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期

《你在看誰的部落格?》

「業餘者教派,正在改寫我們的未來。」──引自《你在看誰的部落格?》。

《你在看誰的部落格?》

記者 徐鈺婷 報導  2010/05/02

《你在看誰的部落格?》作者安德魯基恩(右圖)認為,從數以萬計的部落格到維基百科,web2.0帶給閱聽人前所未有的茫然迷失。(圖片來源:google)

「業餘者教派,正在改寫我們的未來。」──引自《你在看誰的部落格?》。

所謂的業餘者教派,在作者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的眼裡就是許多提供網路資訊的非專業人士,如部落客、維基百科編寫者等。安德魯基恩認為這些業餘者不管在知識的培養、技術的訓練都未有專家的水準,但他們卻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張貼訊息、發表意見,因此知識在無人把關之下不斷在錯誤訊息與愚昧無知兩者間循環。


網路上充斥著猴子?
安德魯在書中一開頭,毫不客氣搬出十九世紀的演化生化物家T.H.赫胥黎的「無限猴子定律」來揶揄web2.0的發展。而所謂的「無限猴子定律」的意思是,如果你拿無限多台的打字機給無限多隻的猴子,最後總會有隻猴子能打出一篇大師級的傑作。作者運用「無限猴子定律」巧妙地將網路使用者比喻成猴子,個人電腦就好比是打字機。換言之,作者的意思是在Web2.0的時代裡,有千千萬萬的網路使用者透過自己的電腦發表各式各樣的文學作品、政治評論甚至是私人家庭錄影帶刊登在youtube或者blog等網路平台上,但在作者的眼裡這些刊登物除了顯示網路使用者的愚昧無知外,絲毫沒有一點價值。

然而按照作者的思考邏輯,似乎除了專家學者的評論,其他業餘者的評論簡直跟猴子嬉戲沒兩樣,這無非意味著只有專家菁英才能提供網路資訊,甚至是使用網路平台的資格。但是誰說部落格的內容就完全不具參考價值呢?舉例來說,現在有許多媽媽把生育孩子的心得和自我經驗以圖片和文字的方式分享給有需求的新手媽媽,對照一般制式化的宣傳教學冊,新手媽媽更能從部落格留言互動中與部落格經營者對話,彼此交流育兒心得。

此外,一個媒體平台的產生固然有它存在的定位和吸引的客群,不可能所有的媒體平台都具有普同性,因此在市場區隔的前提下,假如閱聽人需要專業知識背景的論文固然不會從blog下手;相反地,如果閱聽人只是單純想分享一則輕鬆的影片,又或者從日誌上關心朋友的近況,就不會從學術網站找尋。YouTube和blog的重點不是在評斷知識的「高貴」與否,而是於「提供」分享資訊的平台。儘管作者可以忽略以「我」為主的個人化媒體的趨勢,但是又怎麼可以要求原本就以「人人都可以展現自我」(broadcast yourself)為市場定位的youtube,只讓專家學者發聲,而不讓凡夫俗子進入?


維基百科=危機百科?
擁有共筆技術的維基百科更是安德魯抨擊對象,他認為,由於網路的高度匿名性,使得維基百科的任何條目可以在任何的時間,被任何一個網路使用者所更改,所以他非常質疑維基百科上的知識是否正確無誤,更直接以大英百科全書為例,認為維基百科這種看似集體智慧下的知識產物根本不如大英百科全書的精確度。無可否定的大英百科全書由於有各領域的專家做為守門人,當然知識精確度是無庸置疑的,只是作者也同時提到:一個有才華、受過良好訓練的人不會穿著睡衣褲在電腦背後,大量製造空洞無聊的部落格貼文或匿名的電影評論。如此的邏輯,無非透露作者安德魯是一個泛菁英化主義的擁護者。這就好比一個公共議題的討論,作者只容許訓練有素的專家學者寫文句流暢、邏輯清晰的社論來表達意見,卻不允許有像文盲等有文字閱讀寫作障礙者用其他的方式表達意見。

此外,有許多作家甚至是企業家也以部落格做為橋樑來與閱聽人對談。中時部落格中的「作家部落格」分類中就有不少名作家進駐經營私人的部落格,諸如專攻小說的鍾文音、暢談創意的李欣頻;又如企業家前微軟全球副總裁李開復透過新浪部落格與兩岸大學生近距離對談,甚至是蘋果日報總經理曾孟卓都擁有自己獨到見解的部落格。如果說這些都是所謂的空洞無物的貼文,那麼是作者忽略了一個部落格所建立的目的與意義。

同時,安德魯也小看閱聽人自我判斷資訊的能力。在資訊爆炸的時代,閱聽人不再是像以往被動接收資訊,而是主動找尋資訊,甚至擁有判斷與整合資訊的能力,而另一位作家唐在《N世代衝撞》一書的研究也驗證了面對資訊爆炸的情況,閱聽人自然會養成查證的本領,並透過與他人與科技的協同工作,進而提升智慧。


網路道德問題 老生重談
最後,作者安德魯花了約莫三分之一的篇幅大談web2.0時代帶來的道德失序問題,包含網路賭博、網路剽竊、扭曲報導、性氾濫和生活失序的問題,然而這些問題卻不是Web2.0的專利。換言之,在網際網路暢通無阻的時候,這些問題早就已經存在,只是在web2.0時代再度被提出質疑。舉例來說,早在web1.0時代網路文章、圖片就可以直接從email更改意見後,再轉寄出去,又或者把音樂轉寄給他人,所以作者提出對於web2.0帶來的問題大多是老生常談,並無突破性觀點。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道德失序問題在web2.0時代依舊存在,甚至更有利於問題的衍伸。然而對於作者激進地認為「業餘者教派,正在改寫我們的未來」一說,作者應該更相信閱聽人判斷資訊的能力與理解業餘者,甚至向業餘者學習,而不只是一味擔心科技的衝擊將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因科技的進步不會因此而中斷,也正如作者自己所說的「我們都會走向web2.0,不管你喜不喜歡!」。

記者 徐鈺婷
我是Crystal,中文名字徐鈺婷。 我喜歡觀察周遭的新鮮事,因此「新聞」首推是我的最愛。對我而言,記者是溝通資訊的橋樑。除了消極面傳送訊息外,更能關心、貼近小人物大生活,和林林總總大範圍的訊息。如此跨領域的接收訊息,不需一點學費便能從新聞中學習。 或許新聞的公信力早已跌落谷底?也或許記者跟狗仔無形中被劃為等號? 但在眾多稱呼中,我更喜歡用「記者」稱呼我自己。 我希望從這裡出發,讓你看見不同的記者品質,感受不同的記者對新聞的心意。
記者 徐鈺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