰的觀點。顧立雄回憶起印象最深刻的案例是發生於民國七十九年苗栗通霄派出所主管柳彥龍擄人勒贖並殺人棄屍案,「他不是個好警察,但不是因為他是壞人才會做壞事。」顧立雄語重心長地說,同時說明當時案件的經過,接著解釋最初不願接受此案的委任,但與柳彥龍詳談並經過權衡後才決定協助辯護。此案最終結果仍以死刑終結,只是,接下來的經歷讓顧立雄無法忘懷,才步出法庭,顧立雄被雨傘猛烈攻擊,「一個歐巴桑用雨傘打我,打到我的眼鏡都掉了!」顧立雄對多年前的突發事件依舊記憶深刻,「這是我第一次被人打,台灣法院後來因此加裝監視器。」原來是此案被害人親友無法諒解律師選擇替加害人辯護,即使加害人已經受到法律制裁,仍無法消除被害人親友心中的怒火,顧立雄最後靠警察的保護才得以離開法院。 

「幫具有高爭議性的案子辯護很難!」接觸許多刑事案件的律師此時也不免感慨。然而,他也從中看見人性的不同面貌,「接觸這些死刑犯,讓我很快地瞭解他們的價值觀,他們有一套江湖道義、一種生存法則,但是,他們也一心想要求生、也感受到一份良知。」顧立雄認為人都是灰色的,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很多人因為衝動才釀成重大傷害,並非故意犯案,「只要有一絲悔改的心,就應該給他機會。」顧立雄堅定地說。律師生涯的豐富閱歷,讓他重新檢視人性的無限可能,面對死刑存廢的爭論,他這麼說:「死刑泯滅人性最後一絲光明,更否定人性最後一份良善。」他更分享親身接觸過的死刑犯都在最後感到後悔,「也許真的有毫無悔意的壞人,但我還沒碰到!」身為一個司法的守門人,顧立雄沒有忘記回到人性初衷評斷生命的價值。

而同樣位在司法最前線的施武志,目前是台北縣板橋分局的刑警,處理許多重大刑案的經歷,讓他有許多機會接觸被害人家屬,將家屬的悲慟看在眼裡,讓施武志對於刑罰的態度顯得十分堅決:「死刑不能廢!」他認為在考慮廢除死刑之前,應該先考慮被害人和其家屬的心情,「以命償命才能撫慰家屬!」施武志表示死刑是一種因果報應,也許不能完全撫平被害人家屬的傷痛,但至少能夠使家屬得到最基本的平反。

同樣的,刑警的工作也讓他多次接觸死刑犯,施武志不了解這些死刑犯是否會對自身的罪行感到後悔,但他卻表達對應報概念的堅持:「人不會因為有悔意,而讓做過的事都可以得到原諒。」他補充道:「如果大家都給死刑犯機會,那誰給被害人一個機會呢?」對於近日以來的廢死紛爭,他表達不甚贊同的立場,「不能讓自身的道德觀凌駕於司法之上。」身為刑警,他相信世界有公理正義,施武志堅持司法的天平必須平衡,才能達到真正的公義!


 司法進步 再論廢死
林志潔教授強調司法改革才是當前亟需面對的問題。(照片來源/林志潔)
在司法與人情之間的平衡一直是個未解的難題,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林志潔提出巨觀的剖析,她認為台灣司法制度的問題比死刑更急迫,因此,當下要關注的的焦點是改善司法環境,「國家有進步的法治,民眾法學素養提高,人民對司法信賴度提高,自然不會反對廢除死刑。」曾經當過律師的林志潔以個人對台灣司法的了解表達另一種訴求,司法體制不健全造成判決搖擺,冤獄頻傳,廢除死刑正是來自於人民對社會安全的疑慮:「人權團體要求廢死是因為不信任司法,因為審查過程漏洞百出;但被害人反對廢死也是因為不信任司法,因為廢除死刑可能造成社會治安更敗壞。」她解釋道。因此,林志潔具體地指出迫在眉睫的改善方向,包含加強刑事鑑識與鑑定、促進審判的妥速、降低上訴率,「司法判決正確迅速做好了,再來推動死刑廢除這個終極目標。」她表示自己不反對廢除死刑,但現在時機不合,策略不對,台灣還需要一些時間。



面對死刑議題的兩方爭論,林志潔認為廢除死刑僅是宣示這個國家有決心能夠尊重人權,「但死刑廢除後,人民真的會比較信賴司法嗎?」她隨後提出質疑,非洲有許多國家廢除死刑,但司法信賴度與人權指數仍十分低落。對於眾多人權團體的廢死訴求,「廢死策略很重要!」林志潔認為廢除死刑的確需要這些團體持續推動,但應該視時機和策略來推行,而不是直接訴諸最終目標,像是前法務部長王清峰的辭職風波,訴求肯定遭到反對而失敗,「廢除死刑不是當務之急,緩死也可以。」她強調司法改革應當循序漸進。

《尚書‧虞書‧大禹謨》中寫道「刑期於無刑,民協于中時,乃功懋哉。」,也沿用於現代法律中詮釋刑法中「刑期無刑」的目標,刑法制訂的目的是期待有一天能夠達到不需要使用刑法,因此,司法的功能是要達到人民不會犯罪的程度,而非造成人民對司法的怨懟。法律的終極目標已經揭示在大眾面前,站在司法前線的司法人員用理性和感性看待死刑存廢的未來,而在司法框架下的百姓該如何看待這個難解的命題,還有待人們對台灣司法更為巨觀的瞭解。

 

記者 林乃絹
  Hello~我是非專業司法記者林小可^_^ 既瘋狂又衝動地選擇以「死刑存廢」為題,開始這學期的系列報導。 認識自己的懵懂無知,也發現自己的不知好歹, 一次次的深度採訪、資料收集和報導撰寫,總有意料之外的收獲! 無論如何都沒有放棄的理由,因為夢想依然清晰,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麼必定是成為新聞記者這件事:)      
記者 林乃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