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

二十二。

二十二。

二十二。

記者 傅如尉 文  2010/04/11

「算命的說她長大以後,會是個有錢人欸。」(攝影/傅如尉)

「算命的說她長大以後,會是個有錢人欸。」

邊吃著碗中的火鍋丸子,邊聽著大人們聊天,約莫十年前的模糊記憶,當年的我正值愛參一腳的年紀,就算不懂談話中的人事物,卻因本性使然,牢牢地將這句話,記在心裡。



「你以後要做什麼?」
「當然是貴婦啊,呵呵!」


站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街頭,身穿了無新意的白色素面襯衫,搭上俗擱有力兼外年不敗款之黑色A字裙,再踏上一雙黑色氣墊娃娃鞋,一天才正要開始,我卻不知何去何從。

剛剛才被梳著油頭、一副跩個二五八萬的主管狠狠羞辱一頓,誰還有心情拉下老臉跟路人搭訕;再說,我也不喜歡跟陌生人攀談,而且老媽不是常說不要隨便跟不認識的大叔說話嗎?你問我為什麼要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哎呀,這不就是生活?根據秘密調查結果指出,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夠從工作中得到快樂,這數據在我看來雖然悲哀,卻又如此真實。

「先生您好!我是快樂人壽保險公司,敝姓韓,方便跟您做個簡單介紹嗎?」
「呃……不用了,我趕時間。」

全台北市共有超過兩百萬的人口,這時約莫有一百五十萬人都在趕時間。也罷,活到這把年紀,早已看透人生百態的我,根本就不在乎這些被我攔阻下來的人,翻著白眼用眼神示意:「嘖,又來了一個騙子。」是的,我是一個保險業務員,秉持一顆最誠懇的心,不遺餘力地替每一位顧客服務。好啦,被發現這是從廣告標語改編過的,但是,又有誰知道這漂亮話的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呢?

每次回家,老媽總是不厭其煩地「問候」我兩句:最近業績作的好不好呀?和平常一樣。交個男朋友給老媽看一下嘛?你以為想交就可以交得到喔。吃這一行飯,每天出門前對自己喊著「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可是往往天不從人願,回家吃泡麵。老實說,我根本不想當個拉保險的,只不過因為老爸的朋友的女兒做保險做到買下一間X寶,加上「正好」被迫讓公司請回家吃自己,才走上這條不歸路。



吃著便當,翻著八卦雜誌,赫然瞥到一個全身穿戴我不認得的衣服牌子的女人身影,當下就決定這要是我未來的模樣。因為我以後會是有錢人啊,我知道。對算命師說的一番預言,對我來說完全沒有需要質疑的地方。距離大學聯考的天數已經破百,全校高三這才開始出現考試氛圍:黑色烏雲佈滿天。

我承認我頭腦不好,但也沒那麼差;我承認我不愛讀書,但我謹記老師說過,考試的時候最好裝一下振筆疾書,才能嚇死隔壁同學。而且我很幸運,爸媽都不怎麼擔心我的課業,認為只要孩子有盡力就好,不像某些同學,每天被逼迫去便當街買晚餐,然後坐在補習班開始下課後的長期抗戰。既然沒有考上名校的壓力,我想我也就不用拼死拼活的學人家開夜車,像個瘋子似地運算根本看不懂的數學題目,還有讀不出來的古文文選。

於是,我來到這所不好也不壞的大學。原本以為總算可以享受五光十色的大學生活,事實證明,「天真」是害死人們的最後一根稻草。要是有哪位老師再跟我說拼完某個考試就可以海闊天空,請他來找我,謝謝。


越接近月終結算的日子,就越意志消沉,公司自以為鼓舞軍心的「每月最佳業務員」獎,也從來不是我的囊中物。「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對著電話中的閨中密友放肆抱怨,她也同樣苦口婆心的勸我要想開。已有穩定交往的男友的她,人長得不算美麗,卻也追求者不斷;事業沒有做得特別大,卻也夠她每週一次百貨公司巡禮。

