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

當寶萊塢遇上好萊塢

當寶萊塢遇上好萊塢,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新娘與偏見》(Bride and Prejudice)改編自珍.奧斯丁經典小說《傲慢與偏見》,將18世紀的英國場景轉移置20世紀全球化流動下的印度。

當寶萊塢遇上好萊塢

記者 楊茹閔 文  2010/04/11

 《新娘與偏見》(Bride and Prejudice)的跨歐亞美三國合作為影片呈現繽紛的色彩。(圖片來源 / google)

當寶萊塢遇上好萊塢,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新娘與偏見》(Bride and Prejudice)改編自珍.奧斯丁經典小說《傲慢與偏見》,將18世紀的英國場景轉移置20世紀全球化流動下的印度。跨國合作的異國元素,東西方文化的摩擦融合,搭配大型歌舞的豪華排場,《新娘與偏見》這部愛情歌舞喜劇片,無疑地滿足了女性對愛情神話的永恆典型。


《新娘與偏見》由印裔英籍的女導演古林德.乍得哈(Gurinder Chadha)執導。導演以2002年《我愛貝克漢》一片,細膩描繪族群自我認同的矛盾和印度保守文化在西方思潮下的衝突,而成功入主好萊塢。本部影片導演改編西方經典名著,找來好萊塢最具知名度的印度第一美女艾許維亞瑞伊(Aishwarya-Rai)擔綱女主角,將寶萊塢的艷麗歌舞元素和好萊塢音樂劇形態結合,全片並以英語發音,僅在傳統婚嫁儀式裡的歌舞部分以印度方言(punjabi)歌唱。同時寶萊塢影片動輒三小時以上的片長,本片也掌控在普遍觀眾較能接受的一個半小時左右,企圖再次行銷好萊塢及打入國際市場的意圖相當明顯。


重導西方經典  再現現代印度  
《傲慢與偏見》原著柯林斯一角,在本片以一個美國至上的崇洋媚外矛盾者粉墨登場。(圖片來源 / Miramax Films)
由於是改編自《傲慢與偏見》,不僅故事情節走向相似,連劇中角色的名字都和原著小說人物發音近似,曾讀過原著的觀眾必會發出會 心一笑。故事場景一樣首先聚焦在焦急的母親日日夜夜惦記將白斯家四位婷婷玉立的千金嫁入豪門。而年輕、美麗、聰慧的二女兒拉妮塔則是一位富有新思維的新女性,堅決不受母親支配要靠自己找到心中的理想對象。在本片裡原著傲慢的達西角色,則是來自美國洛杉磯的酒店業鉅子,相較於原著不可一世的形象,片中的達西主要造成誤解的地方在於初期展現的西方文化優勢心態,加上對印度傳統風俗的不習慣,兩人因此針鋒相對,在一次次的誤解下卻又更了解彼此,因而萌生愛意。


有趣的是,導演將原著的有錢遠親柯林斯一角,設定為一個在加州事業有成的印度人,特地回來家鄉找尋適婚的傳統印度女性,搞笑的演出為本片增添不少笑點。雖然《新娘與偏見》為喜劇包裝,但仍能透過柯林斯的角色,反應出導演企圖批判開發中國家存在對西方的嚮往,同時也對西方的經濟與文化侵略帶著反抗與防備的意識形態。劇中印度人柯林斯不斷吹噓美國是一個自由奔放充滿機會的國家,在與西方人談話時並直呼「『這些』印度人…,『這些印度人』又…」,讓拉妮塔不禁冷語道,難道你自己不是印度人?自大的柯林斯則回應自己的身分是持有「綠卡的一族」。然而面對真實內心世界,柯林斯仍無法接受美式開放的同性戀、男女關係及愛情觀,因此選擇回到祖國找尋另一半。高度移動下的全球化時代讓許多人主動前往異國尋找機會,但是卻也存在著不少如同柯林斯般對離散與地方認同的矛盾。

   
好萊塢糖衣  印度文化不夠深入

眾人喧騰歌舞的歡樂場面為寶萊塢的場景特色之一。(圖片來源 / Miramax Films)
《新娘與偏見》劇情上雖然刻意描述印度文化,但整部片仍包裹著好萊塢式的糖衣,情節上簡化許多,不夠深層也有一些安排上不合理處。整體而言,本片仍保留寶萊塢艷麗歌舞的元素,五彩繽紛的場景也讓觀眾進入歡樂沸騰的情緒;在舞蹈上雜容著印度方言Punjabi傳統舞蹈,時而出現華爾滋及好萊塢音樂劇形式;場景橫跨歐亞美三洲,劇末則以古代印度大君的大象婚禮將劇情待至最高點。五彩繽紛的拼盤操作,對其他國家的觀眾來說,他們只是很表面的透過影片知道片段的印度文化,而真正潛移默化觀眾的還是整個電影架構,例如自由戀愛、種族融合和打破階級等完美結局,總總還是屬於西方自由平等的觀點。女主角的角色也反應了女性自主的題材更是全球通用,尤其在愛情故事裡顯得特別浪漫。全片雖然華麗有餘,但故事卻略顯得單薄通俗,娛樂商業性十足卻不夠深入。

例如,在男女主角參加的一場傳統印度婚禮中,達西提出他對印度婚禮的疑問,認為為什麼兩個互不認識的人卻可以接受父母安排共結連理,這樣的態度似乎有點愚昧落後。女主角則反擊男主角的觀念才是陳腔濫調,直言現在這個時代印度人接受父母的安排更像是一種速配服務,相較之下,自由戀愛的美國卻還是全世界離婚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待觀眾更進一步想要了解兩種不同文化背景的辯駁時,場景卻很快地草草帶過。關於這段對白,交通大學人文與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呂欣怡提到,印度新一代的知識份子的確越來越多是接受父母安排的婚姻,對他們而言這樣可以更專注的投入求學及研究,省去愛情中的尋覓、不順遂等虛擲時光,新穎的觀念的確就如同面對任何一種文化,我們無從評論其好壞、直斷孰是孰非。



全球化操作下的電影
《新娘與偏見》一片也值得我們去思考西方文化強勢入侵下,對其他國家帶來的影響。印度因為在歷史上曾經歷過殖民統治時期,對於西方文化的接受度是比較高的,殖民統治結束後,西方人「歐洲中心論」的優勢心態仍多少延續著,而脫離殖民統治後的印度人,則部分被文化殖民、部分保持民族本色的心理狀態,亦有逐漸融合的趨勢。有趣的是,本片在空間上,以印度、英國以及美國三國的地理場景,再現全球化流動中印度女性的慾望敘事,並且彰顯印度漂泊離散的空間分佈。印度對於共存的行為準則、價值觀和信仰體系,讓我們看到了在全球化製造的文化矛盾或差異中行走的一面。

本片也許讓我們看到印度在地經驗對於跨國訊息的吸納與轉化,只可惜類似販賣民俗風情的電影越來越多,為了打入國際市場,表面上以全球化觀點探視人際、 國界、種族的融合與衝突,其實只是替影片上了一層淺俗亮麗的色彩,這樣的電影操作趨勢值得省思。

 

 電影《新娘與偏見》(Bride and Prejudice)預告片。(影片來源 / youtube)

 

記者 楊茹閔
 我是楊嚕米 在這裡重新認識世界和自己。                  
記者 楊茹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