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期

比賽爭議 設計產業困境多

日前由台北捷運公司所主辦的捷運心文化運動30秒動畫比賽,希望能由大專院校的學生發揮巧思,製作30秒動畫推廣捷運中的禮節文化,但是比賽結果在四月初出爐後,獲得第一名的動畫作品-「捷運『心』光大道」,由於內容不但技術低劣且連聲音與配樂都沒有,整體品質不如預期而引發軒然大波。

比賽爭議 設計產業困境多

記者 林忻 報導  2010/05/02

台北捷運主辦的動畫比賽引發爭議。(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日前由台北捷運公司所主辦的捷運心文化運動30秒動畫比賽,希望能由大專院校的學生發揮巧思,製作30秒動畫推廣捷運中的禮節文化,但是比賽結果在四月初出爐後,獲得第一名的動畫作品--「捷運『心』光大道」,由於內容不但技術低劣且連聲音與配樂都沒有,整體品質不如預期而引發軒然大波,甚至遭到外界質疑此次比賽背後是否有黑箱作業,負面聲浪四起,而緊接著這次事件衍生而來的議題,是更多對於長久以來台灣設計產業直接而赤裸地剖析。



 

捷運動畫比賽引起爭議的第一名動畫。(資料來源/youtube)


其實這次動畫比賽爭議,一開始是以製作趣味動畫著名的部落客血多,將這次動畫事件發表在其部落格中,文章中除了對第一名的動畫作品感到驚訝與不解外,血多也表示參賽者楊東樵的作品「讓生命更圓滿」,內容鋪陳富巧思,具有冠軍相,卻連佳作都沒有而落選,而血多部落格的高人氣,也讓捷運動畫比賽受到許多網友的撻伐;對於接二連三的質疑,身為評審之一的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莊伯仲表示,比賽結果是由四位評審綜合總分結果,第一名的作品內容言簡意賅又討喜,雖技巧不好但具創意,反觀落選的「讓生命更圓滿」作品,則有抄襲日本動畫青木純成品之嫌。

 

「讓生命更圓滿」的作品被評審質疑抄襲。(資料來源/youtube)


 
 日本青木純的動畫。(資料來源/youtube)


莊伯仲此番說法,找了一個合理的理由為評審們解套,而創意確實也是一個非常曖昧而抽象的評量標準,民眾即使對於創意的部分不能苟同,似乎也很難找到一個明確的標準加以駁斥,但是若撇開第一名是否具創意的爭議,將焦點轉到當時比賽網站中所明定的比賽規則〈如下圖所示〉,可以發現第一名動畫表現的內容與情節,完全不在此八項主題中,且網站中還明確表示為避免負面意涵,以正面表現方式為佳,但是第一名的動畫卻出現衝進快要關門的捷運中這樣的危險動作,整體內容與比賽要求出現明顯落差。

 捷運動畫比賽規則。(圖片來源/獎金獵人網站)



此外,針對抄襲的部分來看,「讓生命更圓滿」的確在基本的設定上與日本青木純的動畫有相似之處,但是整體敘事在「讓生命更圓滿」中,以相似的概念結合博愛坐的捷運文化,內容顯得更完整,若是一個學生能將大師級的作品元素拆解後,重新包裝而巧妙運用,則評審又怎麼能夠為了自清而把抄襲的大帽子直接扣在參賽者頭上呢?姑且不論評審是否公正,但這次的動畫比賽評選過程中顯然出現瑕疵與漏洞。

這次捷運動畫事件在近一個月以內持續延燒,許多設計人與設計相關科系的學生,將比賽不公的狀況歸因於長期以來,台灣整體產業環境對設計的不重視,而整個捷運動畫比賽事件,彷彿轉變為對台灣設計環境不滿的導火線,facebook社群網站中也紛紛出現設計工作者發洩情緒的社團,例如「台灣苦情設計師之逆襲正義聯盟」、「我不做設計,我要轉行賣雞排」……等,這些社團或許不是正式的組織,但是卻顯示出台灣在設計的整體產業結構中仍有許多缺陷。


發展缺乏規劃 設計產業困境
近年來,幾乎每年都可以看到學生憑藉著優異的成績捨棄國立大學,轉而選擇設計相關科系的新聞,這種現象也暗示了設計產業逐漸成為現今許多年輕學子所嚮往的工作領域,但是在台灣在設計產業整體發展仍不健全的狀態下,一批批自設計相關科系畢業的學生,要面臨的是更現實的生存問題。對於台灣設計產業的困境,交通大學傳播與科計系教授許峻誠表示,台灣在產業面普遍沒有那麼重視文化創意的部分,通常公司不願意將經費用在創意上,他們重視的是立即性的盈餘,而創意是需要時間醞釀的,因此雖然現在政府試圖積極的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但是社會上的價值觀在短時間內無法馬上改變。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的老師黃郁升也表示,台灣只要經濟景氣一低落,公司雖然不一定會把設計部門砍掉,但是一定會以減薪的方式降低廣告預算。「前陣子看到一個設計師抱怨,台灣的醫師、律師、老師都很受到尊重,同樣都是師,為什麼設計師卻不受尊重。」黃郁升無奈的表示,目前台灣的價值觀對於設計的專業其實是沒有那麼的重視。

即使是身在台灣首屈一指的實踐設計系,被問及對未來的就業規劃,服裝設計系大三的學生謝孟格仍然感到迷網與猶疑,「出國吧……不然就是去幫別人縫學號。」雖然是一句隨口的玩笑話,但是卻透露出對於台灣設計產業環境的感慨,而實踐設計學院的院長安郁茜,也曾在專訪中為這些學生發聲,她認為政府培育設計人才不能夠只是鼓勵比賽、發發獎金就了事,「我們畢竟不是『球隊』,競賽得獎並非設計人才的終極目標!」安郁茜如此表示,論點直接明示台灣設計產業的根本問題在於整個大環境缺乏完善規劃,並非以比賽就能將整個創意產業向上提升。

不過黃郁升與許峻誠仍不約而同地鼓勵學生多參與比賽,原因是參加比賽可以累積作品,學生除了在課堂上所學外可以有不同的發揮,也能同時增加學生的能見度,對於就業也有幫助。雖然這次捷運動畫比賽的結果讓許多設計系學生感到失望與不平,同時可能也開始對其他比賽評審過程存疑,對於學生的反抗心態,黃郁升表示要用比較正向的心態去面對這件事情,即使比賽沒有得名,參加比賽仍然可以增加自己的歷練與作品,此外他也表示,只要有人的機制中,難免會有漏洞或不可控制的因素,只是主辦單位未來在這個部分的處理要再謹慎一些。

一個受到爭議的動畫比賽,帶出台灣設計產業上環環相扣的議題,雖然評審過程的疏失為比賽蒙上一層陰影,但是同時也引起更多對於台灣設計產業環境的討論與思考,即使一時三刻很難改變一個既存的產業結構與文化觀念,但是仍然要對台灣設計產業有所期待,而這個期待中必須承擔一些責任與行動力,若能讓社會對於其領域有多一點的重視、多一點的認同,就會對設計產業發展有更多的信心與改變的動力。

 

記者 林忻
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無數個年頭,開始往傳播的道路前進。未來,路上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風景,也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岔路,但是要常常提醒自己,be myself!
記者 林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