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

「拉子」--清交校園中的弱勢

「拉子」--清交校園中的弱勢

「拉子」--清交校園中的弱勢

記者 林詩雯 報導  2010/04/11

 

清交兩校男女性別比例懸殊,一直都是問題之一,本是弱勢的女性加上同志身分,更顯沉默,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清交兩校的拉子,你們快樂嗎?(圖片來源/google)
 

性別成為清交重要議題
清華大學與交通大學兩校身為理工專業領域的翹楚,是眾多學子夢想中的校系,然而男女比例懸殊卻也是兩校長久以來的問題之一。原本已是少數的女性,若再加上同志身分,顯得格外弱勢。兩校雖有性別議題之課程,但對於同志的探討依然少有,即使有也多以男同志為主,女同志的討論相對缺乏。而由兩校共同組成的性/別平等社團—部落革BLG,雖然並未限制參加性別,但社員絕大多數為男性,社團成立兩年女同志社員數量不超過5名。雖說兩校目前男女比例已逐漸接近,對於女同志議題的關懷卻仍然貧乏,看不見並不代表不存在,兩校除了傳授淵博的知識外,也必須增設性別議題的相關課程,如增開弱勢性別之課程或講座等活動。此類議題的討論是近年來逐漸增加,在性別比例失衡的兩校更顯必要。
    

實際數據顯示,交大98年度下學期男女註冊數各為8737人與3127人,比例約3:1;而清大男女註冊數則各為8431人與3780人,比例約為2:1。以比例來看,男女比數似乎差距不大,但兩校真正的問題在於理工科系男多女少,而人文科系男少女多。以交大為例,外文系98年度下學期男女註冊數各為27人與177人,電機系則為688人與100人,極端的差距讓兩性關係成為兩校必須共同解決的難題。部落革社員Sean表示,兩校都有開設性別相關課程,但清大多為系所開課,討論面向較為深入,且有專門以「同志議題」為主的課程,課程相對多元;但交大卻多是一般性課程,系所也較少開設相關議題的討論。整體來說,交大的性別議題相關課程還是有相當大的改進空間。

 

清交兩校性別議題相關課程之整理,可以明顯看出清交兩校對於性別議題的關切之差異。(資料提供/Sean   圖片製作/林詩雯)

    
校園裡的弱勢 女性加同志
校園男女比例失衡,確實造成清大女同志阿夌在人際相處上的困難。阿夌表示,一開始接觸男性較多的環境時會有孤寂感,因為不曉得周遭的人,對自己性取向的態度為何,因而感到害怕。因緣際會加入部落革後,她發現原來還有許多同志朋友,因為大家見怪不怪,就不會再去隱瞞什麼、放不開,其實講了好像也沒關係,才讓一開始的壓抑情緒有被解放的感覺。剛進入以男性為主的環境之中,對男性眼中的女性角色形象,例如嬌弱、溫柔、愛打扮等等,阿夌也感到困擾的同時也認為,女性被物化是男女比例失衡的團體裡,最明顯的問題之一。有些女性可能會為了擺脫弱勢處境,特別迎合男性的喜好,如穿著打扮偏向少女系風格,行為上傾向刻意維持女性形象,進而得到男性的一些幫助與關愛。阿夌說:「這問題曾經困擾過我,可是現在不會了」。起初曾擔心自己是否會因為堅持自己的中性風格與個性而被邊緣化,但阿夌改變心態逐漸適應後,還是認為做自己才是最好的。

 

男女比例失衡也顯示在兩校共同組成的性/別平等社團—部落革BLG的團員組成裡。部落革社員Sean表示,社團成立兩年,第一年的副社長雖為女同志,卻依然無法提升女同志的社員數,並且女性對社團的公共事務也較不關心,屬於沉默的一群。阿夌說:「我覺得女生比較可惜的是,可能是被壓抑久了吧!久了到最後就變成有些事情也不關心了,就想說那就乾脆讓男生他們去決定這樣子」。交大諮商中心莊景同老師也表示,她不清楚交大女同志的真實數量,但她所輔導的校園同志而言確實是男性多很多,也認為女同志願意在公共問題的表現上會比較少,且少很多。女性的社會化過程被傳統價值教育成相對男性而言較被動的角色,清交兩校中的女性已是少數,再加上更為弱勢的同志身分,讓女同志團結起來的力量顯得薄弱許多。阿夌就說:「女生都已經很少了,還這麼的不團結」!
    

再者,阿夌說:「跟男生要聊心裡話比較不容易,通常打嘴砲比較多,女生比較可以說深入一點」。Sean也覺得,雖然都是同志身分,有相似的社會壓力,但男女生的相處模式與討論的議題確實有差距,加上話題通常與隱私有關,讓部落革的男女社員的交集更加脫節。莊景同老師也認為,同志參加團體活動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交朋友」,當發現彼此沒有相處默契時,弱勢的女性自然而然地就會選擇退出。清交兩校的性/別平等社團遇到男女比例懸殊的環境,對於平等也呈現出了一種無奈的感慨。

 

學校主動支援 社團組織發聲
近三年來針對交大舉辦的性別議題之系列活動而言,鮮少有專門以女同志為主題的討論,莊景同老師表示,確實如此,但也認為學校絕對是站在性別平等也樂於幫助的立場上。然而交大卻極少有女同志願意尋求協助,讓學校也不知如何拉她們一把。並且,學校也會希望能得到回應,沒有人可以牽引人脈,來號召女同志參與,讓學校為女同志舉辦活動的動力與機會減少許多。但是,看不見並不代表不存在,既已了解被動為女性特質之一,女同志又身處於男女比例懸殊的環境之中更加沉默。如不使用公權力的資源來主動釋出資訊與活動,而是被動地等待更被動、弱勢的女同志來訪,這應不是處理性別議題之適當的態度。

 

清交兩校女同志除了需要學校的幫助外,自組社團也是提升權利的必要管道之一。莊景同老師就表達支持立場,認為兩校是應該要有女性社團的成立,來為弱勢女性發聲。現在的社會價值觀已漸漸開放,同志感受到來自社會的壓力比起過去已少了很多,然而對於家人、生涯規劃、感情、宗教上的困難依然存在。阿夌就表示,身邊的女同志朋友不是很多,因此會特別期望清交校園裡,能成立以女性為主的專門社團,有一個抒發心情的地方,遇到困難可以互相討論,生活圈也相近,讓認同感有所歸屬。阿夌就說:「如果有,我絕對會很樂意參加!」

 

"拉"近妳心聲計畫---傾聽在交大妳的女心聲在交大做為女生,不論性取向為何,妳的感受為何,請洽莊景同老師,聽聽妳的處境和心聲

記者 林詩雯
我是一個對自己喜歡的事物,會勇敢、努力去追求的人。很多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我喜歡的是至少擁有記憶,有過程就會很滿足了。雖然平常看起來(?)有點呆呆的,喜歡把事情看得簡單一點,可是我覺得我並不是一個笨笨不懂事的人。我會很清楚的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對未來有自己明確的想法,期許自己在年老時,回顧過往,並不會是空洞的。我不太喜歡過著很制式化的生活,總希望在生命之中,有很多不一樣的經歷,可以去看見很多事物,體會很多事物,只為了到老年時,回想起來就是一個「酷」字,這點傳播就真的很適合我。我也喜歡有自己的空間,空間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樣我才可以主宰我自己。
記者 林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