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

喀報,我來了

新手上路

記者 林書羽 0  2010/09/20

說到喀報,我大概只有在梅竹賽的時候看喀報的頻率會高一些。對於坐在球場邊的觀眾來說,精彩的球技和遙遠的距離,造成對梅竹英雄最夢幻的遐想。喀報,不但可以回味勝負輸贏;也可以讓我更清楚貼近梅竹英雄們;認識交大校園裡各個角落的精英們。然而,隨著梅竹賽的落幕,我的喀報生涯也隨之落幕。

在平日,喀報一直給我一個印象,「這是學長姐的作業,和我沒關係」。對我來說,它不是一個容易親近和便利的平台。不像Yahoo奇摩的首頁新聞,是我一天使用電腦的必經之路。如果要使用它必須要有一些必定的路徑,這減少它的被我使用的機率。

但如果說平日的新聞也可以像梅竹賽期間那樣更廣的宣傳,不僅在喀報網頁,甚至在版上、臉書…….等媒體,都有即時更新、露臉的機會。或許將來有這麼一天,全交大的新聞都是由傳播與科技學系的電子報出版,喀報的頭版頭新聞就會放在交大首頁上,讓更多人看到我們努力的成果。

又說到喀報,這一次我決定好好的逛一下它。由於分類很廣,所以從我最熟悉的影評著手。一連看了幾篇之前看過的電影影評,文章中都有很仔細的分析。看著這些完善的作品,對像我這樣,只把看電影當興趣;所有的感動和想法也還停留在「想」,或者是「說」,無法運行到「手寫」出具有組織性的文章來說,實在有恐自己的腳步跨的不夠大,會追不上前人的腳印。

其中,賴亦如學姐寫的《色戒》,把我看完這部電影的感受,會講和不會講的部分,甚至沒有想到的地方,全寫出來了。不僅僅是描繪電影裡的情節,角色的背景、心境的轉換都考慮進去。然而有些影評為了要每一個有關的觀點都顧到,雖然擁有多元的視角,但卻顯得瑣碎了些。

對於像這樣的重點、切入角度的拿捏,不管是在大一的基礎傳播寫作,還是大二下的影視製作,一直都保有一個疑問,所謂的平衡報導、全面報導和有立場的報導,要如何才是好的報導? 記得影視製作的專題裡,為了要「平衡」報導一則新聞,採訪了兩方意見相反的受訪者,這樣的選擇卻會使的新聞沒有了主題。怎樣才能不是公平又能抓住題材的要點?

記者 林書羽
頭髮是紫色偏藍 臉頰是墨綠色 胸前是橙中帶黃 那我呢 我的內心是什麼顏色 是 洗筆水的髒水色
記者 林書羽