「那就乾脆點說你不幹了阿!」
「拜託,人生要是有這麼簡單就好了吼,嘖嘖。」

對話終了,一如往常的沒有任何結論,所以是該睡覺去了。躺在床上,準備用最舒服的姿勢進入夢鄉,沒想到平常一分鐘立即躺平的我,今晚腦袋竟然還不想停工,丟出一串又一串的數字報表,準備好好折磨我這脆弱的心靈。「空氣多麼清新、世界多麼美好…」拜託拜託拜託,趕快讓我睡著好嗎?就算起床之後要面對的現實如此險惡,但是此刻我只想好好的與我的「夢中情人」相會呀!喔…

「起床了!起床了!快給我起床!!!」老母高八度聲調的特製鬧鈴,開始它的例行性發瘋,讓我的早晨每天都是以驚嚇開場。而昨晚怎麼睡著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熊貓人》應該找我去拍戲。



一星期只有五天,到底為什麼會有固定三份作業要繳?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又為什麼只有三小時讓我跟可愛的棉被培養感情?為了即將到來的地獄期末考,所有人都嚴陣以待,在同班同學幾乎到齊的MSN清單上,每個人都很有默契的,清一色掛上紅燈表示無言的抗議。


每次在和高中姊妹聚餐的時候,都被嘲笑說怎麼上了大學都不化妝打扮一下,反而漸漸往村姑路線發展,「妳以為我不想讓自己變漂亮喔?啊就沒有那種美國時間咩。」那妳不是說以後要當貴婦嗎,怎麼可以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小心有錢帥哥不愛妳喔。轟隆!友人這番話如雷灌頂般地打醒了塵封已久的夢想盒子。是啊,我不是早就已經想好長大以後要當貴婦了嗎?如今,卻被對我走向貴婦之路一點幫助也沒有的繁重課業給綁住。回顧大學四年,我的青春小鳥老早就飛到不知道要回家,戀愛學分更是莫再提。「人因夢想而偉大」,對於不得不臣服於社會之強大壓力的現代人來說,不要被現實壓垮,就很偉大了。


誰說當學生最幸福?根據憂鬱症的發病年齡越來越小,國人幸福指數越來越低,我想,是時候推翻這個古老的說法了。


爆肝,你好。貴婦,掰掰。



「我在此宣布,本月最佳業務員是…李雄敖!」恭喜恭喜,你是怎麼做到的啊,可以傳授我兩招嗎?呵呵呵…馬屁聲此起彼落,平常用尷尬假笑打招呼的人們,現在個個像是好久不見的故交一般熱絡交談,急切地從別人身上挖東西。一張張虛假的嘴臉,在起床氣未消加上沒吃早餐的我眼裡看來,特別不順眼。

本來就沒有雄心壯志的本人我呢,倒也沒有想過要爭取最佳業務的頭銜,所以說這個工作只是為了餬口飯吃,我也就認了。人的夢想,是否真的頑固地站在彩虹橋的另一端,永遠也走不到?看著桌上放的巧克力,我笑了。是啊,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個會吃到什麼口味。



隨著全球暖化的惡化,夏天變得更加炙熱不堪,讓人無法忍受,為了躲掉如刀鋒般銳利的陽光,剛從期末考解脫的一群人,決定鑽進涼爽的台北地下街避暑。

「那邊的同學!要不要來算一下你的運勢啊?算過的都說準喔~」
「欸?他是騙人的吧…?」
「不會呀,他看起來挺誠懇的說,走嘛,我們去算!」



正當在收銀台前翻著皮夾,決定掏錢出來解決民生問題的時候,無意間抽出一張紅色的紙。雖然皺皺的,上面卻依然清楚可見用毛筆工整寫下的幾個字體。時間彷彿回到那一天,那一天的我,臉上大大寫著,「我不相信。」




韓心,姓氏連同名字,共二十二劃。

秋草逢霜,懷才不遇,憂愁怨苦,事不如意。

凶。



「韓心?你在發什麼呆啊!該開始今天的『陪笑』囉!」同事間的玩笑,讓我回到現實。

 






「先生您好!我是快樂人壽保險公司,敝姓韓,方便跟您做個簡單介紹嗎?」

 

記者 傅如尉
我叫傅如尉 人生很短也很長 快樂很多也很少  所以 不要讓自己後悔 歡喜就好      
記者 傅如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