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期

這條跨向生疏世界的路

這條跨向生疏世界的路

這條跨向生疏世界的路

記者 楊茹閔 文  2010/05/02

 
牆上文字 "We the people"和繽紛元素傳達一種跨國多元撞擊的精神。(攝影/楊茹閔)

儘管向更遠處走去,
向一個生疏世界走去,
把自己生命押上去,賭一注看看,
看看我自己來支配一下自己,比讓命運來處置得更合理一點呢還是更糟一點
--沈從文

這短短兩行的文字裡,可能是一個70、80年代遠離家鄉獨自上台北打拼的鄉村青年自我對話;可能是個剛和仲介談完合約,下定決心離家的跨國移工;也可能是個對異國充滿想像,正要藉由打工旅遊、國際志工、暑期遊學磨練自己的熱血澎湃青年心境。


出境的撞擊 入境的誕生
前兩者的心情因我的生命歷練還不夠,難以深刻的描繪下來,這是騙不了人的。後者我想說的是,壯遊、異國想像、國際觀等等,至少在大學的這幾年似乎一直是個很時髦的東西。也許因為我們都還在一步步地認識自己,期待在一種異國元素的撞擊下,誕生一個獨特的自己。而相較於被迫移動的勞動者,我們這種好生盼望出去闖闖的心情,夢幻地交織一種反差。跨國間的矛盾、擦撞與魅力,不曉得為什麼總是特別吸引我。雖然很想硬是扣上「全球化」的大帽子,為自己似乎沒有體系的本學期系列報導合理化,但是好像又有那麼一點站不住腳的感覺,還好藉由一次次的報導,就當作是文字載著我去旅遊般,希望也有一些自娛娛人的成果。

我不是足跡遍部大半世界的旅遊達人,所以前面這樣寫起來似乎有點沒說服力,但是我很珍惜那一次次可以出國探險的機會。每要準備出國時,總會非常興奮地想像著,在遙遠的國境彼端,正在醞釀著一個全新的自己,可以把眼前令人操煩的雞毛蒜皮小事拋在腦後,當飛機駛離航道,所有的煩惱也就暫時沉到太平洋下。當下的我,只需將視覺感官全部打開迎接生命的驚喜。


體會 原來不是童話
陌生的國度的確帶給我們很多想像,但是在渺小的我和資本主義帝國米國交手的這兩次過程,真是有感於把異國想像成一個童話世界是很不實際的。這樣講好像有點誇張了,其實我是想接著下去分享近期申請到僑務委員會、外交部等單位承辦的「國際事務青年人才培訓計畫」過程。

老實說剛看到這個由政府單位主辦的徵選簡章,其實當下覺得這根本不是我們的領域,金牛座女子講求做人踏實切勿有非分之想,所謂的國際事務青年人才是國家要栽培戰略研究專家、外交使節、政治斡旋、全球經濟概況分析等未來呼風喚雨的大人物赴美學習與實習,所以也就很快地遺忘這件事。

後來就在他人慫恿推薦的情況下,眼睛會變成$$的霧丸(參見忍者亂太郎)逐漸成形,如果國家提供可以出去看看又不耗費家裡錢的機會為什麼不去嘗試?就算知道要經過許多挫折也好,默默地揚起風帆,從寫英文小論文、研究計畫拉拉雜雜等各式文件的準備開始,一頭栽入這不務正業的小小冒險。

從移民的多元文化、全球化現象與媒體建構國際觀的影響切入,研究計畫總算沒有難產,但是另一個指定英文小論文卻在我淺碟有限的英文詞句裡,不停的繞圈圈。甚至在請某位老師能否幫我看一下英文小論文給一點意見時,被老師「那麼需要收約莫1500元的費用」這句話潑了一大盆冷水。

也許是島國太重人情味,長久以來我們都很習慣老師這個角色一定會無條件的幫助我們,所以,當這位在美國待了十幾年的老師,態度從容地說道這是他公開的原則時,我著實有些詫異。這算不算是在要踏入資本主義國家的前頭先給我來一記棒喝呢?沮喪了五秒後,當然還是要另尋解決辦法。總之在一番波折下,順利寄出備審資料也通過第一階段的審查,筆者自以為劇情漸入高潮開始踏向面試的準備之路。


夢想的完成始於"囧"
面試期間和期中考試週瞎攪和在一起,女子坐上客運默背著面試可能會用到的英文生字,不忘隔日就要考的厚重批判傳播理論綠色寶典也要放在龜殼背包裡,心裡才會比較踏實些。

穿上窄裙即使不知道怎麼走路,但是和其他人一字排開也要假裝自己是自信的讀書人,偷瞄集體面試的其他人出生年月日:1982、1979、1985……時,心頭一驚吶喊著好像是被排到和社會人士、碩博士生同一梯次了,這時懊悔自己擅改主辦單位原本排好的時間也沒用,因為後面還要殺來招架不住的事情。總共三關的面試裡五人一起進行集體面試,而每個房間有不同單位的頭頭進行對談。第一個問題請你用英文描述中國對台灣究竟是威脅還是個機會,一號楊同學請回答,限時兩分鐘。

一陣反應不過來即衝擊下,我支支吾吾的連一分半都講不到,旁邊的大姊已經用英文侃侃而談他對ECFA的想法,另一位博士研究生也提出他研究中國環保政策和台灣環保政策的比較,劈哩啪啦排山倒海,大家實在太厲害了。雖然定神仔細想想其實這個問題好像真的不難,可是我還處在被意料外的面試情境震懾的情況下,另一位頭頭說話了:「請用中文描述近期對教育部哪些政策印象深刻,這次順序倒過來,一號最後一位發言,前面講過的不可重複。」

臉上瞬間出現囧囧囧的我,只能掐緊雙手默默祈禱。還好在客運上沒睡著有看新聞,途中經過立法院有目睹抗議教育部開放中國學歷的示威,這題算是安全通過。

第三題請用英文描述你所認知的台美關係,一號請回答。

就在我還沉浸在僥倖通過的小小慶賀裡,馬上又被追問一題,我的腦子瞬間凍結了。現場約莫冷場20秒,覺得全世界都在嘲笑我的同時,只好馬上切換全民英檢考口說模式,總之有講話就有分,所以只好硬講一些台灣定義的國際新聞仍是多以美國立場、視角為主……,一陣尷尬的收場。後面接續發言的人精闢的見解讓我一陣胃絞痛。

第一關面試結束後我只想說,這是一場誤會!歹勢!跑錯棚了!大家繼續錄影吧!我先行告退了……。

 

只有小丸子貼切的傳達出我那沮喪的心情。(圖片來源/無名小站)


後面兩關已經呈現筋疲力竭的狀態,也不記得到底說了些什麼了。最後踏上客運回學校的路上,眼淚不爭氣的偷偷流出來,但是還是要假裝堅強。

由於那天的面試情形實在太點滴心頭,所以看到最後的公佈結果真的非常驚訝!


冒險 熱血少女賭一次
但是在一天的喜悅後,馬上又要面臨暑期沒辦法媒體實習,以及去美國修習的課程、機票、住宿都要自己搞定的煩瑣事情,為了這些事的焦慮不安似乎都蓋過了很亢奮的那個當下。由其美國許多學校的學分費實在貴得離譜,一學分竟高達3300元美金!根本是「學店」吧?再次接招資本主義帝國。

這是一個自視熱血少女的小小冒險故事以及對國境的想像,於是就在此打住,儘管向更遠處走去也不知道將面臨什麼,就賭一次吧。

 

記者 楊茹閔
 我是楊嚕米 在這裡重新認識世界和自己。                  
記者 楊茹